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76、女人与女人(第一更)
    北州境内。

    如今吕宙已是晚秋的季节,北州有一处山脉到了这时便会铺满漫山的红叶,接天连日般的火红一片,就仿佛花朵一般绚丽。

    这世上的叶子大多数没有花朵好看,不然怎会有绿叶衬红花一说?

    只是有人到了这里看到山谷内外的红叶便会感慨,原来叶子绚烂起来,就没有花朵什么事了。

    山间有石阶一路通往天上,而这石阶上有两人一路登天。

    虎执看着前面飘然若仙的云倚忽然有点感慨:“咱们等身上的火锅味散了再上去行吗?”

    云倚头也不回的冷声道:“时不我待。”

    “你刚才吃火锅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虎执小声嘀咕道。

    世人都觉得傀儡师里面其实虎执最霸道最沉默寡言,然而在云倚等人眼中其实是虎执最憨厚,最好欺负,嘴也是除了大哥以外最碎的。

    大概这就是所站的角度不同,便会有不同的感官吧。

    这段时间里云倚和虎执一直都在寻找着关于傀儡师大哥的消息,他们想要确定那位大哥到底有没有死亡,或者埋葬在哪里。

    可是寻着当年被追杀的路走回去,他们却发现那条路上的所有痕迹都好像被人刻意的抹掉了,就仿佛那里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厮杀似的。

    如果不是当初虎执曾与人争斗时横推掉一座山峰,恐怕俩人会觉得那场厮杀都是择梦编织的一场梦境。

    没有大哥的坟墓,也没有见到大哥的尸骸,然而不知为什么云倚总觉得心中竟是隐隐有了一丝欢喜,因为没有消息,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好消息。

    这几天,云倚极为偏执的认为大哥其实还活着,只不过不知道在哪里而已。

    而今天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一个人,那个人手里养的生灵能帮他们找到答案。

    “往生蝶百年才破茧,你确定那老小子愿意把往生蝶给我们用么,”虎执嘀咕道:“要知道往生蝶用一次便死了,而且现在可能恰巧还在成茧期,根本用不成。”

    “能不能用,得找到他才知道,”云倚平静道:“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不行?况且他有什么资格不愿意给我们用,凭他有九条命吗?九条命恐怕都不够。”

    虎执不吭声了,现在的云倚杀气有点重,自己还是别争辩比较好。

    只是他很确定,如果那往生蝶的主人不愿意将往生蝶交出来,恐怕真的会死。

    傀儡师是什么人?曾替神王执掌天下,主一切杀伐。

    这样的人为了寻找大哥恐怕会不择手段,他们有一万种方法能让对方后悔自己曾做过拒绝傀儡师的决定。

    虎执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吾王可不会认同你这么做,以前的不会,现在的那位更不会,”虎执嘟囔道。

    “吾王不也是这几百年才开始修心养性的吗,”云倚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现在这位等他坐上王座再说吧。”

    “那一天不会太晚,”虎执笃定说道。

    “放心,我就随口一说而已,你现在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云倚在石阶上加快了脚步,似乎不想听虎执说废话。

    “你见过那个养往生蝶的吗?”虎执好奇道。

    “没有,”云倚回答道。

    “那我们认错人怎么办?”虎执追问。

    云倚骤然回头盯着虎执:“你想干嘛?”

    虎执愣了一下:“你看你,川州火锅吃多了有点上火啊……”

    “行行行,今晚不吃火锅了,你可以闭嘴了吧!”云倚转身继续迈开大长腿拾阶而上。

    虎执美滋滋起来,只不过这时候他忽然说道:“我一直觉得我们好像被误导了什么,因为地球那边有些事情和这边是对不上号的。”

    “你指的什么?”云倚愣了一下问道。

    “当初是何人追杀我们,”虎执说道。

    “六个魂魄和一个从未见过的大宗师,这还用说吗,除了那位的魂魄谁有资格追杀我们?”云倚不解道,这是事实啊,他们与对方是实打实交过手的。

    其实单打独斗起来傀儡师稳占上风,可偏偏诡术一早就被封印在世界树的那方世界里,而择梦又是心怀鬼胎一路上没少暗中作祟,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打得过对方。

    而云倚他们逃到地球后始终认为神王宫里新王便是吕洛儿的原因就是,这世上能拘禁、驱使魂魄的只有吕洛儿一人而已。

    虽然当时疑点很多,但这一点是根本无法仿冒的啊,虽然老神王的很多秘密他们都还不知道,但傀儡师毕竟是最了解老神王的人,比如张卫雨不知道的洗髓果实,他们就知道。

    所以那个时候傀儡师都知道吕洛儿的功法是老神王给的,一阴一阳,功法双生,独一无二。

    虎执说道:“那个时候我们看到魂魄就觉得应该是吕洛儿在出手,甚至那些魂魄都与她驱使的一模一样,可是你也许都忘了,她曾经有一次无意中说过她驱使的魂魄其实可以变换形体,那么有其他人驱使的魂魄变成那样也是可以的。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并不熟悉吕洛儿所驱使的魂魄,所以就无法从功法上判断。”

    云倚皱眉:“你为什么要说这个?难道还能有其他人懂得驱使魂魄的功法?”

    “23年前神王宫事变之后你可曾见过吕洛儿?”虎执反问道。

    “也许她藏在某处伺机报复,她可能以为诡术与张卫雨所为是老神王授意的,”云倚说道。

    “你们女人之间可能天生就有点不对付,”虎执慢吞吞说道:“但我觉得吕洛儿并不是那种会藏在某处伺机报复的人。”

    云倚挑起眉毛:“你看不起女人?”

    虎执:“???”

    什么跟什么啊就上纲上线了,虎执解释道:“我只是觉得你一直被主观的情绪干扰,所以对吕洛儿一直带着排斥的情绪啊。”

    “那又怎么样,我排斥谁是我的权力,”云倚冷声道,这个时候的云倚不再像是一个冷静御姐,更像是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是不需要讲道理的。

    “但是你有没有假设过,如果卡洛儿就是吕洛儿呢,卡洛儿今年23岁,”虎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