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动手的,怕没几个。秦云你自己还挡不住?”鲲琛笑道。

    “让我自己挡?”秦云恍然,“你们的意思是,我献上一半宝物,北洋王赐下一颗法珠,剩下的危险让我自己去挡?既然如此,我为何不直接去买法珠呢?”

    鲲琛更是连道:“不不不,我还没说完呢,北洋王也会想办法调遣一支神魔卫追随你!你带着一支神魔卫,身上又没宝光,定然无事。”

    “我觉得请朝廷派遣一支神魔卫保护我,应该不需要付出一半的宝物。”秦云似笑非笑看着这两位,伊萧也在一旁看着。

    八皇子则开口:“秦公子,朝廷派遣神魔卫可不是那般容易的,毕竟神魔卫人手有限,需坐镇各地。若是我师尊北洋王庇护你,那你以后可就能少了许多麻烦。不但如此,便是朝廷的一些官爵,我师尊也可以帮忙。”

    “官爵?我一个修行人,在乎什么官爵。”秦云微笑道,“两位,如果没别的事,就可以离开了。”

    鲲琛、八皇子一怔。

    “秦公子,外面可是众多大妖魔盯着呢!”鲲琛连道,“你有把握敌得过那些大妖魔?”

    “不劳你们费心了。”秦云说道。

    “何必呢?舍弃部分宝物,活命不更好?”八皇子殿下也劝道。

    “两位,可以走了。”秦云眉头一皱。

    鲲琛皱眉低沉道:“秦公子,你自己冒险则罢了,让你夫人,还有整个秦家冒险……”

    旁边伊萧则有些怒了,开口道:“黄巾力士何在?”

    “属下在!”

    伴随着一道响亮的声音,旁边虚无中凝聚出一尊黄巾力士来,身高丈许,穿银甲,扎黄巾。气势汹涌,一双眼睛犹如铜铃盯着这二人,“主人,可是要杀了这二人?”

    伊萧没说什么,只是看着鲲琛二人。秦云在旁边也只是看着。

    鲲琛、八皇子脸色一变,连起身。

    “秦云,那些大妖魔们可不会死心的。”鲲琛说道,“殿下,我们走。”

    呼。

    二人当即卷着云雾,迅速狼狈离去。

    他们飞到百里之外才松口气。

    “一言不合,就喊黄巾力士。”鲲琛咬牙,“这个秦云,一点谈的心思都没有,难倒他就一点都不怕那些大妖魔?”

    “我看他底气挺足的样子,要么打定主意,躲在广凌城当个缩头乌龟不出去了。要么就是背后有神霄门。”八皇子殿下也皱眉道,“他妻子那个叫伊萧的,秦云还没说话,她倒是直接喊黄巾力士了,敢如此对我等不敬。也就一个先天虚丹境的神霄门弟子罢了。”

    他们俩地位都颇高,八皇子今年也近两百岁了,也达到先天金丹境。鲲琛也同样先天金丹境。

    被秦云这么赶出来,让他们俩觉得很没面子。

    “不就运气好,得了些宝贝么。”鲲琛冷笑,“就算天赋高,有潜力,可潜力终究是潜力……算了算了,回去禀报给北洋王吧。”

    “走。”八皇子殿下也道。

    ……

    仙人神魔看上秦云宝物的也有不少,不过,大多都只是透过人给秦云传话而已!毕竟,仙人神魔们不敢沾上大因果,那可是要命的事。既然无法自身出手,他们就算要帮秦云,也得想办法让手下的先天金丹们或者宗派力量去帮忙。

    先天金丹们,对上面的仙人神魔,为了修行上得到指点,为了宝物等等或许会很敬重也很给面子,可真要让先天金丹们去拼命?却难之又难了。

    ******

    在钱州,嘉安郡,桐福县城内的一座普通民宅内。

    一个瘦小少女躲在屋内,透过门缝隙小心翼翼看着外界,这个瘦小少女两处眼角边上却是有着鱼鳞,眼睛瞳孔也泛黄。

    “呼。”

    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民宅小院内,瘦小少女看到那熟悉的身影,顿时露出喜色连打开门。

    那道身影,是一位穿着朴素衣袍的男子,这男子头发胡须略有些凌乱,可依旧有着一身书生气,他面带笑容看着那瘦小少女,两三步便走过来拉住这少女:“乖女儿,快进来,我和你说个喜事。”

