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城豪门这个时候必须要准备面对接下来的洗牌了,虽然大家不愿意相信天帝也会有陨落的一天,但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大家只能去面对选择。

    吕宙从来没有人如此挑战过天帝,所以王城的九五豪门也不知道,如果天帝将死,那么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局?吕树会成为新的西方天帝么?

    “神王宫里是不是真的没有人了,”有位家主坐在庭院深处疑惑道:“为何吕宙都已经乱成这个样子了,还没人管管呢?”

    自从端木皇启挑战剑庐之后,自从武卫军在王城纵马之后,这个疑惑便留在所有人的心里,大家不知道神王宫里到底怎么样了,也没人敢真的进去看一眼。

    可是如果神王宫里的那位新神王还在,那么为什么不出来管管呢?

    吕宙的局势忽然变的明暗不定起来,不论是王城豪门还是大贵族们,几乎是人人自危。

    曾经与吕树同行过的王城公子孙仲阳守在孙家后院里面,其他几房都聚集到了主厅议事,只有孙仲阳他们这一脉仍旧没有动静,因为孙修文还在闭关。

    上次吕树从青石板路杀出去之后孙修文便发誓,不到大宗师境界不会出关,很多人都笑称孙修文这是画地为牢,自己给自己上了一把枷锁,毕竟这大宗师的境界并不好突破。

    王城豪门千年来从未有过大宗师,曾经有人有过那样的希望,但是自己放弃了,美其名曰藏拙。

    那位最有希望晋升大宗师的家主说,他们王城豪门就在神王宫边上,安心的给老神王当走狗就好了,没有大宗师可能还能长命百岁,真的晋升大宗师了说不定反而被忌惮。老神王那样的枭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这句话好像慢慢成为了王城豪门的准则,大家慢慢的就放弃了晋升大宗师的想法,一品就够用了。

    可是孙修文一直不认同这种看法,他年少时与人喝酒时便笑说老祖宗真是糊涂了,老神王那样天上的神仙岂会在乎你是大宗师还是一品?都是蝼蚁罢了。

    在孙修文看来,老祖宗说出来的那番话只是在杞人忧天,大宗师在老神王面前根本连一招都过不去,又怎么会被老神王忌惮?

    所以年少时孙修文便立志登上大宗师这个台阶,从未懈怠过,也是如今王城豪门里心思最纯粹的人。

    这次吕树带着御龙班直回来,王城豪门还不知道“武卫军”身上发生了哪些蜕变,孙家议事时其他几房嫡系都觉得孙修文永不出关才好,这样家主之争就少了最强力的继承人。

    众所周知,孙家老家主是最喜欢孙修文的,因为他曾说孙修文能给孙家带来新气象。

    如今老家住将要作古,这都是随时的事情,其他几房当然不希望孙修文出来了。

    主厅中,老管家问道:“要不要喊孙仲阳公子过来,这种大事最好还是让二房参与一下。”

    这老管家跟了当今家主数百年,自身也是一品高手,所以在家族中说话还是有点声音的。

    其他几房愣了一下说道:“孙家家事岂用你这老东西胡言乱语?”

    老管家想了想便不再说话,主位上的老家主没有说什么,他自知时日无多,看来是等不到孙修文出关了。

    豪门里便是这样,到了这个时候哪怕家主也要权衡所有因素不能胡作非为,这各种掣肘每日盘桓在脑子里,哪还有心思修行?

    “今日喊大家过来,想必也都知道是为什么了,”家主坐在主位上虚弱说道:“武卫军王城纵马之日我孙家袖手旁观,那是因为不知道那少年如今竟然有了比肩天帝的实力,现在想看看各位是个什么意思,我们是与他交好,还是继续按兵不动?”

    “父亲,万万不可去结交他,”有人说道:“要知道神王宫最烦的便是有人作乱,现在没人收拾这武卫军,早晚也会有人收拾的,其他几方天帝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如果说他们现在不管,以后照样会有人来挑战他们的地位,我相信他们不会让武卫军开这个头的。”

    “我王城豪门能屹立至今靠的便是不招惹是非,父亲您可不要糊涂啊,”有人急切道。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都看向天空,因为他们透过主厅大门赫然看到外面的天色竟是一瞬间被什么东西染成了金色!

    “这是……”有人疑惑,这金光熟悉而又陌生,但那光芒太过特殊顿时勾起了许多人的回忆:“这是神王宫传旨!”

    大家一切跑了出去,几乎这同一时间里王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异象,走出家门仰望着!

    只见天上有一幅金光闪闪的卷轴正在横向拉开,里面的字迹一个接一个映照在天空上,仿佛有人在天空之中书写着:武卫军犯上作乱,命尔等即日起发兵围剿。

    所有人面面相觑,时隔十多年神王宫再出圣旨,而且是要王城豪门参与这场战争!

    已经多少年没见过圣旨了,为什么今天忽然就出现了呢?

    在大家都猜测神王宫里面其实已经没人的时候,神王宫忽然传出圣旨,开口便是要剿灭武卫军!

    王城豪门都有些不知所措,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孙修文闭关所在的屋子忽然打开,里面静谧的犹如深渊。

    孙仲阳豁然站起惊喜道:“父亲?”

    孙修文看了他一眼便一脚踏入虚空,他头顶上的雷云刚刚凝聚便跟着一起去了远方,孙修文选择在王城数十里以外的山脉中渡劫,那远方雷光闪烁着几乎要盖过圣旨的光芒。

    孙家被惊动了,王城豪门也被惊动了,这孙修文竟然真的成了千百年来王城豪门大宗师第一人!

    虽然那雷劫的气势并不重,可足以让人望而生畏,然而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呢雷劫已经开始退散,孙修文下一步踏回孙家来到主厅之间,他看着年迈的孙家家主拱手说道:“请父亲传家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