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修真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飞剑问道 > 第十二篇 第十六章 相处
    第二天。

    呼,龙族少女依依拎着一篮子,从高空云雾中降落下,降落在秦云的石屋前。

    因为这座无名山峰上,仅仅这么一座屋子。

    “前辈,前辈。”龙族少女依依喊道。

    “来了?”

    秦云从石屋内走出来。

    龙族少女连忙将篮子放在石桌上,开始殷勤的将篮子里面的一盘盘美味菜肴、酒水、水果都端出来,同时还说着:“前辈,这都是周围当地的一些颇有名气的美食美酒,前辈可以尝尝。”她有些紧张。

    她很珍惜这一机缘,自然想办法讨好这位前辈。她就怕,怕这位前辈很快离去,不再理她。

    “哦?刚一觉睡醒,还没吃东西呢。”秦云悠然坐下,便看到一双筷子递到面前。

    秦云看了看女儿,女儿脸上满是笑容,热情的很。

    秦云没说什么,伸手接过筷子。

    女儿也在一旁帮忙倒酒。

    秦云喝着酒,品尝着食物。

    “这些或许没法和一些仙家美食相比,但也颇有些滋味的。”龙族少女依依说道,她终究没什么积累,弄不出什么仙家丰富宴席。

    “还算不错。”秦云嘴上说着。

    他是很好美食的。

    这些在他吃过的美食当中,只能算是寻常,可秦云却感觉是平生最美味的一顿。

    酒,是凡俗酒水,却喝的自己醉醺醺。这是女儿给自己准备的,而且女儿还给自己倒酒!

    美食,也是女儿给自己准备好,亲自送来的。

    秦云吃了一会儿,便道:“好了,去练练剑法给我瞧瞧,看你有没有些改进。”

    “是。”龙族少女依依立即到前方空旷平地上,一翻手便持着一柄剑,持剑时她也有着英武之气,她开始全力将自己剑法的种种奥妙施展出来,这一天一夜她可一直思索着,结合秦云昨日的指点,已大有改变。

    秦云看着。

    女儿的容貌和妻子有五六分相似。

    妻子虽有着一丝英气,但更是飘逸的仙气,如仙子下凡般。

    女儿身上却更多了一些俗气,她的眼神也更狠,从记事开始她就犹如犯人一样被囚禁!即便被黄袍尊者带到天狼界,在众多记名弟子中,她一个无父无母没任何背景的弱小弟子,也是被其他记名弟子们有些排斥的。实力更强、背景更强的弟子,才更受追捧。

    “嗖。”秦云喝完杯中酒,一扔杯子,杯子飘然落在石桌上,秦云便一迈步窜了过去。

    道之领域直接凝聚一缕剑气在手指尖。

    “嘭。”

    直接一剑破解女儿剑术,“比昨天有些进步,但还差的远,再来。”

    “是。”女儿立即迎上。

    ……

    没有喊苦喊累,即便一次次被秦云破解剑术言语打击,她依旧丝毫不在意,她很珍惜这机会。

    一个多时辰后。

    “今天到此为止吧。”秦云停下。

    “是。”龙族少女依依也收剑,随即忍不住道,“前辈,我该称呼前辈什么呢?“

    “我姓秦。”秦云说道,没再细说。

    “秦前辈。”龙族少女笑容灿烂,“龙九就不打扰了,先回了。”

    “去吧去吧。”秦云随意甩手。

    龙族少女恭敬行礼,仿佛对待师长般。

    随即驾云迅速飞离开去。

    秦云这才转身瞥了眼,看着女儿飞入云雾中,朝胡家庄方向赶去。这才走回石桌旁,开始坐下来开始继续喝起来。

    “酒真不错。”秦云笑着喝起来。

    ******

    时间一天天过去。

    龙族少女依依,原本还怕这位秦前辈,只是一时兴致来了才指点她,兴致去了就可能走了!不过接下来……她看出来,秦前辈对她是真用心,每两三天她去拜访一次,每次秦前辈都指点一个多时辰!如此用心指点,许多前辈高人对亲传弟子,很多都不会这么用心。

    只有对极重视弟子才会如此。

    显然这位秦前辈,很重视她。

    “秦前辈,到底哪里看中我了?如此用心栽培我?是因为我的剑道天赋?所以想要我作为他传人?”龙族少女依依也暗中思索,“可是我注定无法真正成为他的传人,毕竟我是师尊的记名弟子,三百多名记名弟子厮杀争斗,只有三个能活下来。不知道何时我就死了,怎么可能成为他的传人呢?”

    ……

    在秦云和女儿相遇的大半年后。

    秦云飞行在高空中,俯瞰远处一座城池,随隔着百余里,但他的道之领域能够轻易覆盖那里。

    “又去给我寻找美食了。“秦云笑笑,他一直暗中守护着女儿。

    虽说女儿也数次主动去和些元神境大妖搏杀,可没到生死关头,秦云都不会出手的。

    那座城池内。

    龙族少女依依在一处路边摊旁:“听说‘神仙李’的八大小吃,极是美味,可这座城有厉害修行人待着,我手下那些狐妖都不敢来这,只能亲自跑一趟了。”

    她鼻子嗅嗅。

    “真香。”龙族少女排着队。

    忽然她修炼的天龙体,冥冥中感应到了威胁。

    强大的肉身成圣法门也是有种种神异之处的,龙族少女依依猛然转头看去,眼睛瞳孔中都泛着金黄!一眼看去,远处一处茶楼二楼正有一道身影盯着这里,那是一位绿衣女子。

    “师姐?”龙族少女依依一惊。

    绿衣女子则是露出一丝冷笑,嗖的化作虚影,直扑而来。

    “走。”