    一进屋子,连关上屋门。

    “义父,什么喜事?”瘦小少女忍不住道。

    “你有救了,有救了。”这书生男子脸色晦暗,但满是喜色,“我不是和你说过么?我有一好兄弟,名叫秦云,那可是青令巡天使!只是三年多前,听说他陷入绝境再也没了消息。就今天,我刚刚打听到,我那好兄弟已经出来了,回广凌了。”

    他终究是个没入先天的修行人,消息自然远远不及天下最顶尖势力们灵通!到今日,才知晓秦云回到了广凌。

    “他会来救我们吗?”瘦小少女忍不住道,“你说他在广凌呢。”

    “会来的!我只要书信一封,他一定会——噗。”书生男子忍不住一口黑血吐到一旁。

    “义父,义父……”瘦小少女慌了。

    “咳咳,那大妖的确厉害。”书生男子吐血后,原本晦暗的脸色却反而发白,他看着瘦小少女,伸手笑着摸摸少女脸庞,“乖女儿,别怕,等我兄弟来了,一切都没事了。”

    说着书生男子连从怀里拿出纸笔。

    他擅画符,纸笔自然随身带着。

    “云疯子,我书生活不了了,临死前,有一事要求你帮忙。我一生不喜求人。但这事,万万请你帮我一次……”

    书生男子写着信。

    写着都忍不住咳嗽,连捂着嘴,还是有几滴血迹溅在信上。

    “……我就这一个女儿,她是一个小女妖,很善良……”

    “……见信后,到嘉安郡桐福县碧萝巷尽头的那一民宅内,我女儿就藏身在这,云疯子,请,一定,一定要帮我一次……”

    写完信。

    书生男子用信封装好。

    “义父,义父,你不是说伤没事了吗?”瘦小少女感觉到眼前的义父气息都虚弱了。

    她在妖族中吃尽苦头。

    反而这个孤独的修行人,待她如亲人,几年相处下来,她早将眼前男子当做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了。这是这世上唯一对她好的。

    “乖女儿。”书生男子看着瘦小少女,眼神都有几分黯淡,他苍白脸上露出几分笑容,“不带你逃出去,义父不敢死啊。今天知道我兄弟出来了,他一定会救你。我也就放心了。我傅青能有你这女儿,死也瞑目了。”

    “义父,义父,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瘦小少女抱着书生男子。

    书生男子看着女儿。

    他这一生……

    他曾苦苦读书,考中举人,可妻子却和好友勾搭在一起,老母气的没半年也去了。

    孤苦一人,他直接入了道观远离红尘,虽年龄大了,却因为吃了天地奇珍,竟在三十岁之龄叩开仙门。

    后来他孤身行天下,更去了北地边关,一腔热血和诸多兄弟抵挡妖魔。

    那是他觉得最痛快日子,诸多兄弟可将生命彼此相托。

    可仅仅半年,他便重伤,只能离开。

    毕竟想要在北地边关坚持很久,太难了。

    重伤孤独一人回家乡,救下一小女妖,他一开始也没太在意,只是朝夕相处下,将这小女妖当成真正的亲人了。他和妻子成婚短并无子嗣,反而这小女妖让他感觉到当父亲的感觉。

    生活几年。

    女儿最终被大妖发现,大妖开始派遣诸多妖怪来捉拿,他自然全力保护女儿,一路逃到了桐福县。

    女儿不逃出升天,他不敢死!虽被大妖重伤,竟奇迹般坚持到今天。

    “我去寄信,寄信后就回来。”书生男子连道,“等我,千万别出去。”

    “嗯。”瘦小少女连点头。

    书生男子当即悄然又出去。

    ……

    半个时辰后。

    书生男子回来了。

    “义父。”瘦小少女开门,书生男子看到女儿却是一笑,便直接软倒在地。

    “义父,义父。”瘦小少女抱着书生男子。

    “别出去,等,等我兄弟来,他会来救你的。”书生男子看着瘦小少女,“好好活着,活下去。”

    “义父,义父。”瘦小少女满是泪水。

    书生男子看着女儿面容,只感觉女儿哭泣声都越来越远。

    ******

    一封信,从钱州到江州,都没到一天。

    当晚就寄到了广凌郡秦家。

    “哈哈……书生给我来信了。”秦云看着信封露出笑容,只是闻到一丝血腥气,让他眉头微皱,还是拆开信封。

    展信一看。

    秦云脸色变了,手都情不自禁一颤,手中信纸飘然跌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