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整个问道剑馆也热闹非凡,人族妖族齐聚一堂,庆贺着自家宗派第三位剑师的诞生。

    十六位天仙天妖、黑杀道人,都为秦云贺!

    宴会结束。

    秦云、黑杀道人并肩而行,也看到远处三三两两的剑馆弟子们满身酒气离去,有人族男子和虎妖勾肩搭背的,有人族妖族夫妻亲昵飞离开去的。

    “问道剑馆,人族妖族之间倒是挺和睦的。”秦云暗暗感慨,“黄袍尊者所统治的这天狼界,人族妖族混居,有些地方人族妖族互斗,可有些地方,两族关系却极好,称兄道弟的,结为夫妻的都很常见。”

    “秦云兄。”黑杀道人笑道,“我见过的厉害天仙天妖也不少,可如秦云兄这般,明明凡俗之身,却有如此实力的却是第一次见。秦云兄,是天仙转世?还是?”

    “并非天仙转世。”秦云坦然承认。

    黑杀道人暗惊。

    这就更惊人了。

    代表眼前这凡俗,天资极惊艳,将来实力恐怕会远超如今。

    “秦云兄的天资,我是真佩服。”黑杀道人说着就带着秦云来到了一座楼阁前,楼阁前有一名魁梧虎头大汉站在那。

    这魁梧的虎头壮汉当即行礼:“见过两位剑师。”

    “这是馆主当初来天狼界,带的一尊神将。”黑杀道人说道,“负责看守藏剑楼。”

    “藏剑楼。”秦云看着眼前这座楼阁。

    楼阁看似普通。

    但若是渗透感应,却被楼阁完全阻碍,显然里面蕴藏着大危机。

    这楼阁内蕴含的阵法,威力极大。

    “藏剑楼,乃是我问道剑馆第一重地,内藏有诸多修行法门以及剑道典籍,楼阁共有三层,越往上的法门、典籍越加珍贵。寻常弟子们想要翻阅典籍是有诸多限制的,毕竟修行法门遭天妒,厉害法门翻阅几次就会自然损毁。”黑杀道人解释。

    秦云微微点头,他当然明白这道理。

    若是练成法门的,自然可以再重新‘书写记载’,可所需的材料也很特殊,普通纸张可无法记录强大的法门。

    “秦云兄你如今乃是我问道剑馆的剑师,这内部所有典籍你都可以翻阅。”黑杀道人笑道。

    “嗯。”秦云点头,“对了,黑杀兄,不知道这藏剑楼内,可有整个天狼界一百零八位护法的详细情报。”

    “你也想要挑战?”黑杀道人露出一丝笑意,“也对,到了你我这般实力,都会渴望成为一百零八位护法之一,要去拜见尊者。得到尊者指点!”

    秦云微微点头。

    “藏剑楼内是有情报,但还不够详细。”黑杀道人说道,“我因为一直想要挑战,所以刻意搜集了所有护法们的情报。你若是想要挑战,得仔细挑选……挑选一个你最有把握的。毕竟他们出手都是绝不手软,能杀都是不会留活口的,也很正常,他们这些护法们一旦失败,就失去了护法的位置,失去了种种好处,当然得下手狠辣些。”

    秦云点头。

    “你心里清楚就好,挑战护法的事,得慎之又慎。”黑杀道人说着一翻手,手中就出现了一卷轴,“这是十年前最新最详细的情报,短短十年,天下间并无护法变化。”

    卷轴飞了过来。

    “谢了。”秦云伸手接过,颇为感激。

    “小事而已,毕竟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同门,要相互扶持。”黑杀道人微笑道,在秦云说不是天仙转世后,他心中就打定主意,要全力结交了。

    “来,随我进来。”

    黑杀道人主动引领,秦云跟着一同进入了藏剑楼。

    藏剑楼共三层。

    摆放着大量典籍。

    “我们馆主,也曾在天庭当过天将,原本就是尊者的手下。”黑杀道人低声说道,“他追随尊者来到天狼界,尊者也对他很是信任,知道馆主痴迷于剑道……所以将许多剑道典籍都赠与了馆主。”

    “哦?”秦云惊讶,自家馆主还有这来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纯粹剑道的典籍,并非修行法门,也并非神通。所以算不上太珍贵。”黑杀道人说道,“可对我们这些一心钻研剑道的,用途还是很大的。”

    “嗯。”秦云点头。

    “听馆主说过,这里面剑道典籍,有些是上古妖族天庭时期的大妖所写,也有馆主他们当天兵天将时搜集到的。尊者又不喜剑术,剑道典籍几乎都给了馆主。”黑杀道人说道,“所以我们问道剑馆,才有资格称作是整个天狼界剑道第一宗派。”

    秦云眼睛一亮看向周围一门门典籍。

    从上古天庭时期到如今……许多剑道典籍?

