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46、回归之战(第一更)
    武卫军的人数少是世人皆知的,毕竟这也是大家津津乐道的东西之一,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本身就是之前吕树能够联手王城赌坊洗劫赌徒的重要凭借,所有人都看到武卫军那么点人于是就以为武卫军会输,结果一个个都魂断龙隐河了。

    只不过现在王城赌坊都沉默了,他们自从吕树带着武卫军走马王城之后,便彻底与武卫军撇清了关系,没有任何一个豪门愿意被牵涉到真正的权力斗争旋涡里去。

    之前有人传出消息说武卫军被端木皇启给斩尽杀绝,期间西州足足牺牲了二十万的黑羽军。

    很多人知道二十万黑羽军是确确实实没了,却不知道武卫军根本屁事都没,还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御龙班直。所谓端木皇启灭掉武卫军,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啊。

    现在,他们便要为自己错误相信情报的行为付出代价,这代价很可能就是生命。

    李凉统帅着御龙班直朝着东方杀去,这种杀局甚至都不用吕小鱼他们出手,她还在空间通道口带着小凶许一起接应后续进入吕宙的鼠潮大军。

    那些奴隶主遇到御龙班直的一瞬间便溃不成军,他们本身就没有什么固定的组织,就像是地球上的一群散修去探索遗迹似的,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空间通道里面会冲出一支杀神般的军队。

    张卫雨等人手持天下潮在前面开路,内殿直的威力在集群式作战中体现的淋漓尽致,黑色的前锋像是一柄锋利的手术刀,精准的插入奴隶主队伍中,犹如划开肌肉组织一般将逃命的奴隶主队伍纷纷切割开来。

    而紧随其后的御龙班直则迅速完成收割,血流成河。

    一时间空间通道外面全是奴隶主的哭喊声,一个冲锋过后便有数不清的生命消失,吕宙和平了那么久,今天恐怕是奴隶主们所见过的最惨烈的一天,这里犹如人间炼狱。

    吕树在想自己将指挥权交给李凉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对方的命令总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候传达到每个人的耳朵里,然后完成最高效的收割。

    但凡奴隶主那边出现一点点抵抗的意图,便会被李凉带着御龙班直迅速粉碎。

    以至于吕树、卡洛儿他们根本不用出手了,御龙班直所过之处摧枯拉朽。

    而且如果是吕树指挥,恐怕他会放过这些奴隶主。

    因为双方成长的环境不同,吕树对生命更加敬畏一些,也不太喜欢杀人。可这是真真正正的战争,你所有的仁慈最终可能都会化成敌人手中的利剑。

    御龙班直必须用实际行动告诉整个吕宙,与御龙班直作对,会死。

    就如同在长白山老虎背要塞时一样,那些散修没意识到天罗地网其实也会杀人,便勾结了十多万人来到长白山,以为那就是一场散修的狂欢。

    如今也是这样,御龙班直将面对的也许是整个吕宙,所以他们必须要将胆怯者吓退,那样能省不少事情。

    在这个方面,李凉远要比吕树或者是张卫雨更加冷酷理智,他如今的修行根基与地位都来之不易,必须更加珍惜。

    而且他本身相对于原先的武卫军来说就是一个外人,所以他必须更加努力的去体现自己的价值。

    当李凉意识到那个占山为王白手起家的少年便是老神王时,他便已经意识到这次,可能是他人生中最好的机会了。

    建功立业就在此时,机会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李凉心中甚至还有一丝庆幸,谁能想到那个把王城赌徒逼进龙隐河的少年,竟然是神王?!

    太不真实了啊!

    御龙班直冲撞的时候,斥候刘宜钊也干脆留在了队伍之中,要知道他也身披撼山铠,现在根本不是需要斥候的时候,莽就完事了。

    刘宜钊凑到张卫雨身边吼道:“我就说你老小子不实诚,当年骗了我,现在还想骗我,还好机智如我压根就没有相信你,哈哈哈!”

    张卫雨:“???”

    这特么的他也被蒙在鼓里啊,当初在吕王山的时候他真的是真心实意在劝刘宜钊的。

    张卫雨那个时候拍着胸脯跟刘宜钊保证自己没有骗人,这少年绝对不是老神王。

    结果打脸来的太快让人根本没有防备,万万没想到啊!

    在王城外面听到小星星的时候张卫雨就已经有了猜测,而他始终没说出猜测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他有点不想面对刘宜钊……

    刚刚吼恭迎吾王回归的时候压抑了二十三年的心情一瞬间得到释放,心里倒是痛快,可现在要面对刘宜钊的嘲讽时,张卫雨就有点牙疼了。

    谁知道大王瞒的那么深啊?如果他知道云倚二十三年前交代自己留在田埂镇就是为了等神王,那他早就猜到真相了,可问题是云倚什么都没说啊。

    张卫雨很清楚那个时候云倚并不信任自己,因为他是刚刚参与过反叛的人,所以就算目的是好的也必须防着一手。

    张卫雨觉得云倚为了大王的性命做此打算一点问题都没,神王近臣本身就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可特么现在谁能先让刘宜钊闭嘴?

    刘宜钊也是太亢奋了,以前他自己也会偶尔有那么一丝不确定,而现在尘埃落定后他真的太开心了,于是便一直在张卫雨旁边叨叨叨,叨叨叨……

    其实刘宜钊平时真不会这样,他属于武卫军里少有的安静美少年种类,但经历过刚刚那种激动人心的时刻,太亢奋了也完全可以理解。而刘宜钊叨叨的内容基本就是老张你不厚道啊,23年前骗人也就算了,去年还骗,但我果断识破了你这个老骗子的阴谋,我真是个机智的少年啊……

    李凉在头盔中平静道:“先杀敌,其他事情等会儿说。”

    毕竟这炼制上去的通讯频道相通,还无法关闭,这正指挥作战呢一直有个刘宜钊变身话唠真是太糟心了,所以李凉作为主帅必须赶紧制止这种行为。

    张卫雨:“老李,晚上请你喝酒!南庚城我熟!”

    是的,御龙班直再次回归吕宙,第一站便是南庚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