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82、一场好梦(第一更)
    吕树愣了一下,就像是那些为了拯救公主的屠龙勇士最终会变成巨龙一样,凝视深渊的人也终究会变成深渊,端木皇启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也许老神王重新进入轮回时并没有想到,这一世的自己仍旧会重新走上正途,手上也重新染上鲜血。

    “他不会,”此时有人掷地有声的说道。

    吕树转身看着身边的吕小鱼,他没想到这时候吕小鱼会忽然开口,而且他也不知道对方为何会如此笃定。

    吕小鱼看着端木皇启冷冷说道:“他就是掉进深渊里,我也会亲手把他给拉出来!”

    吕树转头看向端木皇启笑道:“听到了吗?”

    端木皇启陷入沉思:“这大概才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吧,让我意外的是,你们今日真的没死一个人,你确实和他不一样。可能你以为我是忌惮撼山铠,其实我只是不想打坏它们而已,那撼山铠里面的心口位置,刻着他们每个人的名字。”

    吕树没听懂这句话具体什么意思,然而下一刻端木皇启竟是暴起出手,一步之间便来到吕树面前,悍然一掌按向吕树的胸口。

    衮服震动间,端木皇启就像是一头怒发须张的狮子,一只穷途末路却仍愿输死一搏的狮子!

    只是当他踏入虚空的那一刻雀阴灰线便已经在吕树面前编织起来,吕树从来都没有放松过警惕,即便再大优势他也不想给对方任何机会。

    大宗师之间出手都是电光火石之间,如今这里真正的大宗师也不过吕树和吕小鱼两人而已,而且吕树也没想过让别人出手。

    下一刻端木皇启袖中两柄黑色的袖剑落在手中,他整个人的衣袖翻动起来,御龙班直所有人都感觉像是地动山摇一般,整个世界都好像颠倒了。

    张卫雨面色一变,这是端木皇启的杀招黑白颠倒,能顷刻间让白昼变成看不见的黑夜,也能让天穹在敌人意识中变为地面!

    只不过就在此时,吕树心脏中的那团白色火焰受到这剧烈的危机感逼近,竟是自己出手烧向了端木皇启!如今的白色火焰因为除秽的回归已然彻底复生,所以它比以往更加主动,也更加的暴烈!

    吕树愕然发现,当这团火出现的时候,端木皇启忽然收手了,似乎脸上还有微笑一般,坦然等到白色烟火飞临自己的身上。

    为什么?端木皇启这是要干什么?

    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呢,白色焰火已经飞入了端木皇启的眉心,而端木皇启则微笑着闭上眼睛盘膝坐地,像是进入了一场梦境。

    对方好整以暇的模样,就像是原本就在等待着这场梦似的。

    吕树愣住了,对方此时此刻竟然求的……只是一场心劫。

    端木皇启想要回到自己的心劫梦里,是因为他那些消失的兄弟们也在那梦中?

    心劫是很危险的,吕树当初感觉自己如果没有渡过心劫,恐怕一辈子就这么沉睡了,而端木皇启不怕,他知道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时间过的很漫长,吕树并没有出手直接杀掉端木皇启。

    端木皇启的表情时而快乐,时而忧伤,时而愤怒,时而绝望。吕树知道,端木皇启与他一样,一定在这场梦里重新经历了一次新的人生。

    吕树很想知道这心劫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端木皇启又为何执意要做一场大梦,但是却无从得知了。

    足足二十分钟后端木皇启平和的坐在地面上睁开双眼,眼中慢慢的流出两行血泪来,端木皇启像是看着吕树,又像是透过吕树看着远方,他空洞的笑道:“恨不能梦回三千年,不凉热血,兄弟们,我来了。”

    说完,端木皇启气息断绝,这场心劫,他没能走过去。

    一代枭雄端木皇启并没有轰轰烈烈的力崩而卒,也没有将这世界搅的天翻地覆。他出手不是为了杀人,只是为了做一场梦而已。

    这种死法太奇怪了,甚至让吕树有种拳头落空的感觉,可又说不出什么来。

    对方在权力与欲望里面沉沦了上前面,最终却是在一场梦里拥有了最清醒的状态。

    这让吕树不禁反思,人到底何时才是清醒的,到底现实与梦里,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吕树让张卫雨卸甲,大家果然在撼山铠胸口的位置上看到了小小的名字,那名字歪歪扭扭的,吕树甚至能想象到写它的人可能并没有什么文化,写个字都紧张到手心是汗。

    而他刻完自己的名字后抬头,看到兄弟们也坐在地上跟自己一样的笨拙,于是大家哈哈大笑起来互相嘲笑说,仿佛连笑容都刻在了盔甲上。

    一起战斗,一起喝酒,然后等时间将一切都风化,变成了沙土。

    从那以后,端木皇启就变了。

    “将他埋葬在那九十九人身边吧,”吕树叹息道:“让他如愿以偿。”

    “遵命,”张卫雨拱手道。

    此时孙修文提着另一名西都大宗师的头颅来到吕树身边:“幸不辱命。”

    吕树看着孙修文说道:“但愿你不会成为下一个端木皇启。”

    孙修文愣了一下,他以为吕树是在告诫他要真诚,于是立马跪了下去:“臣绝不会做那不忠不义……”

    吕树把孙修文拉了起来打断道:“快乐点就行了。”

    说完吕树朝外面走去,御龙班直跟在吕树的身后,只剩下孙修文一个人站在那里一脸茫然。他如今是王城豪门里最清醒的人了,可是他竟然一时间没听懂吕树在说什么。

    快乐点就行了?在这位新王眼里,快乐比忠诚还重要吗?

    吕树站在西都行宫门口对张卫雨、吕小鱼、卡洛儿等人说道:“我先走一步,你们大军随后全力进发,还有好几笔账没有算,时间紧任务重,所以你们要辛苦一点了。”

    没人对此提出异议,御龙班直的下一站是王城,从西都赶过去还需要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哪怕全速赶路也无法更快了。

    这个时候吕树一步便能过去,他当然要先去打前站了。

    没人担心吕树,因为吕树今时今日真的不需要谁来担心他的安危,需要担心的,是他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