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84、土鸡瓦狗(第一更)
    王城西北的一个小小院落里,正有白色的水汽不断从院子里面蒸腾起来,而后一股浓郁的食物香气让旁边的街坊邻居都忍不住在想,这里面到底干什么呢?

    吕树坐在一个小火炉前面拿筷子翻腾着铜锅里的油汁和肉,旁边的肖明泽正忙活的一脑门汗,又是给火炉添柴,又是忙着切吕树给他的食材。

    很多豪门都在寻找肖明泽,因为他们都得知这王城里面与吕树关系最好的恐怕就是这位曾经的赌坊大掌柜,消息从宋家里面传出来,这些年来王城豪门彼此之间没少往对方身边安插眼线。

    宋家以为杀了管库存的小奴隶就能瞒住天下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尤其是这种最敏感的时间。

    在吕树尚未崛起时便站到了吕树这一边,如今肖明泽便是王城豪门最想找到的人,因为他们想对肖明泽许以重利,换取肖明泽的加入。

    这样一来,大家就能给自己的家族加上一层保险。

    肖明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王城里面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但他也明白,他被看重也不过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少年罢了,并不是因为他自己有多高的价值。

    他身为一个赌坊大掌柜太明白这世间的人情世故到底是怎么样了,一个王城豪门的子弟过来打白条,他们就愿意借钱给对方,若是一个乞丐过来,他们当然不会理睬。

    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别对待呢?还不是这王城子弟背后有着王城豪门?

    大家现在之所以看重他,不过是因为他能与吕树对话罢了。

    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想到,肖明泽竟然还敢留在王城里面。

    现在王城豪门里寻找肖明泽的人早就放弃了王城范围,也不是没有找过,只是肖明泽这种赌坊里天天跟三教九流打交道的老江湖怎么可能被他们找到,这小院子还是早年间肖明泽悄悄买下的,这样的小院子,他手里多的是!

    狡兔尚有三窟,肖明泽这种老狐狸连十窟都不止。

    在王城豪门想来,肖明泽不过一个二品实力的小修士,这种时候必然早早的离开了王城投奔武卫军啊,但是他们没有换位思考,如果是肖明泽,他甘心这么离开吗?

    赵帅有着一品的实力所以能被武卫军立刻收编,而他呢?武卫军现在又不做生意,肥皂的工厂都停了,他肖明泽对于武卫军来说有什么用呢?

    这个时候他必须留在王城,证明自己的价值!

    如果说肖明泽只是想当个富贵闲人也就罢了,可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变革将至,肖明泽知道这就是自己一生里最重要的机会到了,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仍旧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所以他不仅要留在王城,还有成为吕树的助力。

    此时肖明泽一边给火炉里添柴一边说道:“王城豪门想要齐聚一堂商量如何面对武卫军,大王有什么打算?”

    吕树不置可否:“你觉得呢?”

    “不过土鸡瓦狗而已,”肖明泽想了想说道:“连个大宗师都没有,臣都不知道他们联合的意义在哪,只不过我的人已经发现有豪门正在将子弟偷偷送出王城,路线与送走的是谁我都掌握了。”

    吕树点点头,这肖明泽能从宋家全身而退也是有理由的,宋家这边为了防止意外,本身就派了奴隶监视肖明泽。

    结果当天晚上肖明泽不仅消失了,就连负责监视他的奴隶也全都惨死街头。

    这样的老江湖,手里有钱有资源,笼络一些亡命之徒和心腹死忠,再正常不过。

    或者说肖明泽正是有自保的手段,才敢往吕树身上押赌注。

    王城豪门这么多年想要扮成一头没有威胁的猪活在老神王的身边,这样才能不被忌惮,殊不知扮猪扮久了,真的会变成猪。

    如今就连肖明泽这样的角色都有点看不起他们了,肖明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耍的手段,根本没被发现过。

    吕树笑着看向肖明泽:“你倒是准备的挺充分啊。”

    肖明泽憨厚笑道:“臣不过为了活命而已。”

    肖明泽憨厚吗?憨厚的人可活不到现在,但吕树不在乎肖明泽到底憨厚不憨厚,对方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他当然不介意身边多一个助力。

    吕树说道:“把那些王城子弟的信息告诉赵帅,至于王城豪门那边暂且先不用管他们,他们的会议不是七天后才开始吗,我后天亲自去一趟,看看热闹。”

    吕树说的是看热闹,其实他心底里也和肖明泽一样,并没有把这些王城豪门放在眼里。

    一群连大宗师都没有的选手,凭什么与他平等对话?王城豪门怕是得了失心疯吧。他更愿意相信,这不过是王城豪门想要扯的幌子而已,别说有子弟悄悄逃出王城了,恐怕有些家主都想借此机会逃出去呢。

    “你这边盯好他们就行,易潜会跟你联系的,”吕树笑了笑:“你在做的事情,他也在做。”

    肖明泽感受到了一股压力,他听说过易潜的名字,那可是曾经吕宙里面真正的亡命徒啊,当初刺杀孙仲阳的事情易潜都敢接,虽然易潜不如肖明泽圆滑,但相比凶狠程度来说易潜可是比肖明泽强了太多。

    之前再次回到吕宙的时候,李凉便派易潜悄悄的离开了队伍,来王城附近重新笼络人手,强行收纳了不少奴隶。

    如今易潜做起这种地下勾当来简直得心应手,所以肖明泽知道的事情,易潜也知道。

    这就是肖明泽的压力所在,他想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结果自己的价值在吕树这里仍旧不是独一无二的。

    而且他发现吕树不一样了,与起初联手做局时的吕树相比,现在的吕树更加像一位上位者了。

    吕树拍了拍肖明泽的肩膀笑道:“行了,在我这里做事不需要那么多复杂的心思,你想要什么我不在意,你也不需要害怕我,若是某一天你想离开,只要不是背叛都可以随你,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