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谋算总失败,仅仅是一个被陈祖安他们笑出来的梗而已,一定是有人在诅咒他,一定是这样的!

    一方面他觉得确实有太多的不可思议的巧合导致他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另一方面,如果说这不是一个诅咒,那不是变相承认这其实就是他自己思维不够缜密吗……

    他吕小树能承认吗?指定不能啊。

    吕树心中暗自思忖,到底是谁诅咒了他……

    吕小鱼斜眼看着吕树说道:“想什么呢?”

    吕树把自己关于诅咒的担忧说了出来,结果吕小鱼无情反驳:“就是智商不够,不要挣扎了。”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不过来不及多想了,第二名大宗师忽然出现打乱了内殿直的节奏,也让内殿直彻底陷入了险境。

    两名大宗师出手,端木皇启这是铁了心的要杀掉内殿直了。

    只不过端木皇启的情报差了太多,在端木皇启这边,起码他就很难得知吕小鱼如今到底控制了几个宗师级的魂魄。

    如果他知道吕树所拥有的全部实力,那他就应该知道此时此刻安东尼一定带着贾桑伊和主教躲藏在内殿直脚下,等待着他出手!

    吕树豪情万丈的说过内殿直一个都不能少,那就真的一个都不能少!

    当第二名大宗师出现在张卫雨身后的时候,当吕小鱼已经操控着安东尼和主教同时出手剿杀这名大宗师的时候,忽然异变突生,多时未见的孙修文竟然在刹那间一步从虚空中踏出,来到了这名大宗师的面前!

    吕树恍然,孙修文要证明自己的价值,就绝对不会错过如此至关重要的时刻。这是真正的枭雄,每一步都踏在最关键的节点上。

    也许大宗师之前的孙修文还有些旧时豪门的庸碌气,可现在已经成为大宗师的孙修文彻底登上了另一个境界,不论精神还是实力。

    孙修文的忽然出现让偷袭张卫雨的那位大宗师有点猝不及防,他一直在提防着天上的吕树,却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孙修文来横生枝节。

    只不过大宗师毕竟是大宗师,反应速度极快!

    他双手带着青色的手套不知是何材质所铸,原本拍向张卫雨后心的轨迹骤然一变竟是落在了孙修文的面前。

    只是孙修文笑而不语,他发冠上的装饰竟是活了一般,原本安安静静伏在上面的振翅金蝉竟然抖动翅膀以极快的速度扑向了对方的面门,快若奔雷。

    仔细看去,那金蝉嘴上有一根针,似乎能吸人脑髓!

    西都大宗师那一掌还未落在孙修文身上,自己却已经迫不得已的要后撤了。

    论起实力境界来,孙修文初入大宗师肯定没有对方经验丰富,可孙修文敢来趟这浑水、敢来要天帝之位,就有他来的底气!

    孙修文迅速将这名西都大宗师逼的离开了战场,两个人竟是一路朝着城池南方厮杀而去,一时间恐怕难以分出胜负了。

    被围困在内殿直中间的西都大宗师见此情景也有些按捺不住,他冷声传音全城:“尔等还在等什么,再等下去,恐这吕宙没有尔等的藏身之所了!”

    这话是说给西都大贵族们听的,这些大贵族就像是王城里的豪门一样,原本打算置身事外,可这种战争谁能独善其身?

    这个时候不是他们想要和端木皇启以及西都同生共死,而是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有人想过要向吕树投诚,可是还有圣旨在呢,对于他们这些不明真相的人来说难道不是神王宫更加令人敬畏吗。

    他们不清楚这其中的斗争到底纠缠着几方的恩怨,也不知道王城旧事里藏了多少玄机,对于大人物们来说他们也不过是可利用的阶级而已。

    如今神王宫出圣旨的消息早就传到了这里,就连王城豪门都被逼着来送死了,他们又怎么例外?

    一时间西都城池内许许多多的修士从府中飞了出来,他们不得不出手,因为万一端木皇启赢了,他们谁也无法承受端木皇启的怒火。

    观念是很难改变的,他们知道吕树很强,吕树带着的武卫军也很强,可是他们心中还是隐隐觉得端木皇启会胜,因为这数千来一直如此。

    吕树冷笑起来,对于御龙班直来说这也不过是个小插曲而已,他看向西都大贵族中的近百名一品修行者笑道:“还有吗?”

    还有吗?为何会这么问?

    不知为何大贵族们身上骤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忽然发现吕树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宛如一尊高高在上的少年神明,头顶驾驭着涡旋与劫雷。

    只见吕树和卡洛儿对视一眼,卡洛儿忽然手中多了一柄永恒之枪朝那片悬浮着西都大贵族的天空飞去,与此同时天空中的涡旋竟然响应了永恒之枪!

    天上银色的匹练蜿蜒而下,就像是把世界给割裂开来,如果这是一副画卷,那么这雷霆就是撕断画卷后留下的深渊裂痕!

    天道之威,即便强如大宗师也必须严肃面对,而现在这天劫之下的人只不过是一群一品而已!

    一品再多,也不过是一品!

    大贵族们终于明白吕树为什么要问一句“还有吗”了,因为吕树嫌他们人数太少!吕树想要把整个西都贵族全都一网打尽!

    在今天之前,大贵族们从来都没听说过哪个一品需要渡劫的,从今天开始,自他们以后便有了!

    永恒之枪速度极快以至于大贵族们根本来不及躲闪,那杆永恒之枪就像是开启天劫的钥匙一般,所有天劫劫雷竟是全都被接引到了大贵族们的面前。

    似乎还有点不放心似的,吕小鱼竟催使着安东尼从地面升起数不清的沙土囚栏将这些贵族全数禁锢其中。

    此时天为龙卷,地为牢笼,雷劫洗礼,万念俱灰。

    闪电蜿蜒过去,囚笼竟是什么都没剩下了,远处被困在内殿直当中的西都大宗师心中有绝望将他不断拉扯进深渊,他身后西都行宫里的那位天帝至此都没打算出手,为什么?

    放弃了吗?

    原本四处逃窜的西都百姓们看到这一幕全都愣住了,他们只听见天上的少年笑着问道:“还有吗?”

    无人敢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