“新人”就这么生猛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没有一点点防备。

    吕树他们三个人都穿着冲锋衣,而吕树就走在最前面,烟尘渐渐散去将三个人的身影显露出来,整个正阳城里竟然没一个人敢大喘气的。

    城主这个时候已经不敢跑了,因为他知道现在跑起来根本跑不掉!

    吕树笑道:“不要紧张,一般情况下我也不想杀人,哪个是城主勇敢的站出来,我就给你交代点事情……”

    “我是,”城主壮着胆子走了出去,这时候正阳宗救不了他,或者说正阳宗也不可能救他,毕竟宗主都怂了。而且他躲着也不是办法,这么多人在呢,总有人会出卖他的,所以与其躲着,还不如主动走出去。

    面对强敌时千万不要胆怯,这个时候一定要正面慢慢走过去,双眼看着对方的双眼,绷紧全身的肌肉,这样……能死的有尊严一些。

    “这位大人,您来这里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效劳吗?”城主压抑着恐惧说道,这个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您在吕宙何处高就啊,我是王城孙家的人……”

    吕树愣了一下,孙家?他倒是真的认识孙家人,当初那些纨绔成群结队去南庚城准备教训他,为首的可不就是孙家的孙仲阳吗?他父亲叫做孙修文,据说是王城豪门里最有希望晋升大宗师的人。

    王城豪门屹立数千年,这里碰到有点关系的人好像也不奇怪,而且据说孙家家主都活了一千多年,这时候用天财地宝吊着性命一直在触碰一品高手寿元的极限,随时都可能挂掉。

    所以这个时候孙修文随时有接手孙家家主的希望,那个老家主身为一个老古董,说不定这方遗迹世界里的人还真的认识?

    吕树好奇道:“孙家那个叫做孙长青的老小子你认识么?”

    他对王城豪门真的是没有半分敬意,当初青石板路上的时候除了宋家赌坊大掌柜肖明泽送了几千件法器盔甲以外,其他人全都袖手旁观。

    吕树觉得这也没啥毛病,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

    所以你不帮我很正常,我也不会念及你什么情面,这时候吕树说话就并不是那么客气了。

    而这姓孙的城主愣住了:“孙长青是在下的叔叔,他是我们孙家的家主啊……”

    “孙修文呢?”吕树继续问道。

    “那是我堂弟!”城主眼睛一亮:“他儿子叫孙仲阳!大人您认识他们吗,其实我实力不咋样,完全靠着孙家的名声才当上的城主,请您手下留情啊!”

    “奥,”吕树点点头,然而内心是冷笑的。

    当然这冷笑针对的不是这位城主,而是他山河印里的那具骸骨,陆空明!

    这遗迹摆明了都是吕宙人,自己问陆空明西方天帝叫什么的时候对方却说不知道,而且这里人人都惧怕禁地,就连大宗师都不敢轻易靠近,那这个陆空明是怎么进去禁地的?为什么要进去?

    呵呵,有空得好好问问这陆空明了。

    此时城主心里开始犯嘀咕了,家主都被称呼为老小子,自己这当侄子的就别那么嚣张了,只不过城主也想不明白,这少年是从哪横空出世的啊?

    是自己被关押到这方世界以后才出现的吗?

    吕树好奇道:“你是因为什么被关进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叫孙修武,因为在王城结党杀人被吕神丢进来的,”孙修武小声说道。

    “你们这里其他人都是犯了什么事被丢进来的?”吕树问道。

    “回禀大人,犯的事都太多了,只不过有个共性,那就是全都杀过人……”孙修武低声解释道。

    “全杀过人?”吕树大概明白老神王的底线了。

    当然这也符合吕树的猜测,一群杀过人的选手如最凶的毒虫,养出来的蛊那也该是最凶猛的。

    这方世界哪是什么囚牢啊,关押凡人哪用得着老神王亲自动手?这不就是在养蛊吗?!

    忽然间城主壮着胆子问道:“大人您是杀了谁进来的?”

    “奥,如果单说杀人的话,”吕树咧嘴笑道,一口森白的牙整整齐齐:“我把端木皇启的十二个蟒服客卿给杀了。”

    城内骤然一片死寂,竟是没一个人敢说话的!

    端木皇启?十二个蟒服客卿?

    难怪这么生猛啊,吕神怎么把这种狠人给丢进来了?!

    没有人怀疑真实性,因为有宗主的死亡做背书了,他们知道这届新人确实很猛,而城主忽然明白吕树为什么有底气敢喊孙家家主叫做老小子了……

    “还有二十万黑羽军,”吕树笑道。

    这下子所有人都彻底懵了,蟒服客卿是质量,二十万黑羽军是数量,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位新来的少年都是魔王中的魔王。

    这特么谁敢惹啊?

    只不过大家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这少年都如此凶残了,那么那个杀掉铜桓宗宗主的小姑娘又是何方神圣?

    “树兄,别吓到他们了,”陈祖安乐呵呵笑道,他现在站在吕树身后嘚瑟的很,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非常享受这群人震惊的目光。

    不过在他眼里吕树并不凶残,因为那黑羽军本身就是要来地球屠杀一场的。

    战争没有正义和邪恶,只有胜利和失败。

    城主战战兢兢的问道:“大人,那您来正阳城是为了什么事情啊?”

    “奥,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吕树拍拍脑袋:“我就是来告诉你们,不要把那些新来的给放了,好吃好喝的关押着就行。”

    城主愣住了:“就这事?”

    而吕树身后的陈祖安则震惊了,他没想到吕树专门跑正阳城一趟,竟然是要交代这边把那群海外散修给看好……

    他不知道,吕树心里早就有这个计划了。

    吕树如果不开口,那样就算海外散修被关十年,负面情绪值也不会给他。

    而现在吕树一开口等于是吕树要关押着那群海外散修,吕树怎么可能错过如此海量的负面情绪值……就在今天赶路的时候,吕树已经点亮第六层星云的第一颗星辰了……

    ……

    晚点还有两更,建议明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