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御龙班直出现到现在,端木皇启始终都待在西都里面,从未动过。

    吕树他们一路攻城略地,原本还以为端木皇启会坐不住呢,结果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位西方天帝如今竟然像是对外不闻不问一样,毫无反应。

    吕宙人印象里的端木皇启是个什么样的人?多疑,霸道。

    在神王征战的年代里端木皇启便杀戮无数,他作为神王的头号死士向来让人望而生畏,有人曾说端木皇启是老神王最忠诚的走狗,也是神王座下最疯的那一条。

    但凡被他盯上的敌人,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

    那些年里,被端木皇启剥了皮挂在断壁残垣上的敌人,都数不过来了。

    有人说为何老神王要让端木皇启去当西方天帝?

    因为当年神王征战时便是西州的抵抗最强烈,征战三千年老神王将西州庆国这块硬骨头留在了最后才啃,那些年庆国修士不知道死了多少,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的血,真正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才亡了国。

    即便如此,民间依然有人在图谋复国。

    老神王曾说西州可敬,但统治者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来统辖世界,所以他将最酷烈的端木皇启派到了这里,镇守西州。

    最开始的那几百年对于西州人民来说是暗无天日的,但端木皇启真的将这西州彻底变的与其他几州再无什么区别,甚至对神王意志更加臣服。

    不得不说,在用人方面老神王是真的狠,这大概就是老神王与吕树的区别,虽然老神王也经常有暖心与扎心的瞬间,但他终究是那位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神王。

    如果说端木皇启是手上沾满了鲜血,那么老神王便是浴血登基,身上的血迹洗都洗不清了。

    但最关键的是,这么一个端木皇启,竟然在吕树他们攻城略地的时候毫无反应,这就很令人费解,要知道御龙班直都快打到西都城下了啊。

    此时距离端木皇启在王城出手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转变太大了。

    整个吕宙都在猜测端木皇启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导致端木皇启如此反常?

    大家索性开始猜测,会不会是端木皇启和吕树在祖地已经交过手了,所以才会让端木皇启对吕树如此忌惮?

    有人讨论会不会是吕树也晋升了大宗师?可是他们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小了,吕树离开王城的时候不才刚刚晋升一品吗?

    当然也有人说孙家曾放出消息吕树早就晋升了一品,这个消息也是当初为什么那么多人以为王城数百公里天地异象不属于吕树的原因。

    可是这晋升大宗师也太快了吧,撑死了不到两年的时间便从一品踏入大宗师,这得天才到什么程度。

    但不管怎么说,很多人忽然觉得端木皇启现在没有行动,可能真的是在忌惮那个曾被全吕宙都轻视过的少年!

    御龙班直这一通毫无计划的乱拳肯定不是出自李凉之手,准确的说,李凉现在也非常蛋疼。

    吕树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压根就没去考虑端木皇启会怎么想,也没想过王城豪门会怎么想,计划这种东西自从吕树进了吕宙之后就再也没制定过了。

    然而就是这没有计划的行为,却让整个吕宙彻底看不透御龙班直到底想要干嘛了,瞬间便乱了方寸。

    王城豪门既不敢立马去向端木皇启投诚,也不太敢跟吕树接触,反正就这么僵着吧走一步看一步。

    李凉问道:“大王,您这是图什么呢……”

    旁边的陈祖安插话道:“树兄,你这一顿操作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养了那么多人还得给他们饭吃,多费钱啊?而且你有没有想过……”

    吕树打断了陈祖安:“我问你一个问题,老子为啥要写道德经?”

    陈祖安愣了一下:“我哪知道啊?他为啥要写?”

    吕树沉吟了两秒说道:“因为老子乐意。”

    陈祖安:“……”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下子,李凉也不说话了,大王有啥想法执行就完事了,他的头可没陈祖安和李黑炭那么铁!

    李凉指挥着御龙班直在留剑关附近安营扎寨,长途跋涉在西州打了小半个来回,纵使是御龙班直也有点扛不住了。

    不过他们休息是为了更好的战斗,李凉觉得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苦战,他们要面对的是这吕宙里最有权柄也是最有实力的人之一,而且吕树私下里与他商量,要防着其他几方出手。

    当时李凉还觉得吕树多虑了,因为就算王城豪门压上来也不会是御龙班直的对手啊,但吕树说出了更深层的忧虑,他担心那幕后黑手会救端木皇启,因为当初端木皇启离开地球使用的手段,与那王城21名一品死士所用的一模一样。

    夜深人静的时候,吕树星图里面所有人开始安静的坐下来……写作业。

    甭管你白天开垦荒地有多辛苦,晚上必须写两个小时作业,这就是第四层星云里的规矩……

    孙仲阳想到自己离开王城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自己的父亲现在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写这个什么鬼作业吧……

    不光是星图里,李黑炭他们一样要写,只不过写的时间短了一些而已。

    李黑炭好奇道:“大王,你是不是纯粹为了折磨我们才让我们写作业的啊?”

    吕小鱼若有所思的看向吕树,吕树赶紧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为了你们的将来啊,没有文化怎么找老婆?你们也看到了,地球上的女孩文化程度都不低,到时候你们和人家交流都成问题怎么办?”

    李黑炭嘟囔道:“陈祖安有文化啊,他也没找到老婆。”

    旁边乐呵呵看热闹的陈祖安当时就炸了:“关老子什么事儿,你别人身攻击啊我给你讲!”

    吕树想了想说道:“这样,我再出一个问题,你答对了就不用写作业,题目说,有一只熊掉到一个陷阱里,陷阱深190.617米,下落时间正好20秒,请问,这熊是什么颜色?”

    李黑炭举手:“大王,重力加速度G没有变化啊,还是棕熊!棕色!”

    吕树关爱的看着李黑炭:“傻孩子,190米掉下来直接就摔死了,一身都是血,所以熊是棕红色的。”

    李黑炭:“……”

    “来自李黑炭的负面情绪值,+666!”

    ……

    今天两更,祭一本新书吧《西游之金乌大圣》,简介:穿越成一只被灭门的小乌鸦,莫尘本来只是想安安静静修个仙,报个仇,谁料却被大舅哥湖边捉婿。为了碧波潭一家老小的性命,为了在那只猴子手下活命,莫尘不得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