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41、势不两立(第一更)
    钟玉堂跟吕树交谈结束之后便回到了炼器大楼那边观察情况,毕竟吕树这么把学生当驴用,钟玉堂很难保证学生没有负面情绪。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吕树要的就是负面情绪值,甚至开始畅想着随后六大修行学院其他炼器专业的学生到来后,会给他提供多少的负面情绪值了。

    欧阳立尚在操作间里巡视着,其实天下潮并不大,所以7个碎片的建模工作本就不算多么困难,难的是精准度。

    精准度向来是欧阳立尚最骄傲的事情,其中要求手稳、眼毒,很多炼器师都比欧阳立尚差远了。

    不能喝酒,不能抽烟袋,不能有不良嗜好,这是吕宙炼器师的要求,因为这些刺激精神的物品都会限制一个炼器师的手指稳定性,是大忌!

    天下潮这种东西,7块碎片必须严丝合缝,所以欧阳立尚对这些学徒炼制天下潮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然而当他把需求提出来后,欧阳立尚忽然发现这些学徒乃至于钟玉堂都从来没把建模这种事情放在心上,仿佛建模就是炼制天下潮里最简单的一个步骤而已……

    然后,他第二天就看到钟玉堂指挥着一大群人驾驶着车辆拉过来了一大堆他都不认识的精密仪器,学徒们好像对这些仪器还挺熟悉的,但欧阳立尚一时半会儿又不太好意思问。

    钟玉堂把仪器卸载、安装完毕后看向欧阳立尚:“大师,咱们这铸模允许多大的误差?”

    欧阳立尚傲然道:“不可超过十分之三毫米!”

    说实话欧阳立尚最佩服老神王的地方,其实是老神王统一货币和统一度量衡的魄力。

    1毫米便是1000微米,也就是这铸模的误差,不能超过300微米,七件碎片以镌刻的法印连结和稳定,超过这个0.3毫米,法印便没有作用了,然而误差越小,这柄天下潮便越厉害越稳定。

    钟玉堂愣了半晌看向欧阳立尚说道:“0.3毫米,这误差会不会有点太大了?”

    欧阳立尚:“???”

    这大概就是机器和人手的差别了,欧阳立尚他们铸模向来是用人眼去识别,用人手去改进,所以能够保持0.3毫米的误差那真是太厉害了。

    以前在吕宙,有些大师喜欢喝酒,自己已经无法保证铸模的精准程度,就只能招一些有天赋的学徒专门干这种事情,甚至发展出来了一个新的产业,然而误差在0.3毫米还是很少有人做到。

    而现在,钟玉堂他们所接触到的仪器,0.1毫米误差那都是起点,文件里但凡出现精加工三个字,超过这个数的误差就意味着失败了。

    欧阳立尚被憋的很难受,但他又不想认输,他忽然说道:“这是给学徒的尺寸,我不是怕他们完成不了吗,你们要是能做到更精准那当然是更好!”

    然后欧阳立尚就想看看钟玉堂他们的反应,结果钟玉堂忽然皱眉对旁边的人说道:“这是第九天罗交代下来的大事,你们务必保证做到0.05毫米的误差,这是死命令!”

    欧阳立尚心想你们地球人可真能吹牛逼,然而钟玉堂旁边的人笑道:“您放心,虽然时间短,但咱们这设备做到0.03毫米都完全可以。”

    其实就算是普通地球人也会觉得0.3毫米这个精准度很厉害了,但钟玉堂他们所处的位置便注定他们一切标准都不会向民用工业看齐。

    欧阳立尚在旁边彻底不说话了,他深知如果钟玉堂他们是认真的话,那么这些设备拿到吕宙去,很有可能直接淘汰掉一个行业……

    不过说实话,某个行业忽然在一夜间被淘汰的事情在地球上真的太常见了,技术革新的脚步只要还在进步,那么这种事情就会一直发生。

    所有人,都必须在这个时代里不断的进步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时代抛弃。

    欧阳立尚将天下潮的图纸画了出来交给钟玉堂,结果三天之后第一件模具就呈现在了欧阳立尚的眼前,比他想象中的时间还要快了4天。

    这个时间,他都还没教会那些学生该如何镌刻法印呢……

    钟玉堂忐忑的等着欧阳立尚检查模具,这时候欧阳立尚发现,这群选手真的没有吹牛逼啊,这模具真的是完美无缺的!

    不知道为什么欧阳立尚有点落寞,当初他就是靠这个手艺才从其他学徒里面脱颖而出成为师傅的关门弟子,结果现在这手艺在机器面前已经不值一提了。

    欧阳立尚调整了一下心情看向钟玉堂:“符合标准,开工吧,大王还等着呢!”

    天下潮,终于要重见天日了。

    张卫雨这些人也没什么事干,最近天天都守在炼器大楼外面,想要在第一柄天下潮铸造出来的那一刻便得到第一手消息。

    对普通人来说天下潮是非常厉害的法器,然而对张卫雨他们来说,天下潮是一种信仰,代表着老神王的恩赐。

    炼器大楼里热气蒸腾,每个人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学生们一个个累的汗流浃背,简直后悔自己对第九天罗的崇拜……

    钟玉堂心说老让学生们积累对吕树的怨气也不是事啊,他这大管家也是要发挥作用的嘛,于是专门找到七大修行学院的学生们,语重心长的说道:“第九天罗为什么让你们这么累?还不是希望你们能快速的掌握炼器传承?时势造英雄,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与吕宙的战争随时都有可能拉开帷幕,这个时候你们怎么还不理解第九天罗的苦心,他好不容易找到了炼器传承,你们竟然还埋怨他?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钟玉堂面前的学生们一个个愧疚的眼眶都红了,有人擦了一把眼泪说道:“是我们错了,是我们的觉悟太低!”

    行署路平房里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吕树忽然坐了起来咬牙切齿说道:“钟玉堂,我跟你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