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86、天帝之子(第一更)
    原本王城豪门定下的时间是七天后进行会议,然而他们现在全都知道武卫军行进的速度非常快,每天行进路程恐怕千里都不止,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他们不能再等了。

    当然,若是让他们知道内殿直早就脱离了武卫军的大队伍,恐怕他们会更加慌张。

    事实上他们想用这场会议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吕树何尝不是在用御龙班直在吸引人耳目?

    御龙班直就像是一盏明灯一样,他们的行进轨迹都暴露在王城豪门及其他势力的眼皮子底下,谁又能想到吕树已经到了王城,而且内殿直早早的就脱离了队伍?

    这就是吕树必须让吕小鱼留在队伍里面的原因,如今吕小鱼身边带着五位大宗师,可不是谁想动手就能动手的。

    原本吕树和吕小鱼商量的是让吕小鱼拘了端木皇启的魂魄,毕竟端木皇启才是西州最强的战力,甚至还有颠倒黑白这样的天赋神通。

    可是到了最后关头吕树又改了主意,让吕小鱼拘了另外两位大宗师的魂魄,如今时间已经过了三天,那两个大宗师已经从黑洞中具现而出。

    虽说他们二人相比起端木皇启来说战力弱了点,但是加上吕小鱼的话御龙班直里就有六位大宗师了,这天底下还真没哪个人能轻易伤到御龙班直的,毕竟御龙班直本身也不是什么弱者。

    如今的御龙班直早就不是修行世界寻常意义上的军队了,这才是王城豪门最害怕的事情。

    王学家们倒是很轻松,反正在他们看来再大的波澜也不会影响到他们,他们又不需要争权夺利,平日里也没招惹过什么权贵。

    他们是现在最不担心武卫军的人,毕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啊。

    在王学家们看来不管是谁来颠覆政权,最终大家都必须对老神王恭恭敬敬的,这是政治正确啊。

    这群王学家如今走哪去都是享受礼遇的,有些王学家甚至开始往非常难缠的方向进化着:但凡有人不尊敬王学家,就会被扣上不尊敬老神王的帽子。

    当然他们也不会特别过分,因为王学家也怕死……

    王城豪门商议着提前召开会议的时候,王学家们仍旧按部就班的准备着这一场讨论会,而且还大张旗鼓的宣传,比如某某名师莅临现场,比如某某名师宣布有重要论点出现。

    王城里不光有豪门,还有寻常的富家子弟,附庸风雅的人比比皆是,眼瞅着这场王学讨论就要成为一场盛会了。

    老百姓对于政治是迟钝的,不管上面如何交锋、如何波橘云诡,他们始终都后知后觉,或者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因为这种上层斗争通常都和他们关系不大。

    历史上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其他地方脑浆子都快打出来了,一些仍未经历战争的繁华城市里,富家子弟还忙着唱曲狎妓呢,简直太正常不过。

    所以最近西都破灭的消息传过来以后,王城豪门都慌了,但中低阶层还惦记着现在是不是已经可以重新泛舟龙隐河了。

    不,准确的说是真的有人开始泛舟龙隐河了。

    王学诗词会地点定在了桃花会馆,据说这桃花会馆取名的历史还是取自老神王的诗词“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桃花会馆的东家是个王城的一个富贵人家,平日里也不图着借此赚钱,反而喜欢结交王学家一起探讨王学。

    结果没想着赚钱的小会馆却越来越多附庸风雅的人聚集在这里,每天干的事情就是吹捧老神王,然后论一论自己的见解和新写的诗词。

    慢慢的百多年过去了,这里竟然成了王城里最大的会馆,也成了王城百姓心里最“雅”的地方。

    会馆的东家对此是始料不及的,原本就是玩一玩的东西,结果现在成了他们家最赚钱的营生。

    当然,桃花会馆的成功不可复制,因为老神王曾亲自微服私访到这里,给墙壁上题了两个字:懂事。

    这事一出,天底下的王学家们就像是疯了一样来到这里朝圣。在吕树看来,这世上最会拍老神王马屁的人,非王学家们莫属。

    到了这一日,桃花会馆门外熙熙攘攘的聚满了文人才子,吕树在旁边乐呵呵的看着他们,那些个文人才子相见了打招呼,先开口的说一句带桃花的诗词,对面的人就得回一句不一样的带桃花的诗词。

    好好的一场诗会搞得像是大型密谍接头现场一样,对不上诗都不敢开口说话,而且还必须跟桃花有关!

    吕树混在其中,虽然他修行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把上学那会儿的诗词都给忘的差不多了,但他觉得一句桃花依旧笑春风就够了嘛。

    跟吕树打招呼的人还是不少的,这会儿大家认识不认识都会笑着打个招呼。

    对方打招呼:“桃花一簇开无主。”

    吕树回:“桃花依旧笑春风。”

    对方打招呼:“山桃红花满上头。”

    吕树回:“桃花依旧笑春风。”

    甭管对方说啥,吕树回这一句就足够蒙混过关了。原本吕树心里还有点犯嘀咕呢,打过两次招呼就觉得已经稳了,这次的人设并没有崩那么快嘛,自己还是有进步的!

    这时忽然有个年轻人从吕树身边经过,他看到吕树后笑着打了个招呼:“桃花依旧笑春风!”

    吕树叹息道:“……你把路走窄了啊。”

    年轻人:“???”

    还没等年轻人反应过来呢,吕树就给这货塞进星图里面去了,旁人就算看到这一幕也会怀疑是自己眼花了,更何况本来就太热闹,没人会注意这个。

    此时孙仲阳正在星图里面写作业呢,一个年轻人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孙仲阳顿时便激动了起来:“敢问兄弟可是吕宙人氏?”

    那年轻人还处于懵逼的状态:“对啊,我是。”

    “敢问如今西都可破?何人在西都做主?”孙仲阳急迫问道。

    “西方天帝已经换了孙修文啊,我这是在哪里?”年轻人脸上的表情就是经典的: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然而他发现对面的孙仲阳已经狂笑起来,而且他忽然觉得孙仲阳非常眼熟:“等等,你不是孙家那位孙仲阳吗?!天帝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