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40、他们还是一群孩子啊
    当天,洛神修行学院的上百名炼器专业学生便来到了龙门要塞之内,一个个年轻的面容下有着兴奋难抑的表情,他们太渴望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了。

    灵气复苏初期的温室花朵全都在成长,没有几个人愿意在一场生死存亡的战争中袖手旁观,他们也不愿意让别人在前面负重前行,自己还躲在象牙塔里安心的学习。

    现在这个时间段,几乎每个修行学院的学生都很忐忑不安,他们很想为天罗地网做点什么,然而天罗地网却始终想要保护他们。

    以前聂廷拉着他们去罗布泊遗迹练兵是想让他们知道世界的残酷,却不是想要真的玩死他们。

    既然练兵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么聂廷现在考虑更多的事情反而是火种的延续,而不是揠苗助长。

    当炼器专业的学生们被召集起来纷纷赶往龙门要塞的时候,整个洛神修行学院的学生都在围观,并且投以极其羡慕的表情。

    有人好奇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干嘛?”

    炼器专业的学生一脸兴奋的刻意压低声音解释道:“据说是第九天罗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去做!”

    “什么事情知道吗?”有人好奇道。

    “据说是要我们去炼制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一名炼器专业的学生自豪道。

    旁边的学生们又是一阵羡慕,竟然还是第九天罗钦点的任务?

    如今第九天罗就是修行学院里的传奇,提起第九天罗便会有一堆拥护者站出来为他说好话,有时候大家甚至会忘记,其实第九天罗跟他们是同龄人。

    炼器专业的学生们奔赴龙门要塞,就像是要开赴前线似的带着荣耀。

    而其他专业的学生只能继续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心中还有些失落。这是一个辉煌的时代,可他们却无法真正的参与其中。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每个修行学院之中,搭载这炼器专业学生的飞机一架架的朝洛城飞来,临别的时候一堆人送行,就差给他们每个人胸口扎一朵大红花了。

    只不过到了龙门要塞,大家就发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大家在这里最先见到的是那些真正的“炼器专家”们,甚至有些专家的名字,都是出现在他们修行学院课本上的,教材都是这些专家们编的。

    编撰教材真的是很崇高的地位了啊,然而这群炼器专家们一个个面色如土,眼眶深陷。

    学生们还在兴奋于见到这群传说中的大神时,他们忽然看到一位炼器专家对钟玉堂咆哮着抱怨:“怎么把他们这群学生也给拉来了,他们还是一群孩子啊!”

    学生们:“……”

    气氛忽然就古怪起来了,所有人都有了一种极端不祥的预感,这位炼器专家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发出这样的怒吼……

    等到吕树带着欧阳立尚出现的时候,学生们的心情再次明朗起来,大有一种与第九天罗共事不虚此行的感觉。

    不过吕树根本没跟他们多说什么,而是把青灯放下便带着钟玉堂离开了,吕树和钟玉堂还要跟基建狂魔们商量着建起一座巨大的炼金炉来。

    不是太上老君的那种,而是为了保持高温的炉子,让浮金在里面不至于重新凝结。

    吕树总不能把所有人都拉进遗迹里面吧,只能在外部建设新的炉子。

    欧阳立尚原本有些担心钟玉堂他们无法保持高温,因为在吕宙这得强大的修行者出手才行,当初炼化浮金打造天下潮的时候,可是上百位一品高手日夜兼程的用统一功法才做到的。

    然而欧阳立尚小看了科技的力量,地球这边虽然没有修行文明,但是弄个高温炉子对地球人来说还是非常容易的,甚至早就投用在工业领域了……

    原本吕树还担心浮金的熔点在3000度甚至更高,高到难以想象,后来他试验了一下,其实金属的熔点并不能代表这个金属的好坏,熔点最高的金属就在我们身边,比如灯泡中“钨”的熔点排名第一,高达3417度,而浮金的熔点也不过是2600度而已……

    所以有时候吕树真心觉得地球的科技文明与吕宙的修行文明并没有什么高低之分,而且地球人的生活质量可要比吕宙强多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吕树曾想过要不要让基建狂魔们直接来搞这次炼器,然而聂廷和石学晋、钟玉堂都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次炼器其实谁上都一样,就是给欧阳立尚打下手而已,但问题是大家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比如要让天罗地网有一批可用的炼器专家脱颖而出,跟着欧阳立尚观摩学习则是每位炼器学徒最需要的事情。

    现在看起来学徒们会累一些,可教出来了之后,天罗地网便拥有了全世界都无法比拟的炼器优势,即便在吕宙里恐怕也一样,因为据吕树所知,现在吕宙里还没谁的炼器水平在欧阳立尚之上。

    这一次欧阳立尚担任了最后的审核雕琢工作,吕树要求他检验时尽量将不合格的原因说出来,这样以纠错的方式来做传道授业,速度快了不止一点点。

    当天晚上炼制天下潮的工作便开始了,张卫雨曾难掩激动的来找吕树:“大王,听说您要让欧阳立尚大师重铸天下潮?”

    吕树乐呵呵笑道:“消息还挺灵通的。”

    张卫雨兴致勃勃的跑了,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兄弟们!

    天下潮是他们手中的剑,对于一名高手来说武器便是唯一的战友,他们最熟悉最擅长的天下潮终于要回来了!

    一夜过去吕树发现自己收获了茫茫多的负面情绪值,炼器专业的学生们早上一个个顶着黑眼圈去食堂吃饭,吃饭的时候大家相望无言、泪眼凝噎,来时的兴奋劲儿早就不知道去哪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第九天罗害我。

    难怪炼器专家一开始会咆哮,他们还是一群孩子啊……

    这个时候其他各大修行学院的炼器专业学生还在路上呢,钟玉堂过来找吕树商量道:“要不咱们就别以你的名义召集他们过来了,这样下去我怕他们怨恨你……”

    吕树当时就急了:“不行,越是这种事后我身为天罗就越要扛起重担,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必须以我的名义!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明白我的苦心,最终理解我,体谅我!”

    钟玉堂狐疑的看着吕树,神经病吧这是……

    ……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