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22、拍马屁要表里如一(第一更)
    欧阳立尚一道法诀便将法器头盔的镌刻法印打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震撼到了一众炼器专家,因为欧阳立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想要炼器,传承是多么的重要。

    炼器不是简单的研究材质和引导灵力共鸣的能力就行了,就像是编程一样,你得学会计算机语言才能与世界对话。

    而那法器盔甲里的能量纹路就是一个“程序”,用欧阳立尚的话说,那是一个阵法。

    这个时候炼器专门面对欧阳立尚就像是一群小朋友面对着一个大学教授似的,无力,崇敬。

    就像那位老者所说,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研究炼器是他们如今最沉迷的事情,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是非常真实的状态。

    而现在,他们追寻的“道”就站在他们的面前,对吕树拍了一通马屁……

    这种感觉,简直酸爽……

    那位老者犹豫了一下看向吕树:“还没问,您是……”

    “我叫吕树,你们不用太客气,”吕树咧嘴笑了笑说道,他看向欧阳立尚:“他们就交给你了,我要他们一周内能够上岗作业,法器盔甲的事情刻不容缓,空间通道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打开了。”

    “您放心,”欧阳立尚笑道:“只要他们不是傻子,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办到的。”

    一群傲气的炼器专家忽然觉得自己这些人都被无视了,这少年看着他们的表情就像是看着一群流水线的工人……

    “吕树?我好像知道他是谁了……”一位炼器专家有点牙疼的说道。

    他们这群人潜心研究,就像是很多专注学术的科学家一样他们压根不关心什么打仗不打仗,也不关心现在是哪个艺人最当红,只有研究结果才最重要。

    但身处天罗地网的研究团队里,吕树的名字还是听过的,就算不想听,也会有人在他们耳朵边上念叨啊。

    “第九天罗,”老者点点头说道,只不过他想不明白,这青灯里的又是谁?传说中的阿拉丁神灯也不是这个造型啊,而且那位灯神听起来就比眼前的这位要有节操多了……

    吕树交代完就闪人了,毕竟他要忙的事情很多,也没空在这跟欧阳立尚耽误时间,结果他前脚一走,后面的炼器专家们就开始小声嘀咕:“也不知道吕树这是从哪找的这个……”

    欧阳立尚忽然暴吼起来:“大王的本名是你们能叫的吗?”

    炼器专家们服气了,拍马屁就要有这个境界才行,人在要拍,人走了听不见也要拍,万一以后传到吕树耳朵里了呢?

    只不过他们有点不明白,这个叫做欧阳立尚的炼器宗师,怎么感觉有点吕树狗腿子的意思呢。

    以前只是听说第九天罗如何如何厉害,今天才算是彻底开了眼界。

    有些事情你不亲眼看到,都没有直观的印象。

    欧阳立尚看着这群炼器专家冷笑道:“你们一个个为了研究,恐怕修行都荒废了吧,愚昧。”

    有人不解道:“我们实在是没时间修行啊。”

    “磨刀不误砍柴工,对于炼器宗师来说,修行境界便是你们手里的刀,”欧阳立尚冷笑道:“没有修行境界,一切炼器都是空谈,从今天起,你们必须每天固定修行4个小时!”

    炼器专家们面面相觑,这就要开始修行了?

    “对了,”欧阳立尚说道:“你们拿点你们的资料让我看看,我可不是觉得你们的研究成果有多厉害,而是要看看你们走了多少弯路!”

    其实欧阳立尚这两天一直在补地球的科学知识,只不过哪怕他再怎么天资聪颖都得从头学起,最近甚至都有点痴迷了,天天缠着吕树问东问西,搞得吕树非常想摆脱他……

    欧阳立尚能够成为炼器宗师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始终都保持着对这个世界旺盛的好奇心,看见手机就想研究手机,看见电视就想研究电视。

    他倒是没给吕树发过短信,但他来到实验室以后,光是拆掉的手机就十多部了。

    此时,不止是炼器专家和那些设备来到了龙门要塞,全国范围的炼器材料也都在源源不断的运输过来。

    钟玉堂非常清楚,如果天罗地网能够得到一个炼器传承,那将比有限的资源重要太多了。

    作为如今的天罗地网大管家,钟玉堂明白现在不是省钱的时候!

    当然,整个炼器实验室大楼都已经被层层保护了起来,龙门要塞的另一处,基建狂魔们也已经开始疯狂的修建起来一个新的地下实验基地,不光是考虑保密性,还要考虑安全性,以免一些海外修行者潜伏进来盗取研究成果。

    吕树也曾希望欧阳立尚可以重新炼制出天下潮来,因为就张卫雨所说,他们的功法都能契合天下潮,而且对于内殿直来说,有没有天下潮的合力之法,面对大宗师的时候完全是两种状态。

    可是欧阳立尚表示,当初炼制天下潮的时候老神王提供了独特的材料,那个时候欧阳立尚就已经确定材料全部用完也只够炼制三百柄天下潮而已,所以这世间只有300柄,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包括撼山铠也是如此,吕树问欧阳立尚,为何端木皇启会认识撼山铠,结果欧阳立尚反倒惊讶了:“大王您是真的没有传承记忆啊,当初这撼山铠便是您让我炼制给端木皇启的啊,他向来负责的都是渗透突破的命令,有时候要深入敌后,所以才有了这撼山铠,只不过后来撼山铠被您收回来以后,不知道藏哪去了……”

    撼山铠已经找到了,天下潮会在哪里呢,吕树皱眉想着这天下潮可不是老神王藏起来的,甚至很有可能在敌人手中。

    如果说这天下潮真如张卫雨所说的那样可怕,那武卫军就不能太莽撞了。

    过了两天钟玉堂找到吕树询问,想看看欧阳立尚那边的进度,他问道:“他们那边现在一天大概能给多少法器盔甲加上即时通讯的功能?”

    吕树想了想伸出两个手指,钟玉堂看到剪刀手后愣了一下:“一天两千?”

    吕树摇摇头,又比划了一个剪刀手。

    “一天两百?”钟玉堂追问。

    吕树还是摇摇头,他沉吟了两秒说道:“一千一!”

    钟玉堂:“???”

    “来自钟玉堂的负面情绪值,+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