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64、北方天帝(第一更)
    御龙班直在一整晚的时间里都在不停的与王城豪门厮杀,李家是最倒霉的那个,因为他们是最没有防备的那个。

    冲营夜袭的时候放火不是为了要毁掉营地,而是要给敌人制造出一种恐慌。

    那漫天的火光提醒了周围的王城豪门,就算是傻子也会有所防备。

    不过李凉并不在意,就像他说的那样,如今御龙班直的力量是完全碾压的,不管面对任何一家王城豪门都是如此,只要自己不作死分散兵力,那就不会出现意外。

    吕树、吕小鱼、卡洛儿等人还在凝神戒备着,也许那幕后黑手会在今晚发难,而张卫雨等人看似穿着撼山铠横冲直撞,但实际上他们内殿直的队形始终都没有乱过,甚至不会离开吕树太远。

    当御龙班直踏平第三个王城豪门的营地时,李凉不禁疑惑的问道:“大王,那幕后黑手到底想要干嘛,如果说这王城豪门就是他们假传圣旨派遣过来的,那么他们就这样眼看着御龙班直毫发无损的将这些军队吃掉?太诡异了啊。”

    吕树沉默不语,他不能说出只要御龙班直杀人他吕树就能变强的秘密,而他自己心中在想,假如他之前的猜测真的对了:有人在等他成长到某个阶段,然后夺取他身上的东西。

    那么这个幕后黑手一定对他非常了解,甚至知道他身上到底有什么,也知道他是如何升级的。

    这样一个熟悉他的敌人,派了这一群明摆着送死的军队过来为了什么呢,为了让御龙班直大开杀戒?为了让他吕树晋级?

    这让吕树非常不痛快,因为对方好像吃定了他似的:送他晋级的机会,这意味着对方并不惧怕他晋级。

    李凉好奇道:“大王,您现在心里有过猜测吗,到底是谁在针对您?”

    吕树摇摇头:“还没有具体的答案,暂时只排除了一个文在否而已。”

    李凉也不敢随意提出自己的建议,毕竟这开口便涉及天帝,要是判断错了他可负不起这责任。

    当张卫雨率领的内殿直从吕树身边经过时,吕树忽然拉住张卫雨问道:“在你们印象里,御扶摇和青空是什么样的人?”

    张卫雨愣了一下:“对御扶摇的印象就是每个月都会换一个面首啊,那些面首还精挑细选的好像对资质非常看重呢,男人应该对御扶摇的印象都不会太好吧,至于青空……”

    说到这里时,张卫雨忽然发现自己对青空的印象非常单薄,对方就像是一个最正常的天帝一样处理公务、偶尔闭关修行、对老神王恭恭敬敬。

    相比其他几方天帝来说,青空简直就像是疯子当中的正常人。

    说起来,那位叫做青空的老者真是兢兢业业的为神王经营着大好山河,平日里北州境内上上下下都在称颂北方天帝青空的功绩。

    本地的居民在称颂,因为北州境内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大贵族对于百姓的欺压会被适时制止,天帝为此会给大贵族让利,比如减税。

    外地行商也在称颂青空,因为北州境内对商业最重视,税赋最低。

    在全吕宙看来青空大概是天帝里面最好的那一个了,当然,青空这也是全靠同行衬托,文在否对政事不闻不问,御扶摇月月换面首,端木皇启霸道多疑,相比之下青空简直被比到天上去了。

    张卫雨想了想说道:“我对青空的印象就是个老好人,他每次进王城述职都会带一大堆北州的土特产过来,什么时候都笑眯眯的就像是一个邻家老爷爷,而且为人还很低调。”

    吕树忽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本身其他三个天帝太不寻常了,而青空在里面一对比就会显得非常突兀。

    倒不是说正常点不好,而是吕树总觉得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其他三个都很不正常,凭啥青空就这么正常?

    他也希望自己的怀疑是错误的,因为直到现在为止他也跟青空没有太多交集,但是,他现在对谁都要防着一手。

    李凉想了想说道:“大王,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世上有多少幺蛾子都是老实人闹出来的,不可不防。”

    吕树点点头:“先结束了今晚的战斗再说,告诉大家继续小心,以防第三方忽然插手战斗!”

    “是,”李凉和张卫雨等人领命去了。

    吕小鱼在旁边问道:“你觉得那个幕后之人到底想要什么?”

    吕树笑了笑:“不用管他想要什么,死人什么都不需要。”

    “那我问你个问题,”吕小鱼好奇道:“你知道你上一世为啥没开第七层么,你有这方面的记忆不?”

    “没有啊,我又没继承那段记忆,”吕树漫不经心的说道:“咦,张卫雨他们有危险,我去帮帮他们。”

    “嘁,”吕小鱼不屑道,这时候她望向战场之中另一面的卡洛儿,两个人似乎有什么默契的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挪开视线。

    战火一路向西蔓延,孙家和宋家提前得到了刘宜钊的警示,可其他几家豪门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孙家和宋家撤退的时候,其他几家斥候将这个情报禀报上去的时候,大家也猜到孙家和宋家可能得到了什么消息,可是他们并没有孙家和宋家的那个决心,因为这一退便等于抗旨不遵了啊。

    而鼠潮也及时的将孙家和宋家的行动给汇报了过来,吕树听说这两家确确实实在全速后退才终于放下心来,不然他只能不留情面的将这两家也给剿杀掉了。

    当御龙班直摧毁第三座大营的时候,剩余的九个王城豪门终于决定联手对敌,他们这个时候终于弄清楚是谁在夜袭,可他们单枪匹马根本就不是吕树他们的对手,只能仓促之间联合起来。

    而且他们此时仍然寄希望于吕树他们不会疯狂到想要与整个王城豪门作对,在他们看来,你们总得忌惮一下西都方向的敌人吧?

    可是他们错了,或者说任何以常理来揣度御龙班直的敌人,都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