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15、用舍由时,行藏在我(第三更)
    龙门要塞的四合院里,石学晋铺开一张宣纸,纸是普通的纸,没什么讲究。

    很多人不喜欢用生宣纸写书法,因为不喜欢它容易把墨洇开的特质,也容易让笔画看起来很软弱,而石学晋却不在意,也不会像一些大家一样专门去选购手工生宣。

    普普通通就好,只是写字而已。

    不过他的镇纸倒是不普通,不是材质多么罕见,而是聂廷亲自为他炼的两条黄铜,规规整整的一条刻着两个字:尘尽、光生。

    石学晋也是刚收到这份礼物,今天难得有兴致练字也完全是因为这镇纸的缘故。

    可是刚等他调好墨汁,门忽然被推开了,这个院子里敢直接推门而入的,也只有那位第九天罗了,就算是李一笑也都会老老实实的先敲敲门……

    “有水喝吗,聂廷呢?”吕树在石桌旁边坐下:“咱们龙门要塞里是不是得建个机场?毕竟从外面回来还得再飞一段路多不方便。”

    “可你坐的是民航啊,总不能先给你停龙门要塞,再拉着其他旅客去终点吧?”石学晋反驳道,原本泼墨的心情,忽然就被吕树给打断了。

    不知道为啥,吕树身上就带着一股子不正经的气场,他在的时候,别人就很难心平气静。

    “刚回来就跑我们这里来了,有什么急事吗?”石学晋问道。

    “没啥急事啊,这不是遗迹结束了过来和你们说说遗迹里什么情况吗,”吕树说道。

    “嗯,世界英雄吕小树的遗迹之旅,值得一听,”石学晋乐呵呵的把毛笔放了下来,还小心翼翼的把墨盒盖住怕墨汁干了,他还打算等吕树走了之后继续写呢。

    说起来他和聂廷也很好奇遗迹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里为什么会有土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恐怖的生灵,吕树又在遗迹里获得了什么?

    这个遗迹太过反常,以至于石学晋和聂廷也开始忍不住的猜测。

    石学晋拿起电话拨出去:“喂,吕树来家里了你赶紧回来,对了你晚上吃什么,大米粥配橄榄菜?行。”

    然后吕树就眼睁睁的看着石学晋进厨房忙活去了,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大宗师。

    这时候吕树看到院子里重新种下了一颗小树苗,是核桃树。

    之前京都刘海胡同的四合院里,核桃树被聂廷砍断,却因为石学晋晋升大宗师时又重新发芽生长,但石学晋总不能把树拔过来吧。

    而现在石学晋总觉得院子里少点什么,想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少了一颗核桃树,于是他打算重新种一颗,等待它慢慢成长。

    吕树忽然好奇起来,他把植物放进星图中都会快速生长,因为星辰上的灰色土壤都蕴含星辰之力,那么自己把那灰色土壤拿出来会怎么样?

    他从星图中摄出了一把灰色土壤洒在核桃树旁,只见核桃树忽然开始生长,竟像是跨越了几年的时光似的!

    吕树想起自己之前的猜测,其实遗迹本身就是吕神身上的几颗星辰,从小到大,那么其实禁地里的生灵是否也是吕神故意圈养的?用星辰之力。

    只不过普通人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禁地壁垒既是避免让恐怖生灵出来吃人,也是防止有人类进入禁地享受星辰之力的灌溉。

    当心劫结束时,除秽曾问吕树是否要将这些生灵放出去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给了吕树答案。

    正思考时聂廷已经回到小院,他看了一眼吕树:“世界英雄你好。”

    “呵呵,”吕树皮笑肉不笑的回应。

    “最近龙门要塞外的空间通道已经传来波动,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开启,”聂廷说道:“你什么打算?”

    “打算?”吕树愣了一下。

    “嗯,”聂廷点点头坐在吕树对面:“我和石学晋商量过了,虽然天罗地网不能与你一起征战,但是我们两个可以去帮你打架。”

    “等等,”吕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一开始吕树说要去杀端木皇启,是为了给青铜洪流里阵亡的将士报仇,那个时候他都不确定自己的身份。

    然而现在聂廷的话里有个细节:帮吕树打架。

    如果是为青铜洪流报仇,聂廷一定会视为己任,而不是帮谁。

    所以吕树忽然意识到,聂廷已经准备好了,要助他杀一些其他人,而不仅仅是端木皇启了。

    吕树试探道:“你们猜出什么了吗?”

    聂廷看着吕树:“我现在该叫你神王,还是吕树?”

    吕树笑了笑:“我是吕树,不是神王,过往烟消云散,我的记忆也只有吕树的,没有神王的。”

    不知道为何聂廷忽然松了口气,其实他和石学晋已经猜到了一些,甚至这次遗迹他都没有再派别人去,因为他知道这遗迹恐怕就是吕树留给自己的东西,派别人去也毫无意义。

    吕树也轻松了许多,他这次想要告诉聂廷和石学晋一些东西,因为大家早就是可以彼此信任的战友了,但是吕树终究有点担心聂廷和石学晋会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第九天罗忽然摇身一变,成了那个人类修士一直警惕的魔王,这个差别还是太大了一些。

    所以吕树担心,如果聂廷和石学晋知道真相后,大家之间终究会有什么嫌隙。

    聂廷忽然说道:“不过你既然说自己是吕树,那第九天罗的责任你可一个都少不了……在那边忙完所有事情,记得回来。”

    吕树有点出神,越到这种时候,他越发感觉到“家人”的重要性,那个吕宙有人想要用阴谋来包裹住他,让他重新感受到杀心,沉沦进入罪恶。

    上辈子他杀过太多人了,这辈子他只想终结一切后回到这里过日子。有人想让吕树回到棋盘上去,不管做棋手还是做棋子,对方都盼着他回到那里。

    但正如吕树所说,他的命运从来都不会让别人做主。

    吕树站起来提起石学晋曾放下的毛笔写下八个大字,用舍由时,行藏在我!

    石学晋端着大米粥出来的时候看到这八个字便愣住了:“字真丑!”

    聂廷哈哈大笑,只不过当他将宣纸揭起来时那石桌竟轰然成尘,这八个字竟是蕴藏着剑意。

    吕树如今的剑道,已经可以用剑意伤人了。

    聂廷将这宣纸收了起来,忽然心情舒畅,只有石学晋还在心疼那张石桌。

    ……

    晚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