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和李弦一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回到了在平房时住邻居那样,开着玩笑,气人或者被气。

    其实那也是李弦一向往的生活,如果没有基金会,他大概真的会那样隐居一辈子。

    李弦一看着没正行的吕树忽然说道:“傀儡师的事情,对不起了。”

    这是李弦一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给吕树道歉,之前还有点说不出口,可这种事情憋在李弦一心里就像是一根刺一样。

    说到底,还是基金会被小人蒙骗了才会出现这种误会,人死不能复生,错了就是错了。

    吕树沉思着,他坦诚道:“这种事情说轻易原谅也不太现实,虽然我连她面都没见过,但我能感受到她被追逐在街头即将面临死亡时的孤独。她有一万个理由把我交给你们,但她把我看的比性命还重要。”

    那个女孩身边没有队友,她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顶着自己刚刚强行降下实力后的虚弱狂奔上千里来到洛城,只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

    也许对方想过要放弃,但最终没有。

    身后都是想杀她的人,而她把所有温暖都给了吕树。说不定那个时候吕树哭泣了,她还会给吕树唱小星星。

    吕树甚至能够想象到那个女孩唱小星星时,有多么温柔而又倔强。

    这种人被杀了,吕树怎么可能轻易原谅李弦一、原谅基金会?若这凶手不是李弦一而是别人的话,恐怕吕树早就大开杀戒了,就算杀掉整个基金会可能都在所不惜。

    他从不介意与世界为敌,只是幸好这一世,世界没有与他为敌而已。

    吕树站在落地窗前叹息道:“这就是我要再走一趟吕宙的原因了,有些账是必须要算的,我也不会假装很大度的说我现在就能原谅谁,因为死去的是泪诀,我没资格替她去原谅谁,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再说吧。”

    这个时候吕树还在想一个问题,其实他已经有了新的傀儡师,小凶许就是其中之一,它继承的是择梦的能力。

    那金色纸页自己为吕树选择了随从,还有一个是他在非洲收伏的凤凰,那是来自凤凰社霍华德的生灵,如今仍然在沉睡蜕变,但吕树总感觉这凤凰有问题,因为就算是混沌沉睡蜕变也该结束了,可这凤凰始终都没有苏醒,就好像在等待什么似的。

    然而他和吕小鱼、卡洛儿都可以转生,那么泪诀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毕竟那是傀儡师,是老神王身边最亲近的人,有转生之法也说不定。

    李弦一平静道:“我已经决定了,基金会如今已经变了味,这次澳洲清理生灵结束后我便会卸任离开基金会,回到洛城行署路隐居,不再过问世事。你若想来跟我算这笔账,随时都可以。”

    这时李弦一从自己的扳指中拿出一个银色的锤子来递给吕树:“这是基金会在老挝遗迹中获得的阵眼,不过它并不是什么武器,我一直很好奇它到底有什么用处。原本我是拿它当空间装备来用的,后来得到这个扳指后也没有再用过了。”

    吕树好奇道:“这遗迹里有什么?”

    李弦一皱了皱眉头:“你应该听说过,老挝遗迹开启的时候几乎把整个万象都烧了,这遗迹里面只有数不清的金属质地的山脉,还有滚滚流淌的火焰与铁水,我也不知道这遗迹里到底有什么,还没来得及过多探索。”

    “你是说这遗迹里并没有生灵?”吕树接过锤子后愣了一下,他分明在锤子的柄部看到了一行小字,御赐欧阳立尚。

    等等,这是老神王赠给欧阳立尚的锤子吗?那老挝遗迹里的那些铁水和火焰什么的,难道是老神王给欧阳立尚准备的炼器之地?

    李弦一说道:“里面没有生灵,当初取得这阵眼的最大难题不是遗迹本身,而是李一笑这滚刀肉,若不是他从中搅合,取这阵眼应该是相当容易的一件事情。你拿走吧,其实这东西于我无用,给你也无妨。”

    吕树将锤子收进山河印中之后说道:“这个东西我就不客气了,现在确实很需要它。”

    虽然吕树都还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但如果是老神王专门赐给欧阳立尚的东西,那就一定非常重要。

    吕树想了想说道:“等我从吕宙回来,我们还可以在平房那里当邻居,我代表天罗地网欢迎你。”

    李弦一恍惚了一下,最灵气复苏最初,是聂廷与石学晋来邀请李弦一加入天罗地网的,但那个时候李弦一拒绝了。

    也正是那个时候,吕树初遇了两位天罗,然后发现自己这位邻居家老爷子并不简单。

    如今,轮到吕树来代表天罗地网了……

    是啊,这少年都能代表天罗地网了,第九天罗所到之处便代表着天罗地网的意志。

    “好啊,”李弦一笑着点点头:“我会去的。”

    世事轮回,当初李弦一没能把吕树带进基金会,现在却好像要被吕树给带进天罗地网了……

    吕树一步踏入虚空,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邙山之上的陵园里,他一路拾阶而上寻找着李弦一所说的那个墓碑,终于在角落里看到了傀儡师的字样。

    一位大妈正在拿着硕大的扫帚清扫着石台上的灰尘,她都没注意到吕树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大妈看向吕树:“小伙子,这墓你认得啊?这园子里就属这墓碑奇怪,正面是无字的。”

    吕树看向大妈:“您在这里打扫卫生多久了?”

    “那得有十多年了吧?”大妈回忆了一下:“十来年了,你还是第二个来看这墓碑的人呢。”

    “嗯?”吕树好奇道:“还有人来看过这个墓碑?”

    “对啊,”大妈说道:“这个不会记错的,因为这墓碑太特殊了,从去年开始,有个小姑娘便会经常来这里安静的站着,不过她也不送花、也不烧纸钱,站一会儿就走了。”

    吕树忽然拿出手机翻出一张曹青辞在天罗地网内部的档案照:“您看是她吗?”

    大妈惊讶道:“是她,那小姑娘冷傲的很,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都不理我的,这个我绝对不会记错。”

    吕树看着墓碑忽然觉得,他可能找到泪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