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81、深渊凝视(第二更)
    黑暗的宫殿已经不存在了,安东尼将整座宫殿都给土崩瓦解,余下的只是一个孤独的龙座,和孤独的端木皇启。

    平日里那龙椅便象征着端木皇启的权柄,西都众臣都需要对那龙椅的位置顶礼膜拜。

    然而现在,那龙椅与巨大的孤独感让它就像是一尊墓碑一样。

    吕树看着端木皇启说道:“你猜到自己今天会死,对吗?”

    张卫雨已经把后宫中的发现小声的告诉了吕树。

    端木皇启慢慢睁眼看向吕树:“谁也猜不到自己的未来,但我向来会做最坏的打算,当年征战时,每一次我都抱着必死的决心,但这样反而置之死地而后生。两千多年前,我奉命斩首庆国,从西都东面一路杀到皇宫里,我知道没人会来支援我,我们这一百人死了便是死了,不会像说书先生嘴里的故事一样峰回路转,所以我就只能为自己挣命。”

    端木皇启回忆道:“西都的那些士兵看着我们孤零零的一百人,就像是在无声的嘲笑,但他们想不到的是,我们就在那千军之中,当着他们的面杀死了庆国国主。我站在庆国国主尸体旁边,将他的头颅挑在我的黑龙矛上,回头看向身后,只有尸山与血海,我想这大概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了。”

    说完,端木皇启仔细端详着张卫雨他们身上的撼山铠:“没想到,同样是在西都,同样是撼山铠,只不过我端木皇启竟然成了要被杀的那个。这世道真是离奇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这次可不太一样,”吕树笑了笑说道:“我很想知道,你被抛弃的感觉如何?”

    端木皇启陷入沉思,而后忽然开口说道:“这世上很多人都曾以为自己才是那个执棋的棋手,结果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只是一枚棋子,我端木皇启不是第一个这样想的人,想来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与你同谋者是谁,”吕树声音渐渐的冷了下来:“你告诉我,我让他下去与你作伴。”

    端木皇启忽然诡异笑道:“这就想要从我端木皇启嘴中问出秘密,是不是太简单了一点?”

    “你不恨他么?”吕树平静说道:“这场战争里我一直在等着有人出手救你,结果并没有人出手,似乎你的同伴认为你死了要更好一点。”

    “不不不,”端木皇启摇头道:“起码你说错了一点,我与他不是同伴,我端木皇启也不需要同伴。我从未指望过会有人来救我,我也不需要谁来拯救。”

    吕树默然,他忽然感觉,不像是这世界抛弃了端木皇启,更像是端木皇启抛弃了整个世界,连同自己。

    “你这辈子就没有过同伴吗?”吕树问道。

    “有,我的同伴是随我出生入死的那九十九人,只不过他们如今都已死去,就葬在我这行宫的后面,”端木皇启笑道:“这世上只需要有他们陪伴我,便足够了。”

    不知为何,吕树忽然觉得这个传说中的西方天帝心中有着太多的矛盾,原来那个多疑暴虐的天帝,心里也有可以信任的人。

    只不过那信任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吕树想了想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有时候你的孤独,其实只是你不能信任别人而已?”

    端木皇启反问道:“这世上有可以信任的人吗?”

    吕树平静道:“我以前跟你想的一样,觉得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值得信任的人,但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若是这世界再也没有可以信任的人,那才真的很无趣。”

    端木皇启笑了起来:“你都能起死回生,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你若是想在此时劝说我,还不如与我打一场来的痛快。”

    吕树忽然觉得,有时候一个人四十岁的时候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就已经定型了,更何况端木皇启是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谁劝说恐怕都没什么用处。

    而且他也没必要劝说,因为端木皇启今天就得死。

    很多人希望别人认错,其实是希望别人认同自己的观点,而吕树不需要端木皇启认同自己,他只需要杀死对方,杀死那些想杀他的人,然后回到地球,就这么简单。

    吕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那个人呢?”

    “撼山铠都在你手里了,还用说吗,”端木皇启淡定道:“张卫雨也在你身边,刘宜钊也在你身边,你还能是谁?他们又会臣服于谁?”

    吕树忽然发现,忠诚就是张卫雨身上的标签,只要谁带着张卫雨,谁就是神王啊……

    “当初你也为神王出生入死,可有想过今天自己会背叛他?”吕树好奇道。

    “那时候哪里想过这些,”端木皇启手指敲击着龙椅:“能活着就不错了,不过你以为只有我是这样吗?”

    “还有谁?”吕树问道。

    端木皇启笑道:“你不是也在改变吗?一场轮回之后,还不是杀了这么多人?”

    “你知道我为何轮回?”吕树好奇道,老神王应该不会与端木皇启说这种事情吧。

    “以前我以为你是真的死了,现在才明白只不过是一场轮回而已,至于你为何轮回,能杀死你的,不是只有你自己吗?”端木皇启语气开始变的轻松起来,甚至不再有那么多的阴翳与黑暗:“你的心病,不是在征战时就已经有了吗,这个我还是能感受到的。”

    吕树摇摇头:“实际上你错了,我不是他,他也不是我。”

    “这个不重要,”端木皇启摇摇头:“重要的是,你最终仍旧走回了这一条老路,又杀了这么多人,又制造了这么多的杀孽,你与他又有什么区别?你需要明白的是,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

    李黑炭忽然举手打断道:“这句话我听过,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尼采说的!”

    场间忽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默默的看向李黑炭,而李黑炭有点心虚的慢慢把手收了回去……

    端木皇启说道:“准确讲,是你凝视深渊时,可能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