    龙族少女嗖的一飞冲天,半空中隐隐都有一条龙影升腾,速度极快。

    “轰!”另一侧一道银色流光拦截而来,撞击在那虚幻的龙影上。

    轰隆炸响。

    龙女依依倒飞到一旁,脸色都发白。

    而银色身影停在半空是一位银袍男子,远处的绿衣女子也飞到了一旁。

    他们三个悬浮在城池上空。

    “安师兄。”龙女依依难以置信看着这银袍男子。

    “小依依,很惊讶?”一旁绿衣女子哈哈笑着,“我记得当年你一个小不点,最喜欢跟着安师兄的屁股后面跑。”

    “安师兄,你要杀我?”龙女依依看着银袍男子。

    银袍男子眉头微皱:“师尊说了,我们众多记名弟子中只有三个能活下来,对不起师妹,我不想死。”

    “好,好。”龙女依依点头,眼泪却一滴滴流下来了。

    “哈哈,很伤心呢!在师尊门下的时候,你最喜欢的就是安师兄吧,哈哈哈……真是可笑的小女娃。”绿衣女子笑道,“你若是一直停留在凡俗之境,我们都不好杀你,待到百年岁月,师尊留下的禁制激发,你也可以平静死去。可现在你既然突破到元神境了,就是要争上一场了,所以安师兄也得杀你。”

    “安师兄为何不杀你?于师姐!”龙女依依忍不住道。

    “因为我们是盟友。”绿衣女子笑着,“三百多名同门,有些修行岁月很早,都达到元神境三重了。我们当然得结盟!”

    “安师兄,你没有找我结盟,而是要杀我?”龙女依依看着那银袍青年。

    银袍青年皱眉。

    绿衣女子却嗤笑道:“能和我们结盟的,门槛也是元神境二重天。更何况你早期只是一个凡俗!好了,知道一切,你也该死了,识趣的,就别反抗了。”说着一挥手,一根根针芒飞出。

    “哼。”

    龙女依依一边迅速飞逃,一边挥剑抵挡。

    铛铛铛~~~

    她的剑术在秦云指点下,这半年来也有了一个爆发性提升,此刻剑光轮转下,守的滴水不漏,已有些许‘周天剑光’的风范。只是还很粗浅!

    不过对付元神二重天的女妖的法宝,却还是颇为轻松的。

    “安师兄,还不动手!”绿衣女子脸色一变,连催促。

    “进步这么快?“

    银袍青年脸色微变,当即也杀了过来,他也是修炼肉身成圣法门,也擅近战,一杆长枪就横扫过去。

    龙女依依,难以忘记孩童时期的记忆。

    当初她被黄袍尊者带到天狼界,在宝象宫内懵懵懂懂,只是个小女娃娃。那时候‘安师兄’就很照顾她,也经常带一些美味食物给她。

    在她眼里,那是生命中对她最好的大哥哥,可如今,她的大哥哥‘安师兄’,却要杀她。

    她只能忍着,挥舞着手中神剑抵挡着两位师兄师姐的围攻!在秦云教导下,她剑术在守方面极为高明,虽然无法击败师兄师姐,可却足以自保。

    “她才多大?都不到二十岁吧!竟能抵挡我们两位元神境二重的围攻?”绿衣女子传音焦急道,“安师兄,想想办法。”

    “她的剑术,比上次见她厉害太多了,我也破解不了。”银袍青年也很震惊,他虽然天赋也很高,修行一百三十余年就达到元神境二重,可在黄袍尊者记名弟子中只能算是普通水准。而现在看来,当初跟着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女娃娃,因为一丝善心照顾的小女娃娃,潜力可要高的多了。

    可为了自己前途,他可不会手软。

    ……

    一路追逃厮杀。

    龙女依依一直摆脱不了,还是施展天龙体禁术,伤了师姐,摆脱了追杀。

    荒野湖水旁中。

    龙女依依降落下来。

    “咳。”龙女依依咳出鲜血,立即盘膝坐在湖边,努力稳定沸腾混乱的法力。

    渐渐才恢复。

    她呆呆看着眼前湖泊,一滴滴眼泪流下。

    忽然低着头哭了起来。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她哭泣着低语着。

    ……

    不远处荒野中,秦云站在那默默看着。

    仅仅一天之后。

    那座无名山上,石屋前。

    “秦前辈。”龙女依依也拎着篮子降落下来。

    秦云早就坐在石桌旁,看向龙女依依。

    龙女依依笑着将篮子拎到石桌上,开始端饭菜:“秦前辈赶紧尝尝,都还热着,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嗯。”秦云点头,先自己倒酒,仰头就喝了一杯。

    不知道为何,总感觉酒有些苦涩。

    这种无力感,让秦云满腔的愤怒和不甘。

    “秦前辈,我给你倒酒。”龙女依依说着。

    “不用,坐下,和我一起吃。”秦云吩咐道,一挥手旁边出现了酒杯筷子。

    龙女依依一愣,乖乖坐下。

    “来,一直都是你给我倒酒,这次,你我一起喝一次。”秦云亲自给女儿倒了一杯酒。

    龙女依依看着面前的酒杯,又看着眼前的秦云,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了。

    “小女娃娃,哭什么。”秦云说道。

    “高兴。”龙女依依连一擦眼泪,连端起酒杯。

    父女二人碰杯,都仰头喝下酒,心中各有各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