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79、独行,泪诀(第二更)
    让云倚与虎执最恶心的是对方藏在背后的那个心思,故意把魂魄改变成傀儡师大哥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恶作剧一样。

    现在云倚和虎执甚至有点不清楚对方到底来干嘛的,说对方是故意来恶心人的他们都信!

    蝶散人的魂都要吓飞了,他哪见过这么多大宗师同时出手啊,整个山峰都像是要蹋了似的。

    曹青辞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云倚与虎执出手,那两名魂魄虽然也位列宗师,可他们与傀儡师单打独斗起来还是弱了一点。

    只不过曹青辞明白,魂魄最大的优势并不是战力有多么强悍,而是它们杀不死。

    只要宿主还在,没几天它们便能重新凝聚。

    那两名魂魄出手时并没有显露自己的功法,而云倚和虎执的两具钢铁傀儡则大开大合间让对方根本无法招架。

    每次交手的瞬间,整个山谷内外都有数不清的红叶被剧烈的震颤给抖落地面。

    一时间整个山谷像是下起了一场红叶飘零的雨,可这美如画卷的时刻,却藏着太多的杀机。

    就在傀儡师与魂魄交手的时候,忽然有几十片红叶像是被风逆流拂上来了似的,轻若无物。

    那些红叶自然而然的飘了几下,纷纷又落在了地上,可是有一片红叶却始终飘摇着,似乎有山间的微风在拖着它。

    可是下一刻,当它出现在蝶散人身边时竟然消失了一瞬,准确来讲不是消失,而是飞行的速度太快了!

    有出刀声将整个世界都劈开了一般,蝶散人面色苍白的看着面前,他只能看到一道白光闪过,而后一片被斩成两半的红叶终于失去了所有力量坠落在地上。

    曹青辞收刀回鞘,她不信有她在,谁能悄无声息的暗杀了蝶散人。

    在她面前若是实力碾压也就罢了,若是只想取巧,那么终究会自取其辱。

    而且这片偷偷袭来的红叶也暴露了对方的意图,其实对方就是不想让云倚和虎执利用往生蝶找到傀儡师大哥!

    此时对方的计划失败,并且自知魂魄并不能正面胜过云倚与虎执的情况下,竟是自行消散掉了。

    云倚看向曹青辞欲言又止,曹青辞忽然说道:“明月晔还没有死,若是18年前就死了,那魂魄早就消散,对方根本不怕往生蝶的存在。而现在他们煞费苦心的赶来这里,其实就是担心往生蝶找到明月晔的位置,或者发现某些真相。”

    云倚皱眉:“你不能叫他一声大哥吗,泪诀?”

    云倚直接叫出泪诀这样的名字,是因为曹青辞表露的痕迹太过明显,除非是泪诀回来了,哪个地球人会忽然跑到这里来?

    就连云倚和虎执都是临时想起还有往生蝶这种东西,那幕后之人似乎也是跟着过来的,可曹青辞早就隐匿在这里了。

    其实曹青辞在这里不是为了杀人的,而是想分辨一下敌友。

    只不过让云倚没想到的是,曹青辞竟然连大哥明月晔都怀疑。

    曹青辞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也许他也和择梦一样参与了这件事情,我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确认他是否死亡,既然他没有死,那么他又在哪里。”

    云倚凝视着曹青辞的眼睛:“你还不相信大哥吗?”

    曹青辞沉默了,前世的18年前,那个夜晚她抱着年幼的吕树狂奔在无人的街道上,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吕树在哭,哭的撕心裂肺。

    她就抱着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只希望能给那个婴儿一丝温暖,唱儿歌给他听。

    那时候的泪诀已经走进了绝境,前后左右包围而来的,都是要杀她的人。

    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生的希望了,只能把生的希望留给吕树!因为那就是她要守护的全部!

    曹青辞不想再经历那样的绝望了,决不!

    她平静的看向云倚:“我如今除了吕树,谁都不信,不信你,不信虎执,一样也不信明月晔。”

    “大哥不是那样的人!”云倚解释道,她不想曹青辞对这个世界有如此多的敌意。

    曹青辞摇摇头:“等一切都水落石出了再说这种话吧。”

    曹青辞很沉默寡言,所有的同学对她都是这样的印象,不是她早早的便觉醒了记忆,而是她年幼时便经常做梦,梦里有一首小星星,还有冰冷的武器,与滚烫的热血。

    随着成长,梦里的内容越来越多,她也越来越沉默。

    后来曹青辞发现执行任务时,杀人与血腥能让她回忆起更多的事情,于是她不停的去找聂廷申请任务,直到终于有一天她回归了泪诀的身份。

    没有什么矛盾,曹青辞就是泪诀,泪诀就是曹青辞,所以她才会主动报物种研究专业,所以她才会去泪诀的无字墓碑前静默,所以她才不反对吕树的任何决定,哪怕在别人眼里她才是甲级资质中的真正天才。

    与曹青辞而言,所谓的甲级资质跟神王如何相提并论?放在一起对比都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了。

    没人知道,当物种研究专业一起去吕树家里吃饭的时候,当曹青辞吃下去吕树做的第一口菜时,差点哭出声来,还好她忍住了。

    浩劫余生,漂洋过海,终见陆地。

    大概归宿的意义便是这十二个字了。

    然而就在此时,远处山脉里燃起浓浓的白烟,蝶散人见到这一幕如丧考妣的哭喊道:“我的往生蝶!”

    说着他便朝那片山林里冲去,云倚和虎执这才意识到往生蝶原来藏在那里。

    幕后之人将他们拖在这里,其实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找到往生蝶而已,云倚叹息,往生蝶没了,想要找寻大哥又要再想别的办法。

    曹青辞收刀在腰间转身就打算踏入虚空,云倚在她身后喊道:“你和我们一起走吧!”

    曹青辞摇摇头:“我知道你们在地球上就有机会杀他,但是你们没有出手,这是我们现在对话的信任基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能完全信任你们。相比曾经的并肩作战,我现在更喜欢独行。”

    云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曾经的泪诀是傀儡师里最单纯的那个,也是最快乐的那个,所以18年前风雨夜她隐约猜到可能有内鬼后依然同意泪诀来背负那个箱子。

    而现在的泪诀,不,是现在的曹青辞,已经彻底改变。

    这个结,似乎只有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才能重新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