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吕树甚至都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来桃花会馆是要干嘛的,但是吕树只有一个感觉:又有人要来坏他的计划!

    这可不是什么被害妄想症,也不是什么捕风捉影,但凡一个在计划面前已经快要绝望的人,面对局势中的一切横生枝节,都会往最坏的方向去考虑。

    桃花会馆外面响起了巨大的争吵声,有人大喊:“这里是王学讨论会,你们要干嘛?是要对老神王不敬吗?”

    这就是典型的王学家扣帽子上纲上线,寻常人遇到这种王学家还真的不敢惹,毕竟吕宙里老神王的威望实在是太厉害了。

    然而这次王学家们似乎遇到了硬茬子,外面一个尖细的声音冷笑道:“我在这王城里数百年,还头一次遇到敢往九五豪门头上扣屎盆子的王学家,还不快滚开?今日豪门议事需占用这桃花会馆,闲杂人等一律退避!”

    这时候反倒是里面的吕树愣住了,王城豪门不是说要五天之后议事的吗,怎么提前了这么多,看来大家都感受到了危机感啊。

    毕竟他们御龙班直的行军速度太快,搞得整个王城豪门都人心惶惶也很正常。

    只不过王城豪门为何会选择桃花会馆呢?吕树恍然,也是,这个时候选择去哪家议事都担心对方暗中做什么手脚,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在这种时候去别人的地盘啊,万一被别人当做投名状了怎么办。

    所以大家不如选择一个中立的地点,那么桃花会馆作为王城内最好的场所,便成为了王城豪门的首选。

    他们倒不是看重了桃花会馆的环境非要在这里商量事情,而是对于王城豪门来说,他们出行时一切配套的东西都必须是最好的,这便是豪门的脸面。

    只是不巧,刚刚和王学会撞到了同一天。

    刚才那尖细的嗓音,吕树一听就知道肯定是某个豪门里管家级别的人物,起码也是后院里主事的。

    “王城豪门了不起吗?”一个王学家冷笑道:“你们来这里怕是要商量如何面对武卫军吧,你们大概还不知道,那位武卫军之主可是我们王学会的一个分支!”

    吕树听到这句话时脸色当场就黑了,之前还说自己玷污了王学来着,现在竟然果断拉着自己扯大旗,文化人果然够不要脸的啊!

    不过这句话好像还真唬住了对方,现在全王城都知道豪门最忌惮的人是谁,所以开口就把吕树的名头给拉出来了。

    吕树非常不爽的是,王城豪门都如此忌惮自己,这些王学家竟然还敢当面说他坏话……虽然王学家并不知道自己是当面说的……

    那管家被噎了半天没说出话来,毕竟他不是太关注文化圈里的事情,所以一时分不清这王学家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因为王学家说的好像确有其事一样。

    就在此时外面有人指挥落轿,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让你们滚,便滚,别等会儿就没命滚了。”

    话音刚落,便有王学家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看来是外面的王学家遭了不测。

    这些王学家的话或许能唬住一个管家,但还真唬不住各大家族的家主。

    王城豪门的人鱼贯而入,人人佩刀。

    相比起这些柔弱的王学家来看,王城豪门身上充满了彪炳跋扈的气质。

    王城里面崇文弃武的风潮已经流行很久了,渐渐的这些文化人恐怕都忘了,这世界上谁拳头大,谁说话的声音才大。

    挡在路上的王学家们一个个被带刀护卫推开,有些人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推了个跟头。

    吕树抓紧时间给王学家们发书,结果之前那说话的管家眼尖正好看到了吕树便感觉非常不顺眼:“那小子快滚开,还在这里发什么东西呢,这里是你发东西的地方吗?”

    吕树乐了,这还真有头铁的人往自己身上撞呢。

    王城豪门里的大人物都已经进到桃花会馆来了,一个个气度雍容,旁边伺候的人便数不胜数。

    吕树看到一位家主脚不沾地的坐在一个小步辇上,随便一个眼神,便立刻有懂事的奴隶递上装好烟丝的烟斗,旁边还有人端着磕烟灰的小钵,气派极了。

    吕树想了想准备拿这位家主开第一刀,只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呢,忽然就有许多人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来到各自的家主身边汇报道:“不好了,武卫军消失了,他们在几个钟头前忽然开始加速,然后进入一个山谷之后便消失了。”

    那位原本坐在步辇上的家主突然没了气定神闲的气度:“废物,几个钟头之前的事情你们现在才汇报过来?他们是在什么位置消失的?”

    “他们忽然加速我们完全跟不上,虽然原本就跟不上……”汇报的家奴说道:“我们一路安插的暗哨偶尔还能观察到他们的行进轨迹,后来到了山谷我们才觉得有点不对劲,派了大量的人手进去才终于确认他们确实消失了,只不过不知道是怎么消失的。”

    “那他们现在到哪了?”家主问道。

    “家主,我也不知道啊,”负责汇报的家奴都快哭了,他原本就不想来触这个霉头,可是这事又太过紧急。

    家主们头一次相视着传递眼神,大家都感觉都一丝不同寻常的紧张气息,原本大家算好了时间觉得武卫军明天才会抵达,结果怎么忽然就加速了呢。

    而且还消失了!

    消失才是最可怕的啊,比如你在家里发现了一只带毒的蜘蛛,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一眨眼它消失了,你还不知道它去哪了,只知道它一定在你身边……

    下一刻又有一堆人冲了进来,还是王城豪门的家奴,他们这次顾不上一切豪门体统了,只是慌张的大声喊着:“家主不好了,武卫军出现在王城之外,开始封城!”

    “什么?!”那位坐在步辇上的家主顿时惊了,武卫军封城?!

    上一次只是纵马王城而已,这一次竟然要把整座城池都给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