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43、御龙班直重现人间(第三更)
    苦逼了整整五天炼器学徒们全都聚精会神的围在欧阳立尚旁边,这五天里他们每天吃饭睡觉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一个小时,基本上就是打个盹以后就要继续铸造天下潮。

    而现在就是苦尽甘来的时候,他们要见证欧阳立尚如何将一个个法印打上去,让这些死铁变成活物,看欧阳立尚如何化腐朽为神奇!

    只见欧阳立尚随手拿来一柄天下潮的七个部件,如同信手拈来般快速在七个部件上分别用锤子打下法印,欧阳立尚说道:“法器没有法印,就只能是死物,就像人类如果没有经脉血管,就会死亡一样。”

    他打下一枚法印后继续说道:“这些法印就像是我们已经学习过的文字一样,早就有了固定的套路,但是我这天下潮不同,七枚法印皆为我首创,说是仓颉造字也不为过了,”说着,欧阳立尚看向身边的炼器学徒:“只不过你们要明白这法印与文字不同的是文字已经足够完善了,各位学习前人留下的东西就好。而法印还有太多的空白,还有太多的想象空间,不要掌握了几个法印便沾沾自喜,要自己去探索更广阔的世界!”

    这一刻,炼器学徒才将欧阳立尚与“炼器宗师”的形象联系在了一起,平日里欧阳立尚就是个马屁精啊,或者就是一个苛刻的小作坊主,哪有一点宗师风度。

    只见欧阳立尚将第七枚法印打下去的一瞬间,那原本分散的七枚天下潮碎片竟然无风自动,自己拼接在了一起变成一柄长剑。

    红色如岩浆的纹路在剑身之上流淌着,法印就像是河床,从干涸到大水奔腾。

    这一刻法印里的岩浆有点外溢的趋势,犹如洪水即将决堤。欧阳立尚不慌不忙的将剑身投入身旁的水缸里,那火焰就好像真的燃烧着烈火一般发出了兹啦的声响,这才暗了下去。

    欧阳立尚将天下潮重新拿与手中,心中小声嘀咕这精密仪器做出来的模具太狠了啊,误差小到肉眼难以分辨。

    其实以前他炼制天下潮的时候并不会出现“洪水决堤”这种事情,但他也说了,这天下潮越是严丝合缝,威力就越大。这次科技铸模导致法印连结时,发生了欧阳立尚都没想到会发生的事情,那即将崩溃的洪流岩浆说明剑身差点承受不住法印契合那一瞬的威力!

    好险!差点就装不下去了!

    一柄又一柄的天下潮被打上法印,最终呈现在吕树面前的,是144柄,比欧阳立尚自己预期的还要多一些!

    旁边的炼器学徒们一个个若有所思,只是原本那些有资格编撰教材的炼器专家们心中有些苦涩,从今天开始,他们便要和这些修行学院的学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了。

    不过,虽然大家心里总会有点不甘心,因为他们会的,学生都会了,但是他们并不感觉到遗憾。

    炼器专家们在京都炼器试验室里没日没夜研究金属物质与灵力反应,他们是为了自己吗?不是,是为了天罗地网的繁荣与昌盛。

    如今这个目的达到了,他们需要做的是重新启程,而不是在这里抱怨。

    欧阳立尚看向吕树谄笑道:“大王,不辱使命,这天下潮打造出来了!”

    吕树看着天下潮,冷却之后的天下潮中有七条金色的游龙穿梭其中,黑色与金色相得益彰。

    下一刻,所有炼器学徒们便看到那些天下潮腾空而起,在空气中划出可见的波纹朝外飞去,他们的眼前就像是一条条黑色的龙在嘶吼,一柄一柄的插在张卫雨他们面前的地上,发出剑身与地面摩擦的刺耳轰鸣。

    吕树带着欧阳立尚一步踏破虚空来到张卫雨等人的面前,他看着正在压抑激动的张卫雨笑道:“还等什么,自己取剑。”

    一柄柄天下潮飞入张卫雨等内殿直手中,张卫雨吃惊的看着吕树:“这天下潮……比曾经的还要趁手一些!”

    欧阳立尚当然不愿意承认这是科技的功劳,他清了清嗓子:“咳咳,本炼器宗师也是会进步的,你们手里的,是天下潮2.0!”

    吕树无语的看向欧阳立尚:“别看了点地球的东西就瞎起名,好好的一个名字都让你给起的不伦不类,还叫天下潮就行。”

    “大王英明,大王说的对,”欧阳立尚低眉顺眼的拍着马匹。

    张卫雨鼓足了勇气忽然问道:“我一直有个疑惑,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还没法确定,今天大王你是否能为我解答一下。”

    吕树平静的看着张卫雨:“你说。”

    “欧阳立尚大人我们也曾听说过,这位是老神王的御用匠人,几乎神王宫中出来的所有法器都刻着这位大人的名字,”张卫雨说道:“但是我也听说过,这位大人只为老神王铸造法器,因为他的命,是老神王救的。”

    欧阳立尚瞬间从马屁精的状态脱离出来,倨傲了起来:“你知道的还挺多。”

    吕树心说自己其实早就打算正面告诉你了啊,可你认不出来尸狗怪谁?不过吕树有点好奇:“你又是何时有这个疑惑的?”

    “诡术大人曾给我说过一件趣事,”张卫雨说道:“老神王当年抱着泪诀大人回神王宫的时候,泪诀大人还在襁褓之中,那一晚老神王唱着一首小星星哄泪诀大人入睡,与您的天地异象……一模一样。诡术大人说他从未见过您如此温柔的一面,那个时候他便明白我们随您出生入死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个时候,张卫雨的称呼已然变了,就像是心中的答案越发笃定了似的。

    吕树忽然笑了,他昨晚便梦见泪诀抱着自己穿梭于凌晨无人的街道,自己在箱子中哭泣,而泪诀则停下脚步将自己抱入怀中轻声的唱着小星星,就好像是宿命的轮回。

    吕树静静的站在所有人面前看向张卫雨等人说道:“这几天我就在想武卫军的名字一点都不好听,所以从今往后,你们就叫御龙班直吧。”

    张卫雨率先跪下伏身在地,头颅埋在头盔的阴影里泣不成声:“恭迎吾王回归。”

    随后御龙班直全部都跪下了,盔甲摩擦声就像是怒吼,御龙班直每个人脖颈上青筋跳动:“恭迎吾王回归!”

    声潮如山海,龙门要塞都在颤抖。

    ……

    今天可以看一下公众号“会说话的肘星人”,大王实体书第二册预售开始了,封面是曹青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