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56、打扰一下(第二更)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跟的这么紧?”孙仲阳对其他几家豪门怒目而视:“你怎么不干脆跟我骑同一匹马呢?”

    其他几家豪门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孙家这么上赶着往西都去,谁知道你们打的什么注意,怎么,想去天帝那边邀功?怎么,有了大宗师便要在王城高人一等?”

    孙仲阳忽然意识到,端木皇启向来不太待见王城豪门,一贯将王城豪门当做蝼蚁一般的存在。而现在似乎在其他几家豪门看来,这就是与端木皇启结缘的机会吧。

    毕竟这吕宙洗牌在即,若是背后有一方天帝撑腰,毕竟会站的更稳一些。

    只不过孙仲阳真的不认同这个观点,与端木皇启合作才是真正的与虎谋皮,因为端木皇启此人太过多疑,且刚愎自用。

    他孙家有了大宗师都不愿与端木皇启结缘,假设吕树真的败了,这些普通的王城豪门将来就算真的背靠端木皇启,也会被端木皇启吃的骨头都不剩。

    而吕树不同,孙仲阳知道吕树这少年虽然也谨慎多疑,但还是有一点点原则的……

    忽然间队伍里好几个人愣了一下,是传讯镜子在颤动!

    他们分别掏出传讯镜子,赫然得知了新的消息,那神王宫里的人仿佛不满豪门派出的人手数量,竟是再出圣旨命每个豪门都必须出兵一万!

    王城的九五豪门原本是想派点人算了,阳奉阴违的事情他们也没少做,结果这次神王宫并没有允许他们蒙混过关!

    也就是说,如今孙仲阳他们身后竟是有十四万大军奔赴战场而来,孙仲阳不由皱眉,吕树真能顶住这这十四万大军与端木皇启的压力吗?

    孙仲阳皱眉,为何直到现在剑庐还未见到任何动静。

    剑庐这是已经放弃了吕树,还是说对方压根就不觉得端木皇启和王城豪门能把吕树怎么样?

    前者是很符合常理的,毕竟剑庐也没有什么违逆神王宫的先例啊,虽然说剑庐主人拆过半座神王宫,可剑庐主人毕竟特殊。

    但如果真相真是后者呢,比如剑庐真的太相信吕树了,那么吕树在剑庐那位大师兄眼里得是怎样的地位?

    不想了,孙仲阳觉得自己的层次还不够想明白这些事情,索性继续赶路。

    按道理说他们现在应该等着后方自家军队来汇合才是,但是孙仲阳再次独自带领孙家家奴上路,搞得其他几家没了办法,只好继续跟上……

    有人不乐意了想让孙家不要老单独行动,结果孙仲阳冷笑:“你们若是嫌累,可以不跟过来啊。”

    所有人都不吭声了,但是嘴上不说,心里早就骂起来了。如果不是孙家这日夜兼程的赶路,大家完全可以好整以暇的走过去啊。

    如果到那的时候端木皇启已经把吕树杀掉那就最好了,大家继续当自己的富贵闲人。

    其实有几个豪门一开始就是想拖延时间的,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在这路上,吕树等人连续摧城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而且这些城关里面都有平民,而御龙班直是不杀平民的,所以相较于留剑关的破灭而言,这些城池被攻陷的过程则更完整的呈现在了王城豪门面前。

    那些整理而成的情报有些让人心惊肉跳,据说昨天吕树等人破城的时候,整个武卫军也不过上了五十多个人而已。

    一座城竟然被五十多个人给破了,而且还毫无还手之力。

    这武卫军如今的实力,真的越发让人看不透了。

    从未有过哪支军队能像这武卫军一样生猛……不对,曾有过那么一支天下无匹的军队,只是现在消失了而已:御龙班直。

    有时候孙仲阳就在想,恐怕御龙班直重现人间的话,也不过如此了吧?

    他不知道的是,武卫军已经更名为御龙班直,也没有亲身面对过御龙班直的凶猛。

    要知道现在西州还没攻下的城池看到张卫雨他们时,就像在看着爸爸……

    按照孙仲阳的计划,大概还有一天时间就要与吕树撞上了,他现在脑子里不停的在想该怎么处理好豪门与吕树之间的关系,又如何能让孙家看起来不卑不亢一些。

    孙修文如今在还王城外的祖坟为上一代家主守灵,其实是要坐镇王城观察神王宫的动向。

    孙仲阳其实很亲近他的爷爷,也很想去守灵,可是变革当前,他不能等下去了。

    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所有豪门队伍都停了下来,他们就在原地生火做饭,稍作休息后便要继续赶路了。

    这个时候其他豪门都快崩溃了,他们都不知道为啥孙仲阳要这么着急赶路,明明是一群王城里养尊处优的大老爷,结果全都快折腾散架了!

    有人坐在篝火边上看着孙家冷笑道:“孙家这是出了一个大宗师便想摆脱其他豪门了吧,可你要知道王城豪门屹立至今,那是因为老祖宗都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你孙家何时见过豪门之间相互倾轧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此人说话声音不小,本意就是说给孙仲阳听的。

    当然他说的也没错,王城豪门曾经连一个大宗师都没有,其实就是因为他们在生死存亡的大问题面前从来都是同进同退的,而现在,这种关系貌似要被割裂开来了。

    孙仲阳皱着眉头不说话,因为他不能说。

    总不能告诉这些人,孙家觉得这世界要变天了,我们孙家觉得这吕宙恐怕马上就要死一个天帝!这话可太耸人听闻了,而且当场便会有人卖了孙家。

    就在这豪门之间剑拔弩张的时候,忽然有人说道:“那个……打扰一下,非常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们,你们被包围了……”

    孙仲阳他们惊愕间四顾,营地周围不知道何时竟出现了数不清的甲士,那些甲士还在小声嘀咕着:“这群人是来打仗的吗?怎么看起来这么惨。”

    “也有可能是难民?”

    “不管了,反正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肯定有问题……”

    而这些甲士中,有一面绣着脱贫致富的大旗在夜风中猎猎作响。

    ……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