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剑意经过漫长岁月,早就相互影响自成一体,排斥其他力量,令这片虚空成为纯粹的剑意世界。

    “我在天狼界观看贪狼剑术之后,剑道就已经突破到天仙中期之境,道之领域三百里。”秦云暗道,“后来我又自创元神法门,甚至师尊他老人家也为我讲道,这几年来,我又修行《太白庚金百剑诀》以及其他几卷剑典,积累是越来越浑厚,可依旧困在天仙中期的瓶颈中。什么时候突破,我也没信心。”

    “天仙三境,越往后突破就越难。听张师兄所说,他是进入万法池,他的雷霆之道,才突破到天仙后期。”

    “我如何才能突破到天仙后期之境?”

    秦云思索着。

    瓶颈突破的确很难。

    即便是碧游宫弟子,大部分,也都困在天仙六重天!也就是天仙中期之境。

    秦云算是天资够妖孽了,一个散修就达到天仙中期之境又自创剑仙法门。可后经过道祖讲道、参悟五卷金仙层次剑典、修炼两大周天神通,依旧困在天仙中期瓶颈。

    “突破可真难。”

    “之前兰师姐说的于归师弟,从未修行,十五岁观看碑石,看了三天就达到天仙境,疑似某位大能转世。师尊他细心教导一年虽然也突飞猛进,可也暂时停留在天仙六重天。”秦云暗暗感慨。

    天仙六重天,在浩瀚的三界中也算是一方大高手,但还算常见。

    天仙八九重天……就真的很稀少了。

    在金仙佛陀祖魔等大能者们不现身的时候,这就代表了实力的巅峰。像明耀大世界的顶尖大宗派,一座宗派一般也就一两位天仙八九重天。

    就算是碧游宫,从盘古开天地至今,漫长岁月整个三界一共才收了数万弟子,都是有道祖指点的,也都有进入万法池的机会,可是……能够达到天仙八九重天的,依旧是一小部分。

    “这一步突破就如此难,想要达到金仙道果,更是难上加难。”秦云暗暗感慨。

    “静下心,慢慢积累吧。”

    “积累浑厚到一定程度,相信能水到渠成突破的。”

    秦云静下心,开始细心体会那些剑意。

    断剑谷,是剑意的世界。

    大量的剑意,很多都是天仙极致的剑意,甚至有金仙层次的剑意。

    ……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秦云在这修行三个月了。

    “去。”

    秦云盘膝坐在半山腰,道之领域笼罩在周围一带,释放出一缕白金色剑气,切割过虚空。

    虽然在演练剑招,不过都是在自己道之领域内,这样也不会妨碍旁人。毕竟断剑谷内是有一群同门在修行的。

    “不行,还是不行。”

    “我积累虽然越来越浑厚,可总感觉没有质变。”秦云停下来,略作歇息放松精神,一翻手拿出一酒壶,便喝喝酒看看周围。

    周围山顶、半山腰、山壁一处处,都有一个个碧游宫弟子在盘膝静修。

    “都在修行。”

    “这些可都是被道祖收为弟子的,个个天资悟性都极高。”

    “修行路就是如此,不管天资如何高,都得耐下心,奋勇向前。若是得过且过……怎么可能可能成为真正的大能者?“秦云喝了会酒,翻手收起酒壶,便打算继续修炼。

    可忽然——

    秦云目光扫过峡谷中无数剑意,却一愣。

    “嗯?”

    断剑谷的场景,秦云也看了三个月了,早就熟悉了。

    可此刻秦云却发现了一点,过去三个月他一直看到,却没太注意的一点。

    “哗哗哗~~~”断剑谷虽然剑意极多,却在漫长岁月中,渐渐以其中几道‘金仙层次’剑意为核心,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剑意世界。

    “势?”

    秦云喃喃低语。

    脑海中却浮现自己所学那五卷剑典的一招招剑术,有豁然开朗之感。

    “纸上学来终觉浅!明明过去都学过,可我只看到皮毛,没看到真正的本质。”秦云低语,“师尊说的对,自己悟出的,才是自己的!”

    秦云看着眼前的峡谷。

    “无数剑意,漫长岁月相互影响,自然而然形成一种大势。”

    “万物皆有势。”

    “一条奔腾的河流,有河流的势。即便有一条条暗流能逆流,但整体还是得顺势。”

    “便是无数人构成的一个国度,国度发展也有大势。甚至漫长岁月的历史,历史也有势!顺应大势,方才能一切顺畅,逆势则寸步难行。”

    “三界大道,也有大道之势。”

    “而我的剑道……缺的就是这样的大势!”

    秦云一挥手。

    一缕剑气飞出,剑气普普通通,都没有之前秦云施展的《太白庚金百剑诀》的剑气霸道,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可随着一招招剑气施展出,这些剑气威力却自然而然越来越大!仿佛滚雪球,只要随着时间才能滚的越来越大。又仿佛浪潮,随着时间,浪才会越来越汹涌!而这些剑气也是如此,一招招剑气随着施展,威力却是不断的变大。

    到后面,甚至威力都恐怖无比。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此为大势。”

    秦云眼中有着夺目的神采,看着汹涌轰隆如山崩地裂的恐怖剑气威势,心意一动,剑气尽皆散去。

    秦云闭上眼睛,盘膝坐着。

    心中,剑道正在蜕变着……

    ……

    心已悟,仅仅盘膝坐下三日。

    “轰隆隆。”再睁开眼,秦云就感觉到自己的道之领域有了质变,达到了天仙后期之境。也是道之领域六百里!

    “接下来修行便是一马平川,只要慢慢积累,积累到瓶颈。”秦云微微一笑,“这一次突破真的很难,而下一次将比现在难百倍千倍,毕竟突破了就是成就金仙道果了。不知道多少仙人们梦寐以求的境界。”

    将来更大的难关,秦云没再多想。

    他还早的很。

    这次拜师道祖、又修行五卷剑典,又在断剑谷顿悟,方才突破瓶颈,达到天仙后期。

    也算真正成为三界当中一方大高手层次了。

    “接下来得孕养我的本命飞剑,剑道突破,本命飞剑也能孕养到上品灵宝层次了。”秦云又期待,又有些头疼,“不过,我已经没足够天地奇珍,来孕养本命飞剑了。为了修炼那两门大神通,之前的那件上品灵宝小番天印,我都卖了。”

    秦云选的两门神通,都是上古天庭时期的大神通!

    幸好只是入门时需要些外物,可即便如此,也让秦云倾尽宝物,还请了好些师兄师姐帮忙才凑齐。

    “该走了。”秦云微笑着起身。

    看看断剑谷内继续修行的一众同门,秦云心情却颇为愉悦,当即化作流光飞离半山腰,沿着来时的小路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