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虎营的主帅并不像李凉那样身先士卒冲在前面,或者说两方的战略本身就不同,将虎营是传统的打仗,而御龙班直则更像是一支特种部队……

    就是这特种部队的人数有点多了,实力还有点强。

    现在李凉已经判断出这将虎营的命门所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便是夺旗,还有斩首!

    作为原先的政敌他简直太了解将虎营了,那个刚愎自用的主帅肯定会将指挥权紧紧的握在手里,只要杀了这个主帅,将虎营立马不攻自溃。

    “黑炭,待会儿你来掩护,我来夺旗!”李凉在通讯频道里面吼道。

    “好!”李黑炭兴高采烈的吼了一嗓子:“你来掩护,我来夺旗!”

    “……”李凉发现这么跟李黑炭交流是行不通的,他再重申了一遍:“李黑炭掩护,李凉夺旗!”

    “奥,”李黑炭的声音稍微有点沮丧。

    李凉是真的有点看不懂李黑炭了,这是真耿直还是假耿直啊。

    如今内殿直在围杀大宗师,陈祖安和成秋巧也在那边,御龙班直里面剩下的一品高手就剩下李凉和李黑炭了,所以李凉还不能把李黑炭撇下,如果说现在的御龙班直是一柄剑,那么李凉和李黑炭便是这柄剑的两个刃面,有他们在,御龙班直后面的人便能轻松太多!

    将虎营那边虽然喜欢纸上谈兵,并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可当下里御龙班直的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傻子都知道李凉等人想要斩首!

    铺天盖地的将虎营犹如蝗虫一般朝着御龙班直扑来,可是御龙班直始终像一柄烧热的剑,一剑便插进了一块蜡烛之中,将虎营重来的士兵只能不停的变为尸体!

    虽然李凉对将虎营诟病已久,但他不得不承认,若是寻常军队被杀成这样恐怕早就溃败了,而将虎营现在仍然前仆后继,悍不畏死!

    印象里将虎营没有这么厉害啊,一直在西都里面养尊处优没打过仗的将虎营怎么会有这样的意志?忽然间李凉愣了一下,他随手捉住一个将虎营士兵大声问道:“你们吃了什么药,竟然这么玩命?”

    只见那将虎营士兵被捉住了都还在努力想要把长刀砍在李凉身上:“我们的家人全被囚禁了,你们不死,他们就得死!”

    李凉沉默了一下然后一剑割断了对方的脖颈:“战场就是战场,这就是你我的宿命!怨不得别人!”

    这一路上尸骸铺路,李凉知道身后已经血流成河了,他很想回头看看这一壮阔的场面,可是他还不能回头!

    踏上这条路,就必须走到底!

    御龙班直就在李凉的身旁,他们忽然感觉李凉有点悲怆,李黑炭推了李凉一下:“想啥呢?”

    李凉没防备背后冷不丁这么一推差点一个踞趔趴地上,他回头怒目而视:“兔死狐悲不行吗?”

    李黑炭眼睛一亮:“这我要跟你说说了,这个词你用错了,原意是兔子和狐狸结成共同对抗猎人,兔子死了狐狸因为失去盟友而悲伤。狐狸是真悲伤。表示对同盟的死亡或不幸而伤心,将虎营跟我们可不是同盟。”

    李凉被噎了半天:“我是让你来给我普及知识点的吗?赶紧杀人夺旗!”

    他忽然觉得大王让李黑炭读书到底是对还是错啊……

    此时此刻御龙班直距离将虎营军旗的位置已经非常靠近了,对方似乎有点慌张,因为军旗方向的将虎营开始迅速后撤。

    这个最关键的时间便能看出将虎营的外强中干了,看似很强大,其实不堪一击!

    当将虎营的军旗开始随着队伍逃窜时,其余的将虎营士兵便开始迷茫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

    只不过这时候李凉发现,终究还是李黑炭要更靠近将虎营令旗一些,他忽然改变的作战计划,在通讯频道里面吼道:“黑炭你来夺旗,我掩护你!千万不要硬敌,对方一品高手一定多于两名!”

    刹那间李凉便带人顶上了周围的所有压力,不让李黑炭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李黑炭轰的一声便飞到了军旗附近将对方一群人给撞的人仰马翻,这撼山铠仿佛天生就是给李黑炭这种莽夫准备的一样,如虎添翼!

    将虎营这边不管是士兵还是主帅都慌了,生死当头他们哪还有心思管军旗啊?

    李凉看到这一幕便松了口气,稳了!

    然而下一刻,李凉忽然看到李黑炭竟然硬生生将军旗夺了过去,然后转头就跑。将虎营主帅愣了一下便意识到军旗的重要性,这不行啊,让这黑货扛着旗乱跑下去整个将虎营的布局都乱了,因为大家都是看令旗行事的!

    这一想他就慌了赶紧带人去追。

    李凉愣了半晌,夺旗通常来讲只是一个形容词,就是说要把对方的军旗给夺过来毁掉,而不是像李黑炭这样夺了赶紧跑……

    当然李黑炭肯定不认同李凉的观点,他觉得字面上来讲,他才是“真·夺旗”!

    可是你要人家军旗干嘛使啊!!!

    于是场面忽然就混乱起来了,李黑炭一个人在前面扛旗跑着像是马拉松运动员似的,而后面一大群人跟着跑,西都第一届马拉松运动会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开始了。

    吕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气笑了,不过他很快就发现,原本布局在西都城内还有大半的将虎营忽然开始乱了起来,这些人是埋伏着准备袭杀御龙班直的,结果他们也不知道军旗被夺走了,现在军旗一动,他们也跟着动了起来。

    有隐藏在屋舍顶上的将虎营观察这外面,因为城中视野被房屋遮挡的缘故所以看不清状况,只能看到巷子间一面高出屋顶的军旗在快速移动着。

    有人小声商量道:“这军旗移动的方向太古怪了,不会是军旗被夺了吧?”

    有人摇头道:“谁夺旗了会把军旗留着啊,不可能的,咱们别隐藏了赶紧跟上,这是冲锋的旗令!”

    吕树给吕小鱼使了个眼色,既然埋伏的人都动了,那就正好把他们给一网打尽。

    说实话将虎营那些埋伏着的士兵真没想到会有人夺旗之后到处乱跑的,一般情况下夺旗之后就会毁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