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80、将死之人(第一更)
    西都城内,吕树清晰的感受到西都行宫中只剩下一束能量存在,那能量犹如冲天的火炬一般让人无法忽视。

    只是这火炬从未晃动过,就算对方手下的两个大宗师都死亡了,对方也从未有走出行宫杀敌的打算,只是静静的旁观着,就仿佛外面的震天喊杀声都与自己无关一样。

    吕树忽然在想为什么端木皇启如今像是放弃了抵抗似的,甚至他曾以为端木皇启是不是已经死了,不然为什么始终都没有露面。

    可是能量波动不会有假,死人是不会有能量波动的。

    吕树一步一步的走进西都行宫,穿过红墙灰瓦的高耸围墙,这里已经没有守卫了,守卫尽数战死。

    御龙班直便跟在吕树的身后,盔甲摩擦的哗哗声就像是实质的杀气,张卫雨等内殿直则身穿撼山铠逡巡在天上,他们巡视着地面,防止行宫内还藏着什么漏网之鱼。

    所有人拱卫着吕树,这个时候吕树便像是一个真正的神王,终于回归。

    张卫雨他们发现西都行宫的女眷已经不见了,端木皇启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年年都有选秀女的活动,有人戏称西州的美貌女子早就尽数被端木皇启纳入宫中。

    西都行宫,虽然称为行宫,但那只是因为神王宫的存在导致四方天帝取名有所避讳而已,事实上天帝行宫甚至要比神王宫更加恢弘与奢华。

    要论奢华程度,神王宫反而要相对简陋一些。

    张卫雨等人落在后宫之中,有人推开一座寝殿的大门时差点吓一跳,那寝殿中有数不清的白绫,竟是端木皇启早就将后宫女眷全部赐死。

    那些从屋顶悬坠下来的白绫,每一条都悬挂着一个刚刚逝去的生命,曾经她们是多么的美艳动人,而如今也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

    张卫雨叹息一声,但是并没有多么动容。

    这人世间比眼前景象更加惨烈的事情比比皆是,他们来不及同情谁,也无意同情谁。

    同情在战争中便是最无用的情绪,胜者生,败者死,这就是命!

    当年老神王征战的时候,端木皇启他们同样将别人逼到绝境,一国君主连同皇后一起自刎的事情都不止一件,比这更残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只是问题在于,难道端木皇启从来都没想到自己会胜利吗,为何早早的便赐死了她们?

    这世上向来只有断定自己大势已去的人,才会做这样的选择吧?

    此时再回想起来,不管是将虎营阵亡还是西都的大宗师身死,端木皇启那冷眼旁观的姿态就像是在亲眼见证自己的衰落一般。

    只是平静的看着。

    张卫雨等人搜寻整个西都行宫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他们来到西都行宫后院的时候,这里赫然有一片墓地。

    张卫雨数了一下,数量刚好九十九个。

    这宽广而幽静的院子里面有着酒味,他看向墓地前面的地面,好像有人之前带酒来到这里祭奠了亡魂。

    是端木皇启来祭奠的吗?除了端木皇启好像整个西都行宫也没有别人了吧。

    杀了活人,转瞬却来祭奠亡魂,这让张卫雨有点彻底看不懂端木皇启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有人疑惑不解:“端木皇启竟然专门为他们在皇宫里设置了陵寝,我以前听说过西都行宫里面有一处寻常人不得靠近的院子,但却没深究过里面有什么。”

    张卫雨看着墓碑上的名字叹息道:“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么我知道他们是谁了,当年神王最终一战便发生在西州,当时庆国实力强劲,老神王在西都外面便遭到了疯狂抵抗,那个时候神王便派端木皇启率一百死士来西都斩首,最终庆国国主身死,而端木皇启他们也只剩下最后一人,也就是端木皇启。”

    旁边的内殿直看着九十九座墓碑愣住了,因为数量是能对上的!对于内殿直来说,那场战争要比他们出生还要久远,他们许多人也不过活了几百岁而已,就算曾经吃过稀释的洗髓果实,但实力受限导致御龙班直更新换代过几批。

    如今的张卫雨等人根本没有亲身经历过那场战争,一直心向往之。

    有人不解:“端木皇启还能有如此重情义的时候?”

    在大家印象里端木皇启从来没有信任过谁,就连自己亲儿子都能无情杀死的人,竟然会惦念其他人?

    张卫雨摇头道:“就算是我们口中相传的圣人也会有缺点,也会犯错,那么一个恶人又怎么可能没有让人敬畏的地方?我们谁敢说真正的了解端木皇启?只能说这世间的人和事都不是非黑即白的,我们都是矛盾的集合体。”

    有人看向墓碑,只见每一个墓碑上面都孤零零写着墓主人的名字,这时候有人惊讶了一声:“那边还有一块墓地和墓碑,只不过墓碑还没竖起来而已。”

    内殿直看去,赫然发现那墓碑上写的竟然是端木皇启自己的名字!

    大家面面相觑,一代枭雄竟然给自己留了一块墓碑。

    “走吧,不论如何这场战争必须结束了,”张卫雨说道:“而我们只需要坚定的站在吾王身后即可。”

    此时吕树来到主殿门前,里面一片黑暗,他站在门口,就像是与黑暗中的端木皇启无声对视。吕树的身后有御龙班直跟在身后,内殿直也回到了他的身边。

    而此时,宫殿忽然开始沙化,裹着琉璃的瓦片转瞬间开始变成沙土,沙沙的从屋顶滑落下来。

    整个奢华的宫殿就像是被时间风化了一般,瓦没了,墙也没了,树立的石柱也没了,满是衰落的沧桑感。

    当宫殿消失时,才显露出里面的景象,不再黑暗,而端木皇启便坐在主殿上位的龙椅上闭目养神。

    对方神态平静,穿着与文在否一模一样的天帝衮服。

    吕树凝视着对方,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衮服穿在端木皇启身上才像是真正的天帝一样。

    印象中很多帝皇多疑且暴虐,本该就是端木皇启这样啊,反而是文在否不太像一个天帝,更像是老神王的御前侍卫统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