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黑炭夺旗意外的让整个将虎营都动了起来,李凉原意是只要让将虎营成为一盘散沙就可以了,结果现在出了这种状况,却把整个将虎营都给扯了出来!

    而安东尼便带着贾桑伊和主教开始了疯狂的收割,城池里面追随军旗而动的将虎营士兵就如同麦子一般,一片一片的倒下。

    吕树平静的看着全城的残骸说道:“端木皇启被抛弃了,棋盘上没有他的位置了。”

    这个时候幕后黑手都还未出现,恐怕是要旁观着端木皇启走上绝路,这满城的残垣断壁与安静的西都行宫相映起来,充满了残酷与冷血的味道。

    对方抛弃端木皇启,就像是端木皇启抛弃了那两名大宗师与将虎营一样,并无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世上的阴谋诡计者最终会被时间推往深渊,从无例外。

    此时内殿直围困的大宗师也到了将要力竭的时候,将虎营已经成为历史。

    那位西都大宗师身上的袍子忽然无风自动起来,张卫雨等人赫然发现那蟒服袍子上的黑蟒竟然动了,只不过与那十二名蟒服客卿不同,蟒服客卿的黑蟒凝聚了法相后硕大无朋,可吞人血肉。而这位大宗师身上的黑蟒却钻到他自己的手臂上一口咬下吸食鲜血,而后竟分解成了一枚枚极细的黑针!

    张卫雨在通讯频道内大吼:“老小子要玩命了,小心!”

    他话音刚落,所有人便听到叮的一声,一枚黑针竟悄无声息的飚射到了张卫雨的面门,还好张卫雨躲闪及时,那枚黑针仅仅在他头盔上留下一道刻痕。

    然而撼山铠多么坚固大家都心里有数,这黑针若是躲闪不及恐怕真的能当场杀人,而且黑针如牛毛,数量实在太多了!

    就在此时张卫雨等人竟听到有人倒吸冷气的声音,他们寻着声音望去赫然看到陈祖安已经拉开了面甲,长大了嘴巴朝黑针飞射的方向吸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那位西都大宗师在内!

    下一刻,那些黑针仿佛不受控制似的竟然全都被陈祖安吸进了大嘴巴里,就连西都大宗师的操控都不好使了!

    张卫雨都懵逼了,这又是个什么神仙天赋啊!?不是说陈祖安仅仅比较能吃吗,这怎么什么都吃啊!

    旁边的成秋巧急了:“你咋啥都吃呢,小心有毒!”

    陈祖安抹了抹嘴巴笑道:“放心,我的胃是个独立的空间,根本不怕有毒!”

    西都大宗师愣在当场,他纵横吕宙上千载,不知道和多少高手交锋过,今天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古怪的功法,他喃喃道:“这是什么术法?”

    陈祖安洋洋得意道:“吞天!”

    他身旁的成秋巧听了直翻白眼,真不要脸。然而那位西都大宗师却信以为真了,张卫雨趁此机会在通讯频道中低喝一声:“动手!”

    那西都大宗师本就是强弩之末,被天下潮的潮汐碎片围困当中动弹不得,现在失去了最后的搏命手段已经万念俱灰!

    “来自赵庆勇的负面情绪值,+1000!”

    此间似乎已经尘埃落定,一场大战终究会结束的,而结束之后战场里面还有什么呢,只剩下倒塌的屋舍和妇孺的哭声。

    将虎营的尸体铺路,有些甚至扭曲的挂在断墙上,也许生前还是个挺英武的汉子,现在却只有亡魂了。

    只是此时吕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感觉到有一股能量犹如流星一般朝着吕小鱼汇聚而去,那能量是无形的,只存在于吕树的感知之中,其他人甚至压根就没察觉到这回事。

    这些能量从何而来?吕树惊异间心想,这不会是战场中的所有将虎营亡魂吧,也包括了那位西都大宗师的!

    吕树低声问道:“第五层主星上有了新的天赋吗?”

    吕小鱼默默的点点头,却没解释什么,吕树也没多问,这就是两个人的默契。

    之前吕树以为吕小鱼的暗图会在第六层主星时才有新的质变,因为他的星图里第六层主星除秽就是一种质变,甚至凝聚了人形,更有了执掌心劫的白色火焰。

    只不过没想到,吕小鱼的暗图竟然在对应扭头葫芦的第五层主星便有了新的天赋神通,想想也是,他的前四层都是剑:吞贼大剑、雀阴、伏矢、尸狗,到了葫芦这里就变的不太一样了。

    吕树望向西都行宫,那里就是自己西州之战的终点了。

    当然他很清楚,杀掉端木皇启并不是什么终结,只不过是那场恩怨里的真正序曲而已。

    此时御龙班直站在战场当中喘息着,这场战斗的强度超乎想象,纵使是李黑炭、李凉他们这样的一品高手也有点疲惫了,但是没人坐下休息,仅仅是拉开面甲喘息而已。

    空气中有些腥臭,那是血液在地上流淌又干涸后的味道,这座西都城池没法住人了,就算勉强住下去恐怕也会生病。

    李黑炭抬头发现吕树正朝着自己飞来,他有点慌了,小声嘀咕道:“怎么办,大王恐怕是生气了。”

    李凉没好气的说道:“你也知道自己刚才有多莽撞吗,你还知道害怕?放心吧,大王也不会真给你训到狗血淋头,他知道你进步已经很大了,他说什么你就说自己可以继续学,愿意继续努力进步就好。”

    此时吕树已经来到李黑炭的面前,他瞪着李黑炭没好气的说道:“挺能耐啊扛着人家西州的军旗到处乱跑,号令将虎营是不是特别好玩,咋的,当御龙班直不过瘾?你还想当西方天帝?你觉得你行吗?”

    李黑炭愣了半晌说道:“我可以学。”

    吕树:“???”

    李凉:“……”

    御龙班直全体:“……”

    “滚滚滚,”吕树转身就走:“打完仗老老实实跟我回地球,我单独辅导你文化课!看着你写作业!”

    “来自李黑炭的负面情绪值,+199……”

    说着,吕树抬头望去,西都行宫大门敞开,可主殿里一片黑暗。

    他慢慢的朝前走着,御龙班直与内殿直慢慢汇集在他身后,就像乌云一般压向那座阴翳的行宫。

    ……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