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剑关是西州临近南州的第一险关,但是突破了留剑关并不意味着前方一马平川,吕树需要带着御龙班直继续攻城略地。

    倒不是说他对攻城有着什么独特的兴趣,而是攻城略地便是他如今获取负面情绪值的最佳手段。

    到了此时,吕树已经让下命令的人换成了吕小鱼,因为只有这样吕小鱼才能获得属于吕小鱼的果实,而这负面情绪值给吕树其实是双份的,暗图的拥有者本身就像是星图的小号一样,能够同时为星图获得海量的负面情绪值。

    就算吕树什么都不干,而吕小鱼去外面杀个天翻地覆,其实吕树照样可以一路晋级。

    吕树有时候在回想除秽对他所说的话,似乎研究暗图的人……从一开始便打算让星图吞噬暗图的一切,因为暗图就是打开星图最后一层的钥匙。

    但这件事情对于吕树来说并不重要,甚至他从来都没放在心上过。此时此刻他只希望吕小鱼可以快速抵达大宗师的门槛,这样便能让吕小鱼获得更强的自保能力。

    虽然吕小鱼现在带着三个大宗师堪称吕宙最强战力之一,但是她的本体如果只有一品,那就真的太弱了。

    不是一品弱,而是对手太强。

    负面情绪值通过吕小鱼的暗图源源不断进入,吕树盘算着吕小鱼能够晋升大宗师的时间,然后继续攻城略地。

    不得不说,难怪老神王会将撼山铠煞有介事的留在了地球,这东西远远超出了吕树的想象,五十多个一品高手身披撼山铠堪称无坚不摧。

    其实吕树想到一个问题,当初青铜洪流的盔甲吕树全都给了天罗地网,但是老神王肯定没想到这一茬,所以那些青铜盔甲都是他留给“自己”的东西。

    有朝一日吕树进入罗布泊遗迹,他只需要得到这个阵眼,那么御龙班直和内殿直的盔甲就全有了,压根都不用买的。

    只是吕树并不觉得将青铜盔甲赠予天罗地网是一件很亏的事情,或者说没必要用“亏”与“不亏”来看待这件事情。

    而且当初吕树疯狂的在吕宙购买法器盔甲,这法器盔甲都是有数的,他一买别人不就没得穿了吗?这个时候要真是有人组织起来一支法器盔甲武装过的数万人军队,恐怕吕树还真的要头疼一下了,起码御龙班直一定会出现一些伤亡。

    不得不说,这大概也是吕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经典事件之一了……穿别人的盔甲,让别人无盔甲可穿。

    其实张卫雨他们现在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在他们印象里西州应该是有不少法器盔甲的,尤其是他们刚刚摧毁的平西城里应该有一支全副武装的贵族精锐才是啊,怎么攻城的时候一个都没见到。

    后来他们才想明白了,是吕树把盔甲给收走了啊……

    这个时候吕树便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我早就料到会有此一战,所以提前布局!”

    张卫雨等人一时间惊为天人:“大王英明!”

    一群人拍起马匹来,听的旁边吕小鱼直翻白眼,李黑炭刚想说什么就被卡洛儿悄悄的踩了一脚闭嘴了。

    当御龙班直以几乎一天一座城池的速度攻城略地时,情报一个接一个的传到王城豪门那里,此时吕树还不知道神王宫里已经有圣旨传来,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太过在乎,毕竟等的就是幕后之人出手。

    只有对方出手,吕树才有希望找到对方的线索。

    只不过孙仲阳就有点急了,因为他算了一下时间与距离,眼瞅着御龙班直再过二十多天很有可能就要兵临西都,如果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赶到,或者说没有在吕树杀死端木皇启之前赶到,那么他们的投靠便毫无意义。

    吕树杀死端木皇启之前,或者之后,投靠将会是两种待遇与意义。

    孙仲阳等人赶路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原本的王城贵公子因为日夜兼程的赶路,搞得自己也有点灰头土脸了。

    中途停下休息做饭的时候有奴隶想过来帮他梳理一下凌乱的头发,结果却被孙仲阳阻止了:“我便是要如此蓬头垢面的赶过去,他才能知道我的诚意。”

    奴隶一听便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孙仲阳打开地图估算着:“如果继续日夜兼程赶路,应该可以提前三天见到吕树,还来得及。”

    不知道为什么,孙仲阳似乎从来没想过吕树会败给端木皇启,这种信任不知道从何时产生的,或者不能说是信任,而是那个少年太过神奇,孙仲阳宁愿与父亲孙修文一同相信,对方一定会将这天下风云都给搅动的天翻地覆。

    而且,孙家承受不了失败的结果。

    现在,孙仲阳最怕的就是赶不及,这一路上每过一个城池,孙家在城池里的主事人就会给孙仲阳他们提供新的马匹,那马匹坐骑都是精心培育的,实力都在二品。

    这原本是用来奔走情报的,结果后来传讯镜子问世之后就没什么用了,但各大家族也没将这养马的传承砍掉,如今派上了用途。

    要知道虽然孙仲阳能飞,可他队里的其他人大部分是不行的。

    然而就在此时孙仲阳听到了后方的马蹄声,他愕然回首,竟发现是宋家的人赶了上来。

    不光是宋家,其他几大家族也都是如此,九五豪门总共十四家,全都陆续到了这里。

    孙仲阳都纳闷了,孙家不是最先出城的但赶路却是最快的,早就将其他豪门都甩在了身后,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他平静道:“你们赶的这么急是干嘛?”

    这话反倒给其他豪门问住了,他们没想到孙仲阳会这么直白啊,过了好半天才有人忽然说道:“我们也不知道赶的这么急是干嘛呢,就是看你跑的这么快,不想落你后面。”

    孙仲阳:“……”

    豪门就是这样,我不管能不能看懂你有什么打算,先跟着你做同样的事情再说,有时候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孙仲阳心中冷笑,他来的路上还在想用什么当做他给吕树的投名状呢,现在这投名状自己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