    问道剑馆的积累,比自己想的还深厚啊。

    “最厉害的典籍都在三楼,你有的是时间慢慢看。”黑杀道人笑道。

    ……

    当天夜里。

    黑杀道人虽然早早回去,但秦云在藏剑楼,却是痴迷于翻阅典籍。

    纯粹剑道。

    从上古天庭时期至今,好些剑道前辈所记载,让秦云大开眼界。

    之前金光派掌门虽然也赠与了典籍,可那三本剑术典籍主要是窥伺‘太上剑修’一脉的记载,算不上真正完整的剑道典籍,对自身修行的帮助,甚至都不及《碧云仙法》。然而《碧云仙法》虽完整,但并非剑道一类。

    秦云,是真的沉浸进去。

    “这一招和我的‘明月夜凉’很像,只是更加厉害。”秦云痴迷看着,这完整的剑道典籍从低层次到高层次,传承有序!学起来自然也轻松的多。

    不知不觉……

    藏剑楼外,天已经亮了。

    一夜观看让秦云收获极大,他感觉自己的《如梦七剑》都可以再度完善。

    秦云看了看窗外,自嘲一笑起身:“修行起来,时间过的真快。这些典籍看一遍很容易,但全部细细参悟却要很久。我没时间慢慢修炼了,得尽快选一位护法去挑战,只有成为一百零八位护法之一,才能进入天狼大陆,尽快救出我女儿。”

    翻手拿着黑杀道人赠与的那卷轴,边走出藏剑楼,边仔细看。

    以他的实力,一缕意念渗透卷轴瞬间记忆下所有情报。

    “这些护法,个个不一般。其中甚至有少数,都能越阶和天仙四五重天的一战。”秦云暗道,“得挑一个被我克制的,把握最大的。”

    又不是磨砺自身。

    是为了救女儿!自然是把握越大越好。

    秦云脑海中进行着筛选。

    一边思考,一边往自己在问道剑馆的住处走,作为剑师,自然也有一处洞府。

    “师弟,你这剑法一直无法进步,还没明白原因?”远处两个狼妖都持着双剑。

    那瘦弱些的狼妖疑惑,轻轻摇头:“师兄,我也在苦练,可再无寸进,也一直不是师兄你的对手。”

    “我想你自己悟明白,可你就是悟不透。”那魁梧狼妖摇头,声音浑厚,“你刚开始学我,是没错。可你既然积累已深,就该明白……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你学我的剑术,是要积累,而后做出突破,走出自己的道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你如果和我走一模一样的剑道之路,只会是死路一条,因为那是我的剑道。”

    远处的交谈,让秦云脑海瞬间蒙了下。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走一模一样的道路,只会是死路一条。”秦云喃喃低语,“我竟然连这最基本的道理,都忘了?”

    “凝练元神,凝练元神……”

    “我之前修行的岁月,自己琢磨出来的三条方向。没有一条是元神凝练成一柄剑的。”

    “因为太上道祖所创的剑仙法门,元神是一柄剑。所以我也刻意去走这条道路?”

    “我错了。”

    “我终于知道我错在哪了。”

    “我被太上道祖的地位给影响了道心,相信太上道祖的道路是对的。可实际上修行路千万条,我完全可以走不一样的,适合我的道路。”秦云这一刻完全重燃信心。

    太上道祖地位太高。

    那是道家三清之一。

    是在金仙佛陀之上的,整个三界最顶尖的几位之一,真正法力无边的存在。

    加上太上剑修一脉都诞生了两位金仙,所以秦云本能的就认为,‘元神成一柄剑’才是对的。

     却忘了最基本的道理,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按照我原先的设想,元神就应该是正常人的模样,而并非是一柄剑。”秦云脑海中顿时灵光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