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66、天帝之位(第一更)
    远处山峦重叠,那植被覆盖的青色让人感觉肺腑里都是清新痛快的,只不过当孙家和宋家所有人想起昨晚的那场战斗,刚刚升起的惬意感便消失殆尽。

    宋长赢看着面前的赵帅,以往赵帅对主家说话都是很客气的,宋家也都知道赵帅为宋家效力将近两百年完全是为了报恩。

    可是经过昨天晚上之后,赵帅身上好像变了点什么,又好像没变。

    宋长赢干笑道:“新的豪门?说这话还有点早吧。”

    “不早了,”赵帅摇摇头:“王城九五豪门有十二家在这场战争中选择站在了御龙班直的对立面上,你可能不了解那位武卫军之主,据我所知还真没有人得罪了他之后能够全身而退的,就连端木皇启也不例外。”

    宋长赢感觉到了一阵窒息,是啊,就连端木皇启都被杀到城门口了,王城豪门又算老几?

    而这面前的赵帅以及王城里面的肖明泽,早在很久之前便开始的投资,宋长赢忽然想起前段时间宋家发生的事情。

    肖明泽赠送吕树的法器盔甲出自宋家仓库,那是宋家压箱底的东西,只不过宋家成为豪门已久,上面的人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仓库里还有着什么,他们每日享乐哪还注意这些事情。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在吕树离开王城的第九天,肖明泽赠法器盔甲的事情便败露了。

    当时肖明泽被宋家家主责罚于庭院中长跪不起,宋家家主念了一些旧情便问肖明泽为何这么做,肖明泽只回答了四个字:奇货可居。

    从那天起肖明泽不仅没死,反而被宋家家主保护了起来,而那位举报肖明泽盗用法器给吕树的家奴,则被宋家家主赐死。不仅如此,就连宋家里面知道这件事情的家奴也统统被赐死了。

    赵帅和肖明泽一个贵为大供奉,一个贵为大掌柜,但他们很清楚如果这次没有度过难关,可能被赐死的就是他们。

    与王城豪门谋事,终究还是奴仆而已。

    其实赵帅这次离开王城前便已经与肖明泽约定好了,准备离开宋家。

    现在,宋长赢觉得家主那个决定是非常明智的,只有亲身面对过武卫军的人才能明白,这安逸太平的吕宙里,王城豪门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羔羊,而武卫军却是吃羊的狮狼虎豹。

    就在此时,远处山峦间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宋长赢紧张的看向那边,他知道这是谁来了,而对方足够主宰这里所有人的生命。

    御龙班直出现在地平线上时,赵帅主动走上前去迎接,宋长赢忽然觉得赵帅此时的神情,就像是一百多年前赵帅刚来宋家时脸上带着的容光。

    孙家军阵里也有人在往这边赶来,宋长赢看到对方穿着厚重的盔甲,无法分辨这是孙家哪位大人物来了。

    三方最终交汇在空地上,赵帅对御龙班直最前面的吕树拱手到:“大王别来无恙?”

    吕树笑了笑,旁边的吕小鱼从空间装备里扔出来一副撼山铠,吕小鱼平静道:“穿,或者不穿?自己选。战争之后许你去王城做个富家翁。”

    “谢大王恩赐!”赵帅大喜过望,这句话之后,未来王城一定有他赵姓一席之地!

    旁边的宋长赢面色呆滞,他没想到赵帅离开宋家会走的如此突然,也没想到这武卫军的人竟然已经将王城视作囊中之物。

    解决了赵帅的事情之后吕树看向孙家的那位披甲主帅,吕树打量着对方的面甲笑道:“孙家家主亲至,所为何事?”

    宋长赢惊骇的看向一旁,竟然孙修文亲自领兵而来?不是说孙修文在祖坟守灵吗?算算时间,孙修文守灵也不过七天而已,按照王城风俗,起码要三年才行啊。

    孙修文拉开面甲笑道:“大王果然明察秋毫,带着面甲都被认出身份了。”

    谁也没想到,其他王城豪门均是由家族中比较重要的人物带兵过来,家主都不会参与到这种事情里面,毕竟万一在这里出点什么闪失,那就万事皆休了。

    而孙修文身为孙家家主,竟然以身犯险!

    吕树笑道:“你的胆子倒是挺大,怎么敢亲自来这里?晋升大宗师给你的底气吗?”

    “大宗师不是我的底气,大王想杀大宗师恐怕也没那么困难,我来,那是因为我觉得大王不会杀我,”孙修文笑道:“只有自己来,才能表达十足的诚意,我将自己身家性命摆在大王面前,大王若想取走,我孙修文绝不反抗。”

    宋长赢觉得今天真是开了眼界,先是孙家家主以身犯险,现在一位大宗师在吕树面前却放低了姿态,并且笃定吕树能杀大宗师!

    此时宋长赢发现吕树身后穿着黑色盔甲的那些人,其实手臂都隐藏在腰甲之间,仿佛那里藏着什么至关重要的武器,就连大宗师都能斩杀。

    忽然间孙修文问道:“敢问大王,犬子可还活着?”

    吕树笑了笑,早前就听说孙修文特别宝贝自己的那个儿子,那时候他还有点不屑,因为他总觉得豪门里面就连父子血缘都被功名欲望给稀释了。

    而现在看来,这孙修文身为豪门大宗师第一人,反而是最重感情的那一个。

    吕树说道:“他没事,不过我发现他文化程度还有点低,给他补补课。”

    孙修文笑道:“大王亲自给他补课,那是他的荣幸。”

    知道孙仲阳没事,孙修文才放下心来,这时候吕树问道:“你下了这么大的赌注,总要在我这里求点什么吧?不如聊聊这个?”

    宋长赢竖直了耳朵听着,他也很想知道孙修文到底要干什么,这个时候宋长赢已经彻底不敢插话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孙修文面容渐渐平静下来:“孙修文此来,想求一个天帝之位。”

    吕树愣了一下:“求天帝之位你找我干嘛?”

    结果孙修文忽然拂起衣襟重甲朝吕树堂堂正正的跪拜下去,头深深的埋在两臂之间,将自己一身的命门与命运奉给了吕树,孙修文吸了口气说道:“因为天帝之位就在吾王手中啊,臣孙家孙修文,恭迎吾王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