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27、补位天罗!(第一更)
    陈祖安一个人驱车回到龙门要塞的路上一直在想着事情,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的父母应该还是支持自己的,因为整件事情里都是四叔出面,他的父母从未发声。

    当初他要一个人去盐湖遗迹历练的时候,也是他父亲鼎力支持才去陈老爷子那里要来的一个机会,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还是他的父母。

    其实他真能和老陈家割裂吗?恐怕不行,毕竟血缘关系在那里,他陈祖安也不是什么冷血绝情的人。

    进入龙门要塞的时候,有天罗地网的士兵在关卡处检查他的证件以及身份,陈祖安非常配合,临走的时候对哨岗上的几位战友小声道了一声辛苦。

    只不过他车子刚过去,车窗都还没升上去呢便听见后面有人小声嘀咕道:“哇,刚才是陈祖安吗?”

    “对啊,你刚从大西北调过来所以没看见,之前龙门要塞那一战里他们四个一品高手迎战黑羽军的一品客卿,场面回想起来都会热血沸腾!”有士兵小声嘀咕道。

    这所说的四个一品高手,便是陈祖安、陈百里、李一笑、纳兰雀。

    陈祖安听到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的坐直了身体,一直有些抑郁的神情缓解开来变成了笑脸,自己小声嘀咕道:“我都这么有名了?”

    不被家人认同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乌云,即便他如今再坚定也会受到一点影响,然而在得到战友认同的一瞬间,那乌云便烟消云散了。

    他早就已经确定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了,只是还没人来认可他罢了。

    以往他都没感觉自己多厉害,那是因为他一直在吕树旁边,而吕树则是天罗地网里最耀眼的人之一,以至于陈祖安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

    可是……他确实已经很厉害了啊。

    某一刻他也期待,如果家族能真的用资源支持他获取天罗职位多好?

    天罗这个称呼在天罗地网内部实在太崇高了,那是一个个精神领袖,在天罗地网里熠熠生辉。

    家族未必能在天罗职位上有什么话语权,可如果旁人觉得一个顶级家族倾力相助如果都不算什么,那就太小看家族的能量了。

    所以,陈祖安仿佛是拒绝了一个成为天罗的可能。

    当天罗?能从吕宙活着回来再说吧,陈祖安开车时笑了笑。

    不知道为啥,陈祖安总觉得自己与天罗职位相距甚远,虽然有了实力,但他总觉得自己和天罗还差那么点意思。

    想到这里就会稍微有点黯然,毕竟天罗是每个天罗地网修行者的梦想。

    陈祖安开车经过办公大楼的时候忽然被钟玉堂喊住了,陈祖安抬头一看,钟玉堂那老小子在楼上的办公室窗户里探出头来:“陈祖安,你上来一下,我们有事跟你商量。”

    陈祖安纳闷了,这是要干嘛?

    他把车停好走了上去,此时陈祖安忽然发现郝志超竟然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而且一脸贼笑。

    “干嘛啊这是?”陈祖安有点莫名其妙。

    等他推开钟玉堂办公室的大门,陈祖安竟然看到聂廷、石学晋、吕树、吕小鱼、陈百里、李一笑、纳兰雀、钟玉堂都在里面坐着,这阵仗有点太大了啊,几乎天罗地网的所有核心层都在这里了。

    “这是要干嘛?”陈祖安有点心虚的问道:“我最近没犯什么事情吧。”

    忽然间他身后的门又打开了,走进来的是同样一脸懵逼的成秋巧。

    钟玉堂环顾了一圈说道:“那就由我来说吧?”

    聂廷点了点头,大家一副讳莫如深的严肃表情,搞得陈祖安心里慌慌的。

    钟玉堂对陈祖安和成秋巧解释道:“其实这个事情我们都商量一个星期了,你应该见过风夜明和风云鹿两个人,他们是亲兄弟。”

    “见过啊,怎么了?”陈祖安好奇道。

    “其实当初我们是因为急需他们的实力来填补天罗地网的空白,所以给了他们天罗职位,但是这两个人本身并不想当天罗,”钟玉堂耐心解释道:“这两个人宁愿搞电竞也不愿意出门的性格,我们也很没办法,他们愿意为天罗地网战斗,但是不愿意接触天罗需要处理的事务,现在他们已经提出辞去天罗职务一年多的时间了,经过慎重考虑,聂天罗已经给予批准。”

    “他们两个要退出天罗地网吗?”陈祖安震惊道。

    “不是退出,”郝志超在一旁解释道:“他们只愿意当普通天罗地网成员,不想接触天罗职务是因为不想浪费他们玩游戏的时间,所以就是想当个普通成员,不想当天罗。”

    “奥,”陈祖安心跳渐渐的快了起来,他知道这群人凑一起如此兴师动众的找他和成秋巧肯定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吕树笑道:“所以经过我们一致意见,决定让你和成秋巧两个人……”

    陈祖安和成秋巧两个人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吕树,不过陈祖安忽然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他都觉得可能十拿九稳了,但是当这话从吕树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就感觉非常不好……

    吕树则停顿了一下笑道:“决定让你和成秋巧两个人补上天罗职位的空缺,你们是否愿意?”

    这一次吕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赚负面情绪值,似乎对于吕树自己来说天罗本身也是个值得敬畏的称呼,所以他认为这个场合实在不适合再开玩笑了。

    陈祖安忽然眼眶一红:“真的?”

    他旁边的成秋巧则完全陷入了呆滞,仿佛被震惊到了一样。

    今天中午的时候陈祖安亲口拒绝了家族的支持,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应该跟天罗没有什么缘分了,虽然很遗憾很可惜,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他有自己的选择。

    然而这一刻,面前的所有人微笑的看着自己,就像是生活为他悄然的准备了一份惊喜似的。

    聂廷站起身来,眼中藏着一丝笑意:“以前在京都道元班还敢逃课,现在都成天罗了……不过陈祖安在此,谁敢挡我这句话确实喊的挺有气势,有点天罗的样子了。”

    成秋巧那边也不用说,当生命与责任发生冲突的时候,对方果断的选择了责任,这本身便是一个天罗该有的觉悟。

    这样说好像天罗就是要奉献出生命似的,可他们本身就是凭着这份信念,才将这片土地守护的固若金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