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没有纠结太多往事,有些事情留在心里去寻找答案就好了,现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苦思冥想的必要。

    他重回了一趟面具中的遗迹世界,那里的血妖已经被云倚和虎执带走,所以空荡荡的没有丝毫利用价值,连个能问话的人都没。

    吕树带着漫天的石像鬼溜达了半天,等玩腻了就退出了遗迹……

    天罗地网手中还有好几个阵眼,吕树打算一一探寻,因为他能从这里面得到一些信息。

    首先是陈百里手中的盐湖遗迹阵眼,当初吕树便是在这个遗迹里面给了老爷子洗髓果实,直接促成陈百里晋升一品。

    然后陈百里便独自一人飞向遗迹核心位置拿到了阵眼,吕树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拿到了什么,也不知道对方怎么拿到的。

    吕树找到陈百里的时候,陈百里正浇花呢,老爷子现在寿命已经足够长了,不再像曾经那样总是担心自己崩坏的根基,也明白自己晋升大宗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于是心境也缓和下来开始养花养鸟了。

    “难得第九天罗来找我,”陈百里笑道:“有什么事情吗?”

    “您倒是挺有闲情雅致的,”吕树乐呵呵笑道。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一年多前你还只是一个小修士,”陈百里放下手中的事情感慨道:“一转眼,你都已经大宗师境界了,名扬天下。”

    “运气好,”吕树笑道。

    “成功者才有资格将自己的成就归功于运气,想想你一个无根无底的少年如今成长到这个地步,陈家的那些子弟还沉浸在纸醉金迷里呢,”陈百里自嘲道:“老陈家确实要被时代淘汰了。”

    “您也是陈家的人,只要有您和祖安在,陈家便不会有事的,”吕树想了想说道:“我听祖安说了陈家的意思,很疑惑,您一年多前不还在维系陈家吗?”

    从罗布泊遗迹出来的时候陈百里帮吕树瞒下了撼山铠的事情,为的就是吕树手里的一些资源,那个时候陈百里还是非常维系家族的,结果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陈百里的态度竟然转变了。

    “去年的时候,陈祖安有个堂哥修行刚刚有点成绩便出去灯红酒绿,结果酒吧里仗着自己是修行者便动手打死了一个人,”陈百里说道:“最让我失望的还是陈家的态度,他们竟然帮助这小子潜逃到了海外。”

    吕树皱眉,他也确实很反感这种纨绔子弟,不过他有点不解:“您是打算脱离陈家?让陈家就这么没落?”

    “陈家不会没落的,”陈百里笑了笑。

    “怎么说?”吕树好奇道。

    “只要陈祖安耐心跟着你打磨心性,他就是新的陈家,”陈百里说道。

    吕树哑然,原来陈百里打的是这个主意,想让陈祖安从陈家独立出来,成为一个新的豪门,而且是修行界的豪门!

    所以陈百里并不是放弃了陈家,而是放弃了陈家一部分人,就像是要为陈家剔骨疗伤一样,不破不立。

    灵气复苏时代,新的秩序必然替代旧的秩序,而陈祖安晋升一品恐怕便是陈百里想法转变的转折点。

    因为陈祖安晋升一品,便意味着陈祖安有了独立门户的资格。而陈百里便是希望陈祖安这一脉可以开枝散叶,重新建立新的豪门。

    吕树说道:“不过您这计划可能不怎么好使啊。”

    陈百里愣了一下:“怎么说?”

    吕树沉吟了两秒说道:“陈祖安连女朋友都找不到……”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666!”

    陈百里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你说的好有道理……”

    想要开枝散叶没有毛病,想要重新建立一个修行界的豪门也没有毛病,可前提是陈祖安得有个女朋友……

    就冲陈祖安现在那个恋爱困难的劲儿,这开枝散叶的计划怕是有点悬了……

    陈百里思考着这个问题,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对了,你来找我干嘛?”陈百里岔开了话题……

    “我是想看看你从盐湖遗迹里面得到了什么,”吕树说道:“罗布泊遗迹的阵眼是那个小白鱼身下的祭龙台,不过那个不太重要,我只是还不知道盐湖遗迹里的真眼是什么,而守护阵眼的生灵又是什么。”

    “小白鱼?”陈百里疑惑道。

    “奥,”吕树尴尬的笑了笑:“您没见过那条小白鱼,咱们先说盐湖遗迹。”

    罗布泊遗迹里面已经没有什么秘密了,毕竟小白鱼都被混沌吃了,他也找不到什么新线索,所以盐湖遗迹里发生的事情才是吕树更关心的。

    “盐湖遗迹,”陈百里皱眉思索了片刻说道:“那时候我刚刚突破一品,前往遗迹核心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伏击便畅通无阻的拿到了阵眼。我起初也有些疑惑这遗迹为何无人看守,后来我想明白了,可能那些妖树本身就是看守这遗迹的最强大生灵吧。不过阵眼我还没搞清楚到底有什么用,只是当做空间装备来使的。”

    说着,陈百里从袖中取出一枚镌刻着莲花的金属球,吕树当时便震惊了,他结果来一看球上果然还有欧阳立尚的名字。

    这是欧阳立尚为剑庐主人铸造的莲花剑胆啊!每一枚都藏着剑庐主人的一剑之力,需特有法门激发!

    刘宜钊有一枚,还有两枚不止去了何处。

    吕树没想到老神王竟然拿这么一件东西做成了承载遗迹的阵眼,结果陈百里还不知道该如何用。

    想来,这东西其实是留给“自己”的吧?

    盐湖遗迹也没有什么秘密可寻了,剩下的……吕树忽然想起来其实还有一个可以探寻的阵眼,而且这个阵眼还非常有名。

    那是国内开启的第一个遗迹,地处西北,当时聂廷带队进入遗迹后便得到了那个阵眼:新亭!

    而聂廷也正是因为这柄刀,才得了一个新亭侯的称呼。

    只不过吕树皱起眉头,那新亭刀并不在地球,而是在上次空间通道开启时被曹青辞带去了吕宙啊!

    ……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