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44、吾等愿意前往(第一更)
    山崩海啸般的呼声中,天罗地网将士们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吕宙旧事,也不知道吕树的真实身份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只是他们震惊于武卫军的效忠程度已经超乎了想象。

    原来这就是武卫军始终没法合并进入天罗地网的原因吧,因为武卫军始终都只是效忠吕树一个人而已的。

    如果天罗地网只是占山为王的土匪,那也就无所谓了,效忠大当家、二当家都一样嘛,可惜天罗地网不是土匪,内部也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分歧。

    这倒不是聂廷在排斥武卫军,而是吕树自己也深刻明白这个道理。

    此时外界没人知道武卫军已经换了名字,他们不叫武卫军了,而是继承了曾经的名字叫做御龙班直。

    张卫雨等人身上的盔甲连成一片就像是一座城池般拱卫着吕树,天罗地网将士们沉默了,这就是第九天罗吗,手中竟然握着如此忠诚又如此强大的军队。

    他们不知道,张卫雨他们等的太久了,二十三个春夏秋冬里,他们每天都在盼望着这一刻。

    嘴上喊着恭迎吾王回归,可心里期待的其实是他们自己的回归,期待着有朝一日他们可以像从前一样回到王座之下。

    每一个御龙班直都是神王的天下行走,代表的便是王的意志,那是每一个御龙班直最辉煌的时光。

    那日日夜夜的煎熬,那失去同伴的痛楚,张卫雨都经历过了,如今苦尽甘来。

    不怪他泣不成声,若有人与他一样孤独的坚守了23年的梦想忽然实现,大概也会与他一样!

    曾有人因为穷困放弃,也曾有人因为穷困而自杀,当吕树第一次抵达吕宙的时候,张卫雨便有一位老同伴自尽了。

    这场等候无比孤独,他们守望在黑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黎明的光才会到达。

    可他们无怨无悔,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这一切的忠诚不是空穴来风,它经历了太多的考验,也终究被时间证明!

    说实话,如果不是聂廷和石学晋太了解吕树了,他们甚至不会允许任何人将如此危险的军队带入境内,即便打不过,他们也会将对方拦在国境之外的。

    天罗地网将士们目光寻找着,他们想看看聂廷和石学晋是个什么态度,结果却发现这俩人站在操场旁边跟没事人似的,旁观着这一切。

    这时候天罗地网将士们才松了口气,聂天罗都不慌,他们慌个屁……

    张卫雨等内殿直站起身来从吕树面前一一拔出属于自己的天下潮,只见他们动作整齐划一的用天下潮从手心中划过,身体里的血液仿佛沸腾一般灌注在天下潮的法印纹路上,这是天下潮的认主过程,一柄天下潮便对应着一名内殿直。

    骤然间张卫雨等人手腕同时一抖,手中的天下潮便同时一分为七飞上天空,天下潮的碎片在天空之上如潮汐般席卷,犹如黑云盖顶!

    那些碎片始终呈现着诡异的阵型,仿佛哪个方向出现敌人,这黑色潮汐便会向那里席卷似的。

    吕树望着天空又想起张卫雨所说……剑如潮汐,可斩大宗师,

    聂廷的目光也是知道看见这天下潮时终于认真了起来,不过他倒不是忌惮,而是问身边的石学晋说道:“咱们天罗地网现在能打造这个东西吗?”

    石学晋慢慢悠悠说道:“我们暂时没必要打造这个东西,如果对手来自吕宙,我们有了也于事无补,如果对手是地球人,那么没有这个,我们也一样是平推。”

    所以天下潮对于天罗地网来说暂时还有点鸡肋,最重要的还是让内部修士实力继续提升才对,而且天罗地网也没有那么多一品高手来使用天下潮啊。

    “而且最关键的是,”石学晋补了一句:“咱们也没有制作材料啊,都控制在那小子手里呢。”

    聂廷:“……也是。”

    “如今已经找到空间通道开启规律了,”石学晋看了一眼手中的报告说道:“这些空间通道下次开启会在40天之后,而且频率会越来越快,大概一年时间后便会彻底连通。”

    “你说……吕树会不会留在吕宙不回来?”聂廷问道。

    “你还不了解他吗,他肯定会回来的,”石学晋说道:“咱们还是先操心自己的事情吧。”

    聂廷平静着没有说话,北美那边的劫难虽然被吕树平息,可如果空间通道彻底连通,那么可以预见到终究会有大量的吕宙人偷偷来到地球,然后对整个地球的安定秩序造成巨大冲击。

    “是时候召开全球修行者会议了,必须组成对吕宙的防线,如果吕树解决了问题还好说,如果他没解决的话,那么我们必须做更加长久的打算,”石学晋说道。

    聂廷、石学晋已经跟吕树商量过了,他们两个会在下次空间通道开启的时候进入吕宙,没别的目的,就是帮吕树打架而已。

    不过在此之前,地球必须形成一个来对抗潜在的威胁。

    以往天罗地网都是排斥这种的,毕竟这种向来都是海外修行组织用来对抗他们的,但如今天罗地网不站出来不行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天罗地网现在必须为了整个地球站出来。

    当然,聂廷和石学晋也不是什么老好人,这也是确立天罗地网在全球地位的一个过程而已。

    此时吕树看了聂廷和石学晋一眼,双方似乎有了某种默契似的,吕树面对御龙班直说道:“这一去便可能再也回不来了,说是九死一生也不算过分,想留下的,现在可以出列。”

    张卫雨平静道:“吾等愿意前往!”

    御龙班直齐声怒吼:“吾等愿意前往!”

    吕树笑了:“那就出发,活下来的人一起喝酒!”

    此时再说什么都是多余,一个人为了结束一件事情,于是选择去另一个世界面对最危险的敌人,而另一群人只是为了跟在这个人身后而已,并不在意前路到底危险不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