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48、找出密谍(第一更)
    南州的土匪已经是全吕宙的笑柄了,前段时间里,大家的饭后谈资中就会提到他们,并且表示,这大概是全吕宙最没有尊严的土匪了。

    毕竟一个土匪占山为王是为了打劫别人的,结果到了南州,一点土匪的生存土壤都没有,一个个被武卫军给撵的上蹿下跳连家都不敢回。

    例如云安城附近的土匪,他们大部分都是从云安城里出来的,或者从小生活在云安城附近的镇上,现在他们压根就不敢在附近待,毕竟被武卫军抓到了就是死路一条。

    说实话也有土匪想过要很没骨气的投降,毕竟这些人又不是什么英雄,没骨气也很正常,但关键是武卫军压根不接受投降啊。

    最近西州、东州的土匪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拿西州的土匪们开涮,反正吕宙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娱乐活动,大家闲着也是闲着。

    此时南庚城的百姓们眼看着吕树等人越来越近,脚步声越来越重,有些带着目的来到南庚城的人已经心生退意。

    老百姓中,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想要溜走,结果他们刚脱离百姓的队伍往后跑去,吕树便示意张卫雨等人飞天而起,竟是直接跃过城墙飞到了这些人面前,将他们一一截住!

    有人知道自己肯定逃不掉了便赶紧跪在地上大喊:“我说,我什么都说,求大王饶命!”

    可是话音刚落,张卫雨等内殿直便将他们斩于剑下,盔甲上深红的血痂又添上了新鲜的血液,狰狞可怖。

    其他人顿时明白,这个时候吕树已经没兴趣找他们这些小鱼小虾问什么情报了,他们就算知道点什么,也不会知道的太多。

    所以,别有用心靠近武卫军的人都要小心了,会死的!

    当然,这些忽然逃走的都是沉不住气的,老江湖绝对没有如此容易便暴露出自己的马脚,他们就算心里害怕,也会不动声色的继续躲在百姓之中,掩藏自己的身份。

    但是吕树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吕树还有大量的神钞没有用出去,那个时候他在王城想用神钞全部换成法器盔甲,可问题在于存世的法器盔甲根本无法跟上他的需求,就算有钱都花不出去!

    而这些神钞如今在吕树看来已经没什么用了,御龙班直进驻南庚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聚集南庚城的老百姓们。

    要知道这个时候御龙班直连盔甲都没有清洗,仍旧是一身的血腥杀气,老百姓们也颤颤巍巍的不敢乱说话。

    吕树站在所有人面前朗声道:“我们在南庚城待各位不薄,如今把大家聚集在这里不是要对你们有什么不利,而是要跟你们谈一笔生意。”

    老百姓们窃窃私语起来,生意?这俩字是南庚城百姓们如今最喜欢听到的了,因为肥皂生意,南庚城俨然已经成了南州里最大的商贸中心之一,生意就意味着利益,意味着优渥的生活!

    吕树笑道:“我这里有百万神钞,只是想劳烦各位找出你们当中异常的外乡人,比如说不做生意却在南庚城住了很久的,比如说做生意收了货物却不见离开的,比如……你们明白我们要找谁,只要你们找出一个人,就可在我这里领五万神钞。”

    这次吕树真的是大手笔,但这可不是他真的很大方。

    计划是李凉定的,吕树早就不参与计划制订这项工作了,毕竟这一战关乎太多人的性命,他不会带着大家去试验那个计划必然失败的魔咒还会不会灵验……

    按照李凉所说,御龙班直进入吕宙后的第一战必须要把敌人杀的胆寒才行,必须让一些墙头草退场,省的一些利欲熏心却不知轻重的豪门随时准备趁火打劫。

    而下一步,则是要把御龙班直的态度传递给各大豪门与势力,警告他们。

    那么吕树怎么警告他们呢?总不至于一家一家找上门通知说我们御龙班直准备打仗了,不想死的别出门。

    那就太费时间了,不如直接来南庚城,因为南庚城这里必然聚集了大量的密谍!

    虾兵蟹将杀一批以儆效尤,如今还躲藏在老百姓中间的老江湖们必然都归属于大势力,吕树就是要把他们给找出来。

    至于钱钞,这种东西说白了不过是统治者发行的统治工具而已,吕树既然准备掀桌子了,那这东西就不再重要了,想要什么,直接拿就好了。

    如果有聪明人,恐怕还会主动把资源送上门来。

    吕树一想,是这么回事啊……

    这个时候南庚城百姓们面面相觑,事实上这年头街坊邻居的关系还挺密切的,远不像地球那样隔壁长什么样都不一定知道,所以吕树一说可疑人物,当场就被指认出来了好几个。

    李黑炭这边带人拎着大叉子负责甄别工作,密谍们一看李黑炭这架势就不太敢轻举妄动了。

    最终南庚城百姓们拿着吕树给的神钞欢天喜地散去,而剩下几十号人站在吕树面前,哪怕是老江湖这个时候也扛不住压力了,一个个腿都是抖的!

    有人说大王冤枉啊,然而吕树摆摆手笑道:“不要怕,我不是要杀你们。”

    大家一听这个就镇定了一点,有人鼓起勇气问道:“大王想要干什么?”

    “给你们主子带句话,这次我回来寻私仇,不相干的人别冲上来送死,明白吗?”吕树笑眯眯的说道,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和蔼可亲了,可是密谍们不这么想啊。

    吕树这一开口,就断定了各大豪门就算参与也只是送死,这得是多大的口气?

    这密谍中也不全是胆小者,毕竟为豪门奔走,总要有那么几个拔尖的精锐在此,其中有人忽然小声说道:“大王,您需要收敛一下您的脾气了,这吕宙没那么简单的。”

    语气恭敬,但却不卑不亢。

    吕树冷笑:“我不需要收敛我的脾气。”

    那人一愣:“那需要什么?”

    吕树平静道:“我需要的是你们管好自己别特么来惹我。”

    密谍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