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青年原本泰然自若的坐在城主府里,陆沉城的城主在旁边瑟瑟发抖,结果这时候他便看到神秘青年冲天而起,天上雷霆随风而动,可是一道雷霆劈在了神秘青年身上,对方却像是没事人一样!

    神秘青年似乎还嫌速度不够,竟是直接撕开了虚空,直接穿梭进了虚空之中!

    这踏入虚空的法门只要是大宗师便能无师自通,可前提是你得知道坐标才行,通俗易懂的讲,你得先到过那个位置!

    然而这对苗苗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便是不老城之主,已经在此守候数百年了!

    吕小鱼和成秋巧两个人随着拔起的山峰直上云霄,当山峰扎入云霄的那一刻,两个人赫然看到云海之上真的漂浮着一座城池!

    城池如山,山下有云海。

    那云海滚动间壮阔心扉,一望无际!

    这一刻吕小鱼忽然觉得,原来这遗迹世界里禁空的禁制,其实就是为了保护这城池不被人入侵,再没有其他的目的了!

    恐怕设下这禁制的人都不会想到,这个时代里竟然还有人能凭空拔起一座山峰,可吕小鱼偏偏就能!

    这里,就是遗迹的核心,再无悬念。

    山峰上有一座石梯凭空出现,一阶一阶的由泥土构成,直可通天。最终,刚好接连在那座承载城池的山台上。

    吕小鱼站在紧闭的城门前皱起眉头,她忽然止住脚步,并且拉住了成秋巧:“小心。”

    苗苗下一刻从虚空中一步踏出看向吕小鱼:“你是何人?”

    “滚开,”吕小鱼面无表情说道。

    不知为何,苗苗看着吕小鱼的表情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然后笑了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的信息,但这是心劫,是他给自己准备的心劫,你如何能渡?”

    “什么狗屁心劫,是劫我就能替他渡,”吕小鱼说道,她身周漂浮起大量的深海白沙,似乎这苗苗再不让开,她就要出手了。

    苗苗叹息道:“不渡此劫就不会明白自己的心意,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明白,如何执掌天下魂魄与七情六欲?不是我为难你,而是我本就是奉他之命看守此地的。”

    “废话太多,”吕小鱼说道:“让开!”

    “对不住了,”苗苗向吕小鱼拱了拱手表示歉意,然后忽然笑道:“虽然知道你是好意,但这里我说了算,有实力也没用。”

    下一刻,吕小鱼看见这漫天的云海竟然都向她和成秋巧包裹而来!

    ……

    此时全速行进的吕树忽然看着前方愣住了,那遥远天边赫然一座山峰正在快速生长着,他说道:“是小鱼!”

    最了解吕树的是吕小鱼,而最了解吕小鱼的也必然是吕树。

    这方世界里还有其他人能够拥有这凭空造山的威能吗?没有了。

    吕小鱼忽然出现在不老城的方向肯定不是偶然,他看向身旁的烈焰云驹:“不错,这次没有骗人。”

    陆空明喷着粗重的火气说道:“我的礼物呢?”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吕树再次不知道从哪牵出来了一匹烈焰云驹……

    “来自陆空明的负面情绪值,+666!”

    陆空明都差点崩溃了:“你给我弄匹马干嘛?!”

    “你现在也是马啊,嫌弃人家干嘛,”吕树乐呵呵笑道。

    “等等,”陆空明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可你好歹给我弄匹母马啊,你为什么会给我弄匹公马?!”

    吕树沉吟了两秒说道:“你可能自己都还没发现,你现在其实是匹母马……”

    陆空明:“???”

    “来自陆空明的负面情绪,+999!”

    吕树有点尴尬的笑道:“哈哈哈哈,之前搞错了啊不好意思……”

    陆空明直接就疯了:“你是故意的吧,你肯定是故意的吧!”

    一般人,不常骑马的人看到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是第一时间区分公母吗?大部分正常人都不会是这个思维,谁闲着没事区分公母啊,毕竟连马的品种之类的东西都还分不清呢,脑海里只有一个概念:马!

    所以陆空明也是正常人啊,大宗师也不会闲着没事天天骑马玩,所以完全忽视了这个问题。

    等到他注意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这个时候公马出来以后就往陆空明身上蹭,陆空明汗毛都炸了:“你特么离我远点!”

    旁边陈祖安乐呵呵笑道:“呵呵,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啊,要是我能这么吸引妹子就好了。”

    吕树撇了陈祖安的身材一眼:“还行走的荷尔蒙,你这充其量也就是行走的胆固醇……”

    陈祖安:“???”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树兄你是不是非要把身边的人气一个遍才行?”陈祖安无语道,不过他看了看旁边卡洛儿,忽然想到吕树好像没怎么气过卡洛儿?

    然而这个时候那天边的云海滚动,吕树打断他说道:“我要先行一步了,你们后面跟上,吕小鱼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必须赶紧过去。”

    云海忽然这么诡异,一定出了什么事情!

    “嗯,”卡洛儿点点头:“我们会尽快追上你的。”

    说完,吕树便飞上天空,他的飞行速度比其他人都快,所以带着陈祖安和卡洛儿等于拖慢了速度,可是踏入虚空的法门因为他从未去过不老城又不能用,只能就这么飞过去!

    天空中的雷霆重新凝聚,而吕树凭空抽出燃烧着烈焰的吞贼来,竟是一刀一刀将雷霆全都劈散!

    雷云在吕树头顶一次一次的凝结,便像是一朵朵黑色的莲花一次又一次的在他头顶绽放,但吕树只想争分夺秒!

    雷霆越聚越多,吕树忽然有点不耐烦了,他手中的吞贼裹挟着火浪如同海啸一般卷上雷云:“滚开!”

    那雷云被一分为二,竟是再也没有出现了!

    陈祖安看向天空吕树远去的身影,而后看行平静的卡洛儿忽然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卡洛儿看向陈祖安笑道:“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他可能要回来了。”

    “打什么哑谜呢,”陈祖安小声嘀咕道。

    ……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