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24、吕小鱼的戾气(第一更)
    就在炼器专家们被抓去当壮丁之后,陈祖安和成秋巧两个彻底闲下来了,没什么事做。

    吕树要问他们俩去不去吕宙,他俩百分之一万是愿意去的,甚至都已经开始偷偷收拾东西了。

    然而比较尴尬的是吕树始终没跟他们开这个口,而且陈祖安和成秋巧两个人也感受到了,其实吕树不太想带他们。

    这肯定不是怕他们拖后腿,毕竟俩一品高手放在武卫军里也能独当一面了啊,所以这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吕树担心他们遇到危险,吕树认为陈祖安和成秋巧没必要陪着自己去九死一生。

    虽然武卫军现在的实力很强,可吕树和吕小鱼始终没搞明白大宗师之上的境界到底是什么,所以也就无法得知敌人到底有多么恐怖。

    吕树的前18年人生都在做有准备的事情,如今,是他唯一一次面对未知的黑暗宣战,吕树觉得自己不会败,但他不会拿别人的命去赌。

    回来之后吕树和吕小鱼始终没有好好聊过,看起来好像吕树一直忙于筹备前往吕宙的事情,然而终究是因为两个人有些话没说清楚,吕树没好意思直接问,吕小鱼也没想好怎么说。

    于是吕树筹备吕树的,而吕小鱼则专心的给武卫军算着账,计算着他们进入吕宙后的补给该怎么办。她还要找到买卖早餐的李叔他们,将洗髓果实和生灵的肉一一送过去。

    这段时间吕树过的很忙碌,吕小鱼也过的很忙碌,甚至有一半时间都在龙门要塞外面,两个人没什么交流。

    不是彼此之间有了隔阂,而是大家都想以最好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结果因为太追求完美反倒都没开口说什么。

    就像是一个匠人看到一块璞玉,实在是这块玉的玉质太好了,而匠人又没有想好该怎么雕琢才能让它成为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品,所以干脆选择先不雕琢了。

    但是问题来了,该面对的事情总要面对。

    吕树一个人爬上平房的楼顶坐着,思考着关于“未来”的一些事情,他今天晚上跟钟玉堂好好沟通了一下,提出了一些需求是他去吕宙要用的东西,非常重要。

    不过钟玉堂一听吕树要的东西都懵逼了,完全想不通吕树拿这些东西是准备干嘛用的。

    吕树坐在平房上面,以前都是他和吕小鱼坐在这里的,那个时候家里有线电视费又交不起,能看的频道少的可怜,于是每天最大的乐趣便是坐在这里聊天,看看外面的世界。

    刚搬到这里的时候对面三楼夫妻老是吵架来着,后来也没了动静,听院子里的老太太说那对夫妻好像是离婚了。

    人生好像就是这么的变化多端,你从来都没法肯定一件事情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出人意料的转折。

    吕树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跃上房顶,他头都不用回便知道是吕小鱼来了。

    不过还没等他说话呢,便听吕小鱼抱怨道:“怎么没做晚饭啊。”

    “今天忙什么去了?”吕树笑道,此时吕小鱼已经在他身边坐下了。

    “找到李叔了,一品生灵的肉已经送去,够他放冰箱里吃一个月的时间,一家人的体质都能够在有限的范围内改善到极限了,”吕小鱼说道:“不过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王婶之前在离开洛城的路上因为脑梗已经去世了,都没有机会得到抢救。”

    说这句话的时候吕小鱼声音也有点低落,那时候吕小鱼帮吕树去卖鸡蛋的时候,有人跟吕小鱼开玩笑,王婶就像是老母鸡护小鸡一样的护着她。

    而现在,对方已经不在了。

    吕小鱼看着外面的灯火:“吕小树,你有什么疑惑就问吧,这世间太无常了,我们之间不能出现隔阂。”

    “我想知道,你继承前世的记忆了吗?”吕树问道。

    这个问题看起来没什么意义,可是对吕树来说却很重要。

    因为一个人其实是由记忆体组成的,你有怎样的记忆便意味着你到底是谁,所以吕树之前会提醒小鱼,那些魂魄的记忆碎片用完就要丢掉,哪怕缺失了一些重要信息也不要紧。

    这个时候如果吕小鱼继承了前世的记忆,那她到底是前世的那个人,还是吕小鱼自己?

    换句话说,前世的那个人可不会对吕树有什么感情,对方的一切感情里都没有吕树,因为那个时代并没有吕树。

    吕树自己拒绝了一切记忆,就像是拒绝了一整个时代似的,不愿意回头。

    可是他有点担心,他确实没有回头,可别人呢?

    “我也没有继承记忆,”吕小鱼笑了起来,她看着远处,两条小腿就在屋顶边缘之外晃啊晃的:“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事情,放心,我及时斩断了过去。我只知道自己如今为何会戾气这么重,杀心那么盛。”

    吕树挑了挑眉毛:“为什么?”

    “这一世,你不愿背负的那些罪孽,我来替你背,”吕小鱼语气轻松的说道:“也许是上一世的我觉得你心里太苦了吧,所以发了誓,这一世你不愿杀却必须杀的人,我去替你杀。”

    吕树震惊的半晌没说出话来,而吕小鱼歪着小脑袋看向吕树:“虽然我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么强烈的愿望还是影响到了我。”

    许多人都曾觉得吕小鱼是那么的冷血与暴戾,她的同学,甚至是她的战友都曾有这样的共识,就连吕树都曾觉得吕小鱼这样不好,当然,吕小鱼也确实改变了许多。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吕小鱼的暴戾只是因为前世的一个心愿。

    那个说天下风景一分不要的女子把剑都弃了,斩断一切陪吕树再走一次人间路,为他杀人。

    “所以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不自觉的去做饭吗?”吕小鱼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哦,”吕树笑了起来:“晚上想吃什么?”

    “番茄炒鸡蛋,一个番茄三个鸡蛋,蒜要切片的那种,不要葱,”吕小鱼得意洋洋的说道。

    一切都好像还是最初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