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其实可以从李弦一办公室里直接踏破虚空的,毕竟踏破虚空这种事情只要你知道落点坐标就好了,出发点并不是那么重要。

    然而他为什么非要下楼再消失呢?因为他虚荣……

    这个年纪的少年本就不应该暮气沉沉的,少年老成在很多人眼里是优点,但吕树总觉得一个特定时光就该享受这个时光里的所有心情。

    所以,在走进大楼的时候,吕树就想好走出大楼要用什么姿势了!

    享受着周围所有人的窃窃私语,享受着所有人尊称他为第九天罗,然后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这真的是太爽了……

    吕树是直接回到平房里面的,结果吕小鱼正窝沙发上嗑瓜子看动漫呢,吕树乐呵呵说道:“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只要一出现,稍微露一手简直就是万众瞩目、人群中的焦点啊!”

    吕小鱼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嘚嘚瑟瑟的吕树:“你去找老爷子了?”

    “对啊,”吕树笑道:“没想到澳洲那边的修行者当时就把我给认出来了,他们还挺有眼光的。”

    吕小鱼冷笑起来:“拿到阵眼了?”

    吕树愣在原地思考了好几秒钟,转身重新走回了李弦一的办公室里。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特么的得意忘形了啊,吕树有点牙疼,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其实他原本去找李弦一,根本不是为了和解彼此之间的关系,而是为了知道最后一个阵眼里面到底是什么啊!

    武卫军的法器头盔已经改造完毕,欧阳立尚还在没日没夜的拉着一群炼器专家传道授业。

    他跟钟玉堂提出的物资需求也已经解决了。

    18年前的身份之谜也找到了线索。

    吕树在与时间赛跑,他要在空间通道开启之前把该做的事情一一做完。

    当他重新出现在李弦一的办公室时,正好看到李弦一捧着一本跟剑庐典籍一模一样的沉重书册翻看着什么,当李弦一发现吕树去而复返的时候,非常慌乱的想要将典籍藏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188!”

    “你怎么又回来了?”李弦一不解道。

    “咳咳,”吕树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就是想看看你这个浓眉大眼的老头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吕树凑过去看了一眼剑阁典籍:“这跟剑庐的一模一样啊,让我瞅瞅。”

    说着,还没等李弦一反应过来呢吕树就把剑阁典籍抽走了,李弦一脸都绿了,只见吕树快速的翻着剑阁典籍,然后忽然问道:“老爷子,你说你开气海雪山之前是什么程度来着?积河成海?!”

    李弦一的老脸刷一下就红了,他之所以不想让吕树看那本剑阁典籍,因为他也在上面留字了啊!这才是他害怕自己被吕树嘲讽的真相!

    虽然之前他说自己是积河成海的时候吕树就没怎么相信他,但是没被抓到证据,李弦一就能保持着自己积河成海的高人形象!

    可是现在呢,剑阁典籍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愧对祖师,弟子李弦一上厕所的时候没忍住,积雨成河……

    李弦一看着吕树因为憋笑而疯狂颤抖的身子,没好气的说道:“我跟你说那些话,是为了激励你前进,知道吗?”

    吕树一本正经点头附和:“对对对……你开雪山那天吃了什么,怎么就憋不住了呢?”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399!”

    李弦一没好气道:“你回来到底干嘛来了,有屁快放!”

    这个时候李弦一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住在平房的日子,整天有人气着自己,这也太糟心了啊!

    之前他还想着等基金会的一切都上正规了要不要回平房那边住,中午给吕小鱼做做饭,给吕小鱼买点零食,然后吕小鱼陪着自己唠唠嗑,人生好像就不需要有多大的野心和野望了,这大概就是享受天伦之乐的乐趣所在了吧。

    可是当那和谐而又温暖的画风里忽然出现吕树时,就迥然不同了。所以现在想想,这计划还是暂时搁置吧。

    吕树说道:“你那是不是有个遗迹阵眼?我帮你保管一下吧?”

    李弦一警惕的看着吕树:“你又打什么注意呢,让你保管一下我这辈子还能再见到它么?”

    “咳咳,其实不让我保管也行,我就是想重新探索一下这个阵眼,”吕树说道:“你应该也看到阵眼里的那扇门了吧?”

    “没有门,”李弦一摆摆手否认道。

    吕树不乐意了:“您这老爷子怎么天天睁眼说瞎话呢?”

    “我是说你想要拿走我这个阵眼,没门!”李弦一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是这样,我也不把阵眼拿走,只是进去看一眼怎么样?我拿个秘密跟你交换,”吕树认真说道。

    李弦一斜睨着吕树:“你可想好了再说,要是讲什么烂笑话当秘密,我敢保证你这辈子都见不到这阵眼了。”

    吕树感叹这真是人心不古啊,他以前觉得老爷子是个得道高人,德高望重的一代剑仙,结果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我要说的可不是什么烂笑话,”吕树平静道,说着他将气海雪山之中的打蛋剑灵、扇耳光剑灵全都放了出来握在手中:“我要说的是,雪山可以磨倒很多次……至于极限是多少次我就不知道了。”

    李弦一当时就震惊了:“你怎么老是能研究出来点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磨倒一座雪山也就算了,毕竟吕树的气海被雪山压住了,这也算是机缘巧合,可这怎么又磨倒了一座?合着你就天天磨雪山玩是吗?

    李弦一接着问道:“这第二个剑灵会干什么?”

    吕树沉吟了两秒说道:“会御剑。”

    李弦一:“……我忽然就不太想磨出第二个剑灵了。”

    现在就是傻子都能分辨出来,吕树这特么肯定是又打算坑人了啊!

    基金会首席理事,一代地球剑仙,别人一眼看过去都感觉仙风道骨的结果放出个剑灵,个个都不正经,到时候外人会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