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的总部对于修行界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起初创立于北美,后来因为综合因素最终迁去了新西兰,不是说新西兰有多么重要,而是像日内瓦一样,对方博弈后寻找一个最中立的地缘来设立总部,以表示自己的中立态度。

    不过吕树要去的不是新西兰,而是澳洲。

    最近一段时间基金会连黄石国家公园遗迹都没参与,倒不是说他们已经视利益如粪土,而是他们已经集体前往澳洲清理变异生灵。

    这个时间段的澳洲犹如世界末日到来了似的,住在郊区的最惨,袋鼠说拆家就拆家,今天看上你的房子,就绝对不会拖到第二天再拆。

    可如果只是袋鼠也就罢了,关键是毒物太多。

    这世界上有三分之一排名靠前的毒物都生活在这里,就像是一个毒物乐园一样,毒物们开心的一匹。

    其实如果没有灵气复苏的话,只能说还好,仍旧会吸引很多人过去。

    可是当灵气复苏的进程彻底爆发后,这里生灵的进化速度就有点像是开挂一样了,很多修行者喜欢那这里当探险乐园,就跟刷副本似的。

    甚至现在海外的一些社交平台里,一些网红修行者就是专门依靠探险澳洲来吸引点击。

    由此可见,澳洲现在真的很危险了……

    澳洲这边出事以后本土修行者无力解决这里的事情,向其他修行者组织寻求帮助又没人回应,毕竟这时候刚刚经历过老虎背要塞一战,各大组织的元气大伤,谁会闲着没事帮助别人?

    组织与组织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友情。

    最终,澳洲这边的修行者只能向基金会寻求帮助,基金会答应给他们几百人过来支援一下,毕竟基金会人手虽然多,算是隐性的顶尖组织,但地毯式清楚一整个澳洲的生灵还是太吃力了啊。

    结果澳洲的修行者们一听才支援几百人,当场就差点给基金会的外事负责人跪下了,这么点人真的不够啊!

    最终被缠的实在没办法,而且澳洲这次生灵变异灾难确实危害到了许多百姓的生命安全,基金会只好将外部的许多人手抽调回来,一起前往澳洲。

    等基金会到了澳洲,这边的修行组织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基金会负责清理变异生灵,他们负责给基金会解闷儿……

    不是他们不想帮忙,而是他们压根打不过变异生灵……

    这个时候李弦一和知微他们发现,其实澳洲这边最恐怖的生灵还不是那些毒物,因为大部分毒物都是单打独斗的,而且过于依赖自己的毒性,以至于它们进化的方向偏在了毒性的恐怖程度,而不是肢体力量和速度。

    最恐怖的,还是那些群居的无毒蜘蛛,它们共同结网并且分享食物,以前只是吃昆虫而已,现在因为进化速度导致它们什么都吃。

    不过很多人以为它们是刻意针对人类,其实不是的,它们如今显得攻击性极强完全是因为它们已经将人类纳入自己食物范畴了而已,纯粹是正常捕食行为。

    李弦一看着树上以及草坪上的蛛网,远远看去整棵树都像是一个巨大的棉花糖,看起来很漂亮,可鬼知道里面到底还藏着多少极其危险的蜘蛛?

    他看向身边的澳洲修行者:“接到求救的就是前面的农场吗?”

    “对,”澳洲修行者赶紧点头:“一个小时接到求救说这里有群居蜘蛛迁徙过来开始结网,没想到它们的动作这么快。”

    李弦一点点头便直接飞向农场的位置,他要先救人再说,而知微则带着身边的基金会修士开始清扫这里的所有蜘蛛。

    澳洲修行者们在后面不停的赞叹着基金会的效率,然后为他们打气加油,等到知微他们推进很远后才松了口气,这危险的差事终于让基金会帮他们解决掉了。

    就在此时,澳洲修行者们身后有人忽然问道:“你好,麻烦问一下你们是基金会的人吗?”

    澳洲修行者们转头看过去,赫然发现是一个亚裔少年,一个修行者愣了一下说道:“对的,基金会已经开始进行清扫了,这里现在还是很危险的所以你赶紧离开吧,对了,你是这个农场的人吗,我们现在正全力清扫这里的蜘蛛,我们很快就能完成清扫工作。”

    少年也愣了一下,他看向草原上蛛网已经残破不堪,一看就是被人平推过去的样子,他确认道:“基金会往农场方向去了是吗?”

    “对的,你赶紧离开吧,”澳洲修行者说道。

    结果他们竟然看到那少年抬步朝草原深处走去,似乎完全没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似的。

    有人急了想要拦住吕树,却没想到这时候草原深处被围剿的群居蜘蛛竟是有了极高智慧似的,从基金会的包围圈缝隙中反向冲了出来,朝他们这边冲过来了!

    基金会的清剿范围很大,所以每个人之间的距离便被拉长了,以至于这次群居蜘蛛突然反向突围的时候,基金会都没来得及拦住它们。

    澳洲本土的修行者们脸色骤然煞白,有人扭头就跑,那密密麻麻的黑色蜘蛛有人头那么大,看起来便如黑色潮水一般恐怖。

    有人忽然喊道:“等等,那个亚裔少年还在后面,我们必须带他一起走!”

    大家挣扎了两秒钟,没办法只能回头去救人,可是他们刚转头便震惊了,那少年身上有数不清的灰色丝线犹如龙卷般朝着虫潮席卷过去。

    灰色龙卷与虫潮刚刚接触的一刹那便有碎裂的蜘蛛尸体飞起,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蜘蛛在灰色龙卷面前不堪一击,仿佛摧枯拉朽。

    只见那少年闲庭信步似的继续朝前走去,忽然间少年回头对澳洲修行者们笑道:“别害怕,一会儿就杀完了。”

    不知道为什么,澳洲修行者们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都忘不了今天这一幕场景。

    下一刻少年继续说道:“我们天罗地网,也可以有偿承接清扫工作,有意电联。”

    ……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