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57、鼠潮斥候(第一更)
    当脱贫致富大旗出现的时候孙仲阳他们就该明白自己是被谁包围的了,毕竟这面大旗整个吕宙都是独树一帜的,没人敢模仿,也没人愿意模仿,丢人。

    不过其实就算这面大旗不出现,能够悄无声息包围王城豪门精锐的军队还能有谁?只有武卫军这样精锐中的精锐。

    孙仲阳觉得,就连端木皇启手中的精锐恐怕都做不到这一点,更何况花衣蟒服客卿都已经死完了,如今端木皇启手下真正能上台面的顶尖高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在武卫军的人群中问道:“我家大王让我问你们,你们从哪来的?”

    说话间他们的阵型再次紧促起来,硬生生将王城豪门的一千多人压制在当中不敢动弹,那盔甲的摩擦声如刀在石头上磨砺。

    王城豪门的家奴向来自诩天下精锐,有时候他们听到武卫军的传说时就在想,自己不过是人数少了点而已,若是凑成五千人一定比武卫军更强。

    可是当他们真的面对那些自己曾瞧不起过的武卫军时,他们赫然发现自己竟是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这群野兽早就完成了默契度的磨合,相比王城精锐一天天养尊处优不同,武卫军这一年来杀的人可能比他们一辈子杀的都多!

    然而他们再反观武卫军,对方竟是在人数和实力完全碾压的情况下,仍旧保持着对待平等敌人的谨慎,虽然嘴上说着没营养的话,可阵型却没有任何漏洞!

    那些细微的阵型问题,就在这群大汉随意交谈中完美的弥补上了,正所谓狮子搏兔尚用全力,武卫军打了这么多场胜仗竟然没有半点膨胀。

    那些常胜军身上该有的毛病,在武卫军身上一点也看不到。

    殊不知,这武卫军中不管是李凉还是张卫雨,都是老江湖了,怎么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军队内部一旦出现膨胀思想,他们就会立刻浇灭,甚至会略施小惩。

    对李凉和张卫雨来说,自己人给点惩罚真是要比出去因为膨胀而导致送命强。

    王城精锐们打量着武卫军,那一个个士兵的面目都遮掩在头盔阴影里,竟是连观察表情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这滴水不漏的做派怎么可能是一支新军啊?这是真正的战争机器啊!

    忽然间,孙仲阳高举自己的双手:“在下孙仲阳,请大王出来一见!”

    这个时候孙仲阳忽然发现自己甚至没有勇气直呼吕树的名字,而是叫了大王!

    这一瞬间孙仲阳便明白,那个曾笑眯眯与他同行的少年,和他已经不在同一个层次了,他只能仰望!

    “咦,”人群中传来声音,御龙班直让出一条道路,吕树排众而出走到最前列笑道:“别说啊,你这蓬头垢面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竟然没认出来!”

    孙仲阳打量着吕树乐呵呵的样子,对方哪是没认出来自己,分明是早就认出来了不想相认而已。

    只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孙仲阳咬牙道:“大王,我有事相商,麻烦借一步说话!”

    “别介,”吕树摆摆手:“还没到你说话的时候呢,现在我先问你,你们王城豪门跑来西州凑什么热闹?”

    这个时候来西州的行为本身就意味着“入局”,既然你入了局就别再说什么以前的情谊,这世间值得吕树去守护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他还要带武卫军活着回去。

    孙仲阳解释道:“神王宫出了圣旨,命王城豪门过来协助端木皇启围剿你!”

    吕树愣了一下:“神王宫出旨了?谁出的旨?”

    这话还真把王城豪门给问住了,孙仲阳想了半天:“新神王?”

    “你们也没见到出旨的人是吗?”吕树没好气的说道。

    “很久以前神王宫出圣旨便不再有人露面了,以前都是傀儡师大人们拿着圣旨出来的,可后来他们消失不见了啊,”孙仲阳说道。

    “装神弄鬼,”吕树冷笑道,这幕后之人竟然连传旨都不再露面,神王宫里到底是神还是鬼?

    王城豪门都不敢说话,因为吕树竟然直言神王宫装神弄鬼,这话他们真的不敢接啊。

    只不过这时候大家发现,面前这少年竟是连神王宫都没放在眼里?

    孙仲阳忽然想起父亲说的话:神王宫里早就没人了。

    他有些惊疑不定,难道吕树也是这么想的?神王宫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那要这么说,”吕树转头直勾勾的看着王城精锐们:“你们都是来围剿我的?”

    孙仲阳急了:“并非如此!家父前几日一朝顿悟踏入大宗师境界,得到家主之位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要我日夜兼程赶来,就是为了表达我孙家的诚意!”

    说着,孙家众人竟脱离了王城豪门的队伍,旗帜鲜明的与其他王城豪门对峙起来。

    只是这时候孙仲阳还是感觉很难受,因为被吕树包围这一手总会让别人觉得,他这选择是在武卫军威胁下强烈的求生欲所使,而不是真的有什么诚意。

    如果是不在任何逼迫之下纳了这投名状,那就好太多了!

    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谁能想到几百里外的武卫军竟然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话又说回来了,武卫军是怎么发现他们的?这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啊。

    其实孙仲阳不知道的是,确实没什么可疑人物,可吕树他们身边方圆数百里早就有鼠潮铺路了。

    小凶许的小弟们藏在山野中担任暗哨,那无孔不入又数量极多的老鼠便是吕树他们最强大的眼线,可疑的人是真没有,可疑的老鼠却多了去了。

    有这鼠潮,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御龙班直。

    当小凶许看到孙仲阳等人疑惑的眼神时,它的小眼睛里立马出现了轻蔑的神色……最近它的后宫团回归,又弥补了它在指挥上的一些不足,如今的鼠潮,更厉害了啊!

    现在的刘宜钊就更放飞自我了,他倒不怕被小凶许抢了饭碗,反正大王也不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