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83、后悔的宋家(第二更)
    王城是个名利场,王学家向来都喜欢往王城跑,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被王城主流权贵接受,那才是真正的王学家。

    这里有太多的名流,也有太多的利益,有时候王学家都会因为一个名声争的面红耳赤,更何况那些真正站在名利场中心的王城豪门。

    九五豪门已然成为历史,孙家在王城豪门大军离去之后没两天,所有嫡系子弟便悄悄跟着货车离开了。

    他们的行动就像是事先演练好的一般,孙修文在夺取家主之位前就为整个孙家想好了退路。

    当然,这一切退路的前提都是孙修文能够成功,不然吕宙之大也没有他们可以退的地方。

    一开始王城豪门都还没有反应,因为孙修文所做的准备实在太充分了。

    当他们发现孙家的嫡系已经很久没有在王城露面时,便得到了孙修文宣布自己奉神王旨意成为西方天帝的消息。

    而与此同时,武卫军攻克西都、端木皇启身死的消息也随之而来。

    什么情况?神王旨意?

    西都不是被武卫军打下来的吗,孙修文不是站在武卫军那边杀了西州大宗师吗,为什么孙修文敢说自己是奉神王旨意?

    王城余下的九四豪门都不是傻子,他们忽然发现事情开始朝着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了。

    如今西都破灭,据说连城池都已经不复存在。

    可是那个发出圣旨的神王宫,再也没了动静。

    王城九四豪门时至今日也不敢去神王宫里确定情况,可是他们明白,武卫军没有被任何人出面制裁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武卫军,那个把赌徒逼进龙隐河里的武卫军,原本只是豪门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如今竟然连一方天帝都杀死了!

    以前孙修文苦心修行想要晋升大宗师的时候,王城豪门私下里还在嘲笑说,你晋升了大宗师还不是要与大家为伍?他们觉得,王城豪门没有大宗师也一样是王城豪门,多一个大宗师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然而这时候孙修文为他们摆出了一条新路,原来天帝也会消亡,原来王城豪门也能主宰一方。

    现在的孙家,已然与王城豪门不是同一个层次了,他们王城豪门从此以后要看孙家的脸色,但凡还想在西州做生意的豪门,都得尊称孙修文一声天帝!

    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低个头又怎么样,他们又不是没有低过头?当初能把王城豪门当狗遛的人还少了吗,他们平时在百姓眼里高高在上,可是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自己的处境,想活着,就别装什么满门忠烈了,不然等来的搞不好是满门抄斩。

    但他们现在需要小心的绝对不是孙修文,而是武卫军,以及那位武卫军之主!

    有消息说武卫军攻克西都当天便朝着王城而来,这个时候王城豪门已经意识到,他们必须要在武卫军抵达王城之前有个决断。

    到底是跪神王宫,还是跪吕树!

    不是站着还是跪着的问题,他们只是不知道该跪谁!

    有人觉得还是应该相信神王宫,毕竟神王宫就在王城,若是武卫军打来王城,宫里那位总归要出手的吧?

    这不是有人愚昧,到现在还猜不到神王宫里面其实有人装神弄鬼,而是当初傀儡师都被人追杀,这位幕后之人本身就是胜利者啊。

    当然也有人觉得应该开城迎接吕树,因为他们的命还没有端木皇启硬,就连端木皇启都死了,他们有什么资格装硬气?

    有人去跪在剑庐外面,想要受到剑庐的庇护,然而剑庐始终都没有表态,那层云雾笼罩之下剑庐一副超然物外的姿态,似乎并不打算参与这场争斗。

    只不过剑庐真能置身事外吗?剑庐子弟里面可是有好几位王城豪门的子弟,虽然进了剑庐之后他们就和豪门有点疏远,就如同陈祖安一样,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那些只讲利益不讲感情的豪门就像是一个牢笼。

    但凡有能力从牢笼里挣脱出来的人,都不会选择回去。

    而且比较有意思的是,能进剑庐的王城豪门子弟曾经都不太被家族重视,没有资源没有偏爱,自己历练多年最终在军中熬出了一身铁骨,反而那些资源多多的在晋升一品后反而无法面对那些凶狠的孤狼。

    一边是惜命的千金之子,一边是不拼命就被遗忘的庶子,心底里的战斗力都会不太一样。

    剑庐选拔不是儿戏,如果资源堆出来的温室花朵都能进剑庐,那就真的太小看剑庐大管家顾凌绯了。

    这些剑庐子弟对于家族关系很淡漠,他们有些人的父母甚至在他们的帮助下脱离了家族,在外地安安心心的当一个小贵族。王城豪门里有人求了很久的情,终于通过传讯镜子问出了想问的话:剑庐到底什么态度?

    被追问的剑庐子弟感觉很好笑:“吕树是我剑庐师弟,难道还不够说明剑庐的态度?”

    王城豪门鸦雀无声,是啊,剑庐时至今日就算神王宫发出圣旨都没有跟吕树撇清关系,已经足够说明态度了。

    他们甚至在想剑庐那位大师兄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吕树进入剑庐本身就不是一个偶然。

    “王城豪门唇亡齿寒,”宋家家主在庭院深处说道:“必须要在一起谈一谈了,在武卫军抵达王城之前,要商量出一个结果来。”

    王城豪门已经有太久没坐在一起商量事情了,彼此有彼此的利益,如今外力迫使他们重新团结,可问题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团结到底有没有用。

    眼界局限了他们对于局势的判断,一场王城豪门家主之间的会晤即将开始,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危险。

    宋家家主小声对管家交代道:“趁着大家专心商谈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集在我们这里,你赶紧把几个出色的子弟偷偷送出去,一刻都不要耽误!”

    这时候管家才恍然明白,到了这个时候家主还在动着小心思,他甚至没法确定自己这位家主是不是真心去跟其他豪门谈事情的,或者这场会晤也只是一个掩护而已。

    “宋长赢这个蠢货,”宋家家主叹息道:“要是肖明泽和赵帅还在我宋家,哪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肖明泽早已远走高飞,赵帅更是加入了御龙班直!

    管家想说的是您宋家这么多年也并没有多么优待这两位,这两位离开也是情理之中。

    但不管是宋家家主还是宋家这位管家都没想到,他们还在担心武卫军提前抵达王城的时候,吕树早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