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剑关就这么破了?这么容易的吗?

    家主惊愕的看向家奴:“你确定吗?武卫军才离开南庚城多久?就算他们全速前进,现在也不过抵达留剑关两个小时而已,这就破关了?”

    “不光是破关,”家奴喘着粗气说道:“这世上已经没有留剑关了!”

    “留剑关毁了?!”有人惊呼。

    王城豪门几乎是同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的,然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留剑关在整个吕宙的历史上都赫赫有名,曾经有不少战役都在留剑关发生,每场战役都证明了留剑关到底有多么坚固与险隘。

    而如今这处关隘掌握在端木皇启手中,哪怕是当初聚集二十万黑羽军的时候端木皇启都没有动这留剑关的守军,所以王城豪门都以为这处关隘就算最终被破那也都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吧。

    结果这才刚说完,就被消息给打脸了!

    只因为,他们不知道吕树拿到了撼山铠这种连端木皇启都不太想面对的东西,他们也不知道吕树已经在地球晋升了大宗师。

    事实上真的没人能想到,在王城豪门的印象里吕树在离开王城的时候也不过刚刚晋升一品而已,那诡异而又庞大的天地异象分明属于吕树无疑。

    这才距离那次异象之后过了多久?连一年的时间都不到啊,谁能想到吕树已经是大宗师了呢?

    信息不对称,就会导致结果天差地别,留剑关的守军也没想到这些,所以当武卫军抵达的时候守军统帅虽然知道可能守不住,但仍旧高喊死战不退。

    可是当集群的内殿直开始狂奔时他们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张卫雨等人以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势在天空中疯狂加速,吕树此时并没有立刻出手,因为李凉说要让他看看这吕宙守护关隘的最大利器。

    也看看内殿直是如何摧毁这利器的!

    留剑关位于两座山峰之间,山峰巍峨而又陡峭,张卫雨他们倒是可以飞过去,可李黑炭他们飞不过去!

    忽然间,留剑关城墙上有暗门开启,那暗门的背后是一个个守城的士兵每十二人合力驾驭着一座座巨大的床弩。

    当张卫雨等人还没来得及靠近时,那十二名士兵便拉开了床弩的机括,床弩身上亮起了银白色的纹路,就连床弩之上的弩箭也同样如此。

    一发发银色弩箭裹挟着嘶吼声朝着张卫雨等人飞去,速度竟是比张卫雨他们飞行的速度还要快上一些!

    吕树打算出手却被李凉拦住:“大王不用急,我们早有准备!”

    就在这床弩触发机括的同时张卫雨便带人徒然落了下去,他们竟是从一开始便知道这东西的存在,而且做足了准备。

    李凉身为黑羽军的统帅又怎么会不知道这留剑关里的杀手锏,那床弩叫做银翅,本身就是用来击杀想要飞跃城关的一品高手的。

    张卫雨等人在地面的狂奔掀起的烟尘几乎能与留剑关等高似的,那一尊尊黑色盔甲犹如陆地纵横的野兽,爪牙狰狞。

    他们没打算再飞起,而是由五十多个内殿直联手硬生生的撞上了留剑关的城根,只见五十多人的撼山铠上有连片的黑色六边形波纹出现形成一面墙,与城根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紧接着,那黑色的能量就像是炼狱里的业火一样从撼山铠上迸射而出,那是相撞的力量在撼山铠的镌刻法印里流转一圈又返回了原处,也就是留剑关上!

    留剑关下面有一条条裂缝向上蔓延,谁都没想到张卫雨他们破关的行为竟然会如此的爆裂与直接,只是利用撼山铠的特性与五十多名一品高手的速度便正正当当的将留剑关的根基都给毁掉了!

    下面的裂痕像是一张蛛网不停向上蔓延,而裂痕中,撼山铠传递进去的力量犹如黑色的雷霆不断向上席卷。原本说死战不退的留剑关统帅惊骇的看向两边,就连他们赖为天险的两座奇峰都在地动山摇!

    吕树平静的看着这一幕,这还是撼山铠第一次在五十多名一品手中发挥全部的力量呢,原来这合力之下所创造的毁灭力量竟是如此恐怖。

    “快跑!”留剑关统帅吼道:“留剑关要毁了!”

    然而这个时候说跑就已经晚了,他们所在城池之上也出现了裂缝,撼山铠传递出来的能量在裂缝中吞吐,就像是地狱里的业火池在吞噬生命。

    欧阳立尚曾说撼山铠便是这天下城池的克星,没有任何一种钝力可以对撼山铠造成伤害,这就是撼山的意义。

    仅仅吕树他们刚刚抵达留剑关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吕宙里名扬天下的留剑关便毁掉了。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破关,而是御龙班直所过之处恐怕什么关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片废墟。

    难怪老神王当初把撼山铠给了负责攻城略地的端木皇启,而端木皇启每每都能带着死士依靠撼山铠从后方攻陷敌营,要知道那个时候老神王麾下还没那么多的精兵强将,而端木皇启那时候也不过是个一品而已。

    吕树看着正在枯毁的留剑关赞叹道:“壮观!”

    李黑炭他们站在旁边闲着没事干,只能看着张卫雨等人完成摧城壮举后安然撤退。说好的一起攻城略地呢,这怎么上去了五十多个人就把城池给毁了?

    不过李黑炭他们知道吕树手里起码还有几十件撼山铠,这也是御龙班直其他人努力的原因,他们都知道,谁先晋升一品,谁就成为下一个换上撼山铠的人。

    所以他们现在看起来像是站在那里没事干似的,其实是在暗中修行,都憋着股劲儿呢。

    武卫军自打成军以来就没正正经经修行过,不是在马上就是扛着石头,那段日子都挺过来了现在站着修行跟玩一样,这吕宙恐怕再也没有哪支军队敢冒着走火入魔的风险如此修行了。

    如今的御龙班直平均实力,随便拉出一个到别的军队里都能担任指挥使了。

    吕树看着李黑炭羡慕的眼神笑道:“知道你为什么还不能穿撼山铠吗?”

    李黑炭想了一会儿说道:“因为没吃黄羊肉吧。”

    吕树:“???”

    ……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