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288、完美的条件(第一更)
    其实,发放古诗词大全赏析这种东西并不是什么十全的办法,毕竟王学家们完全可以说这个东西是编造出来的。

    即便这些书籍的制造工艺超越了吕宙,不管是装订工艺还是印刷工艺都超出了王学家们的想象,他们拿到手里的时候很多人就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然后瞬间就对里面的内容信了一半。

    人就是这样,对未知且看起来很高端的东西会有种盲目的信任感,所以吕树并不担心所有人都会不相信。

    然而粉丝这种存在可不是一件东西就能打击的,真正的神王铁粉哪怕见到了铁一般的事实仍旧会狡辩,这一切都是针对老神王,甚至是针对他们王学家的一场阴谋。

    这本书里对老神王的诗词造诣进行了全盘的否定,基本上他们能想起来的诗词,这里都标明了其他的出处和作者。

    咋的,这是指责老神王在抄袭吗?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指责老神王?!

    不,不可能,这一定是在污蔑!

    而对于吕树来说,他压根不在意对方信不信,不管这群王学家信不信,他都要这么干。

    以前他最羡慕的人是谁?是腰缠万贯的大款吗?不是。

    是实力绝强的聂廷吗?也不是。

    是一步登天的石学晋吗?也不是。

    他最羡慕的人,是那些跟某个流量明星粉丝展开骂战的勇者啊。

    流量明星小鲜肉之所以被称作流量明星,可不就是因为粉丝众多吗?这个时候去骂他们一两句,自己分分钟被成千上万人围攻,而且还是连绵不断式的攻击。

    那个时候吕树看到有人被围攻一个星期,心里就在感慨……被围攻的人真幸福啊……

    可是让他无缘无故的去挑衅别人、谩骂别人,他有不愿意,如果他连这点底线都没有,现在的他会变成什么样就不好说了。

    有时候恶事与恶念就像是堤坝上的蚁穴,起初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但积少成多最终会让整个堤坝垮塌。

    吕树时至今日仍旧能够坚守本心不是他有多么高的道德标准,只是他足够坚定。

    而现在不同了,老神王是谁?就是他自己啊!

    不管是黑流量小鲜肉还是黑普通人,那都是吕树不想做的,但现在黑自己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

    天大地大,这世上还有人能拦着老子黑自己吗?谁也拦不住!

    这个时候吕树一点道德压力都没有,甚至还有一种挖到宝藏般的喜悦,吕树从来没有如此轻松过,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吕树琢磨着不管老神王千算万算有没有算到今天,不管前世的自己到底是为了今天做准备还是其他的,他都非常感谢对方辛辛苦苦的抄诗……

    不对,是感谢自己,这个思维要转变,这样才能更加没有心理负担……

    所以这个时候,不管是坚信老神王没抄诗的人,还是信了吕树的人,都会给吕树提供负面情绪值。

    坚信老神王的,会认为吕树就是个喷子,随便污蔑老神王。

    这就像是黑了流量小鲜肉一样,粉丝自然会给吕树提供茫茫多的负面情绪值。

    而信了吕树的,则会对老神王提供负面情绪值,最终也会归拢到吕树这里。

    也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历史背景,为吕树创造了“损己利己”的完美条件!

    某一刻吕树真的在想这个完美条件实在是太完美了,不是有人刻意设计出来的都感觉有点假了,吕树从未遇到过如此适合吸纳负面情绪值的时候,所以吕树非常怀疑,这个条件真的是老神王谋算出来的结果。

    对方可能早就料到了这一天,然后为自己留下了一个无比完美的赚负面情绪值的机会。

    当然,吕树现在不打算深思这个,他只需要这些王学家将这里的一切都给传播出去。

    这些王学家放在地球上就像是一个个大V和大咖,他们宣扬出去的事情必然会立马成为全吕宙的焦点,然后吕树能够获得的负面情绪值,将足够突破第六层,到达第七层!

    想到这一切,吕树便开始心花怒放了!

    主讲台上的三个老者看着傻笑的吕树都怒了:“那小子,你笑什么呢!”

    吕树这时候反应过来后看着他们:“别急,一人一本,等会儿就发你们的。”

    老者:“……”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吕树身上了,大家捧着书面面相觑,有人为三名老者送去了自己刚刚拿到的古诗词大全赏析,那三名老者刚看没一会儿便勃然大怒:“竖子尔敢!”

    “竟然敢玷污老神王的神名,你不怕遭天谴吗?!”

    “来人啊,将他拿下,将所有人手里的造谣书籍全都收缴起来!”

    这三人中,有人是真的愤怒,也有人是慌张。

    愤怒者是老神王的铁粉,他真心容不得有人这样污蔑老神王。

    而慌张者则是为了利益,他们存在的价值便是研究神王诗词,以及研究神王当时的写作心境和心路历程,结果现在直接有人跳出来说那些诗词都不是老神王写的,这叫什么?这叫砸了一个行业的饭碗啊!

    诗词固然精彩绝伦,可如果没了政治背景,他们就少了王公贵族的青睐,原本很多人就是为了拍老神王马匹次才研究的王学,投机取巧而已。

    结果现在这些诗词跟老神王没了关系,他们这些王学家该怎么生存?

    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把这件事情的影响力控制起来,不让它散播出去!

    可是那边桃花会馆的护院刚动身,就被吕树隔空两道剑气给打晕了,完全不是对手啊。

    主讲台上的老者看到吕树这一手时便愣住了:“你是谁?”

    他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吕宙里会剑气的人又不止吕树一个人,剑庐之外都还有许多剑道家族呢。

    结果吕树刚准备回答,忽然外面嘈杂起来,好像有什么人正在往里面硬闯似的。

    吕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计划是最完美的一次了啊,不会真有什么诅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