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38、曹青辞之谜(第三更)
    除了泪诀自己,恐怕再也不会有人来这里看这荒凉的墓碑了,而且时间也很巧合是在灵气复苏之后,吕树怀疑泪诀可能是在那个时间段里恢复了记忆。

    而对方现在特立独行的样子,带着一柄新亭刀就直接单枪匹马的去了吕宙,搞不好是有什么明确的目的,或者有想杀的人。

    泪诀可能已经转生成为曹青辞的消息让吕树心情瞬间明朗起来,可是他又开始担心曹青辞一个人在吕宙能不能应付,要知道对方离开地球的时候也不过是一品而已。

    难怪当初物种研究专业录取学生的时候,吕树就觉得曹青辞填报这个专业的目的很奇怪。

    成秋巧和陈祖安还好说,这俩人是跟吕树关系好,陈祖安更是被陈百里亲手拎过来报的专业,可曹青辞就不同了,她为什么非要报这个专业而且始终对吕树言听计从?

    那个时候曹青辞自己本身就是甲级资质天才里最耀眼的学生,还是聂廷的亲传弟子。不仅身份已经足够璀璨,就连执行任务的战绩都特别恐怖,是道元班里绝对的佼佼者。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学生,竟然对吕树言听计从?细想起来可能算不上言听计从,但曹青辞真的从未反对过吕树的任何决定,甚至都未曾给吕树提供过什么负面情绪值。

    要知道当时很多不如曹青辞的学生都很不服吕树来着。

    曹青辞是吕树最先发现的觉醒者,在天罗地网完成抽血检验资质之前吕树就发现了曹青辞,而对方超乎同龄人的冷静与谨慎,都给吕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北邙遗迹的时候曹青辞便表现特别突出,到了甲级资质培训的时候,她和吕树联手挡住了那位二品水系觉醒者驱使过来的巨浪。

    寻常学生当时都吓傻了,可曹青辞没有。

    曹青辞身上有着很多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可现在当吕树发现对方身份的时候,一切都好像解释得通了。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吕树发现对方可能就是泪诀转生时的喜悦。

    吕树回到龙门要塞,第一件事情便是找到欧阳立尚。这时候的欧阳立尚正给学徒鞠躬呢,眼瞅着鞠完躬就准备一脚踹出去了,却被吕树拉住。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讲文明树新风,你怎么回事?”吕树不解,这是自己专门交代过的事情啊!

    欧阳立尚呆呆的解释道:“我踹之前给他们鞠躬了啊!”

    炼器实验室里的炼器专家们差点吐血,为啥对方会这么理直气壮啊!

    之前他们还小看吕树,现在看到了吕树就跟见到救星似的,因为他们发现只有吕树能制裁这个欧阳立尚,除了吕树以外就连钟玉堂来了都不好使。

    所以这一刻炼器专家们全都期待的看着吕树,他们从未像今天这样把所有希望全都一股脑压在一个少年身上。

    吕树批评欧阳立尚:“现代教育要注意方式方法,一味的体罚是行不通的懂吗,你要让他们明白错在哪了,而不是踹他们。”

    炼器专家们简直快感动哭了,还是第九天罗明事理啊!

    吕树看了一眼正忙活得热火朝天的炼器实验室,他想了想说道:“等这边忙完了你让钟玉堂带你来找我。”

    这个时候基本上青灯都是暂由钟玉堂来帮助移动的,其他人吕树也不放心,就是苦了钟玉堂还得天天被灯神鄙视……

    吕树话音一落,欧阳立尚立刻点头哈腰的说道:“好的大王,大王慢走!”

    等吕树一离开,欧阳立尚转头便发现面前的一个炼器专家正在偷懒。

    然后这位炼器专家便眼睁睁的看着欧阳立尚鞠躬、踹人一气呵成,然后横眉冷对的看着自己大声问道:“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炼器专家明白了,取消体罚是不可能的了,现在还又平白无故的多了个流程。

    被踹了还不算完事,还得检讨自己错哪了……

    而且炼器专家们发现,这还不是最令人窒息的操作。

    最令人窒息的是,如果检讨错了,还会继续被鞠躬,然后继续挨踹……直到明白自己错哪了为止。

    现在的炼器实验室里,弥漫着一股为了学习传承而忍辱负重的气氛,大家就像是卧薪尝胆的勾践、忍辱负重的陆逊、郭德纲身边的于谦……

    入夜的时候钟玉堂带着灯神来吕树所住的平房了,对方丢下青灯黑着脸就走了,也不知道灯神又鄙视他了点什么内容。

    吕树将锤子拿出来扔给了欧阳立尚,结果欧阳立尚刚看到这柄锤子的时候就开始抱着吕树的大腿哭诉:“大王啊,您终于愿意把这锤子重新赐给我了!”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好好说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锤子给你吗?”

    虽然吕树不认同自己是老神王的事实,认为他们已经是两个人了,但是这话跟欧阳立尚根本解释不清楚,索性干脆在提到老神王的身份时自称“我”了。

    “因为我就是您座下最忠诚的走狗啊,”欧阳立尚抱着吕树的大腿。

    “不,”吕树面无表情的说道:“因为你就是个锤子!”

    吕小鱼从吕树身边经过去厨房的时候撇了灯神一眼:“这货就是你说的那个欧阳立尚?”

    欧阳立尚倒是心明眼亮,他当然知道吕小鱼的地位不一般,这都住一起了地位能一般吗?他谄笑的对吕小鱼说道:“小人正是欧阳立尚。”

    就在此时陈祖安和成秋巧推门而入,这会儿正是晚饭的饭点,他们看到欧阳立尚的时候并没有诧异,毕竟这段时间已经见过好几次了。

    然而吕小鱼立刻便指着两个人:“换拖鞋再进来!”

    陈祖安低头一看,门口果然有新买的拖鞋,不过陈祖安不解:“你们家平时也不打扫卫生啊,怎么今天忽然讲究起来了?”

    说着陈祖安蹲下去手指在地上一蹭,两根手指都灰了,他错愕道:“你看,这么多灰呢。”

    吕小鱼冷笑道:“我家的灰都是无菌的,灰可以放肆,你不可以。”

    陈祖安:“???”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