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20、葫芦旧事(第二更)
    这世界上但凡有人能够自由活动就不会把自己锁死在一盏青灯里面吧?进了这青灯,不能离青灯太远,还无法自己行动,这种不自由的感觉是吕树完全无法接受的。

    如果是吕树被逼无奈走到这一步,他觉得还不如死了好。

    欧阳立尚解释道:“若是有办法我也不想啊,当年我被仇人杀死,但好在吕神及时感到并让吕洛儿保留了我的魂魄,最终给我足够喘息的时间打造了这盏青灯,赐我原本的七情六欲,这才有了现在的我。如果不是这样,恐怕我已经死了,那可是万劫不复。”

    “等等?”吕树忽然感觉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张卫雨他们因为内心愧疚和罪恶感始终不愿提及老神王身边的那位暗图拥有者,大家都对此讳莫如深。

    以前吕树不在意,后来有了猜测又知道问了也白搭。

    现在这个名字忽然出现在吕树的世界里,竟是让吕树有点不知所措:“你说吕神身边的人叫做吕洛儿?”

    “对啊,”欧阳立尚不解的看向吕树:“这你都不知道?咦,你到底是谁!”

    吕树愣在原地,原来……那并不是一个开玩笑的名字。

    当吕树听到欧阳立尚说对方保留了他的魂魄时便意识到吕洛儿便是上一世暗图的拥有者,这个时候欧阳立尚觉得有点不对劲了:“那方世界只有吕神可以出入,除秽把守着谁能掌控它?你既然带我出来了,为何不认识吕神,你到底是什么人?!”

    吕树没好气的看了欧阳立尚一眼:“我是谁很重要吗?我倒是很好奇你既然是吕神的御用匠人,为什么会被吕神丢进那个地方?”

    这逻辑没毛病啊,这老小子看起来很崇拜感激吕神来着,而且又是炼制撼山铠又是炼制天下潮,功不可没啊。

    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炼器大师,怎么就被吕神给丢进遗迹世界了呢?

    欧阳立尚梗着脖子嚷嚷起来:“我堂堂炼器大师何须向你解释?”

    吕树震惊的看向欧阳立尚:“是你飘了,还是我提不动刀了?”

    这时候欧阳立尚才重新回忆起双方的处境,他小声说道:“我不过是觉得吕神的那个葫芦仅仅只出飞刀有些可惜了,葫芦这种东西不该是可以将人吸纳其中的吗,吕神他老人家也认同我的观点啊,所以才肯将葫芦交给我,只不过重新炼制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而已!”

    “我好想明白了一些什么……”吕树有点牙疼的说道,合着扭头葫芦这扭头的功能,就是您给炼上去的……

    “吕神把我丢到那方世界并不是为了惩罚我,而是为了保护我,”欧阳立尚解释道:“那葫芦跟疯了一样,只要一见我就追着我砍!只不过不知道为何,吕神他老人家再也没来找过我,可能葫芦还没消气吧。”

    吕树冷笑:“呵呵,还显得你多委屈似的,冤枉你了咋的?”这个时候吕树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问道:“你是后来才去的吕宙吧?”

    欧阳立尚愣住了:“这你也知道?”

    “你是怎么去的吕宙,”吕树好奇道。

    “吕神他老人家去我的家乡遍寻炼器传承,当时我便是当地著名的匠人!当然,也是那个时候被吕神他老人家救下的,还传了我修行之法!”欧阳立尚骄傲道。

    嗯……这样一来吕树终于理清了一些头绪,这欧阳立尚其实跟剑庐主人一样被拐去吕宙的。

    而吕树之所以这么问,是他回忆起自己去象岛遗迹时曾在基金会黑市上面买到了一尊小木雕,还是扭头葫芦提醒他买的。

    原本吕树以为那木雕是个宝贝呢,结果葫芦一刀就给劈了……

    现在想想,那木雕可不是就跟欧阳立尚有点像吗……

    这个时候欧阳立尚还兀自叹息呢:“也不知道那葫芦现在消气了没有……”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面色大变,然后欧阳立尚便眼睁睁的看到一个葫芦从吕神胸口中飞出,那葫芦通体白玉一般,还有星辰似的光泽……

    “卧槽!”欧阳立尚扭头就往青灯里面钻,可是他的速度跟葫芦一比还是太慢了啊!

    欧阳立尚知道躲闪不及了只好嗷嗷乱叫的等死,不过最终只是虚惊一场,吕树提前将葫芦握在了手中,塞回了星图……

    “咳咳,”吕树乐呵呵笑道:“如你所见,它应该是还没消气呢……”

    以前吕树就知道这葫芦脾气大,就算在星图里面也是一副称王称霸的样子,除了‘除秽’它不惹,其他的尸狗、伏矢、雀阴、吞贼,已经被它给欺负一个遍了,闲着没事就跑别人的主星上盘旋,还会把尸狗伏矢他们撵到一边去。

    这货就跟恶霸一样,搞得尸狗、伏矢、吞贼天天都委屈巴巴的。

    吕树心说你惹哪个不好,非惹这个脾气最差的……

    然而这时欧阳立尚咔的一声就在吕树面前跪下了,抱着吕树的大腿嗷嗷哭了起来:“吕神您老人家怎么变样了啊!”

    “我不是吕神……”吕树解释道。

    “能收这葫芦的不是吕神还能有谁,我说您怎么能把我从那方世界里带出来呢,也是啊,除了您就没人能随意进出那方世界了!”欧阳立尚也是机灵,看到葫芦的一瞬间就猜到了许多,只不过他忽然哭丧着脸:“不过吕神您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这样子哪有您之前的英武啊……”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我现在怎么了我?!你给我说清楚来。”

    结果这欧阳立尚也不管吕树说啥,就一个劲的诉苦:“您可不知道啊,我在那方世界等您等了多久,而且我想去人类的地盘还出不去,手痒了炼器都找不到材料!我是好说歹说那霆牛王都不肯放我出去,除秽也不愿意帮我!我就说嘛,能满足灯神一个愿望的除了吕神您老人家,其他人也没谁有这个资格了……”

    吕树乐了:“手痒想炼器是好事啊,这我肯定得满足你的愿望……”

    这一瞬间,欧阳立尚突然就有点不祥的预感了……

    ……

    等会儿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