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池城的交战,进入第四天。

    “苍天啊,怎么会这样啊!”

    “我的家啊!”

    “你们都是强盗,强盗!”

    “我滇池城是做了什么孽啊!”

    “……”

    一阵阵的凄凉的叫声在起伏之中。

    大战一起,必然血流成河。

    而这一战,更是残酷无比,整个滇池城笼罩在数万大军的交锋之中,城中已经被打成了一片废墟,一片片的房舍被点燃,一道道的墙舍被推到。

    无数的百姓家破人亡,在混乱之中,有人想要逃出城。

    越是想要逃,越是变得乱。

    当大战介入了数以十万的百姓之中,战场变得越发的混乱起来了,双方的交战也变得残酷,他们都已经杀红眼,根本已经不知道停下来了。

    不管是牧军,还是雍闿,都在拼命。

    “挡住,给我挡住!”

    雷虎已经亲赴战场,他的五千战虎营,仅存不足三千将士,死伤逾越四成将士,每一个将士身上都负伤,但是他们始终死死地守住防线。

    “儿郎们,挡住!”

    一个个军侯在竭斯底里的叫喊。

    “战!”

    沙摩柯也打出了火气,他麾下的蛮军,伤亡必战虎营还大,无数的勇士鲜血倾洒在这一片土地之上了,这时候,只能有进无退,决不能功亏一篑。

    “战!”

    “战!”

    五溪蛮军也是蛮军,他们在大山里面厮杀出来,最恶劣的环境之下生存,身上自然有一股不服生死的韧性,主将沙摩柯不败,他们始终坚持。

    “冲过去,斩杀他们!”

    徐闵是一个儒将,可这时候披头散发,整个人变得很狂暴,他脸上有一道血痕,这是两天之前,和沙摩柯交战的时候,即使在军阵之中,也差点被流失狙杀,在脸上留下的痕迹。

    这时候,不仅仅是关乎南中的生死存亡,更是关乎他们家族的未来,不管什么心思,都要拼命了,他不允许牧军统治南中。

    “杀了他们,给我狠狠的冲,今日不拿下这街道,不把他们都留在这里,决不罢休!”

    相对而言,永昌校尉郑柏,就猛烈很多,他身先士卒,先后三次亲自上阵,连续逼退牧军,夺取两条街道,凶猛的劲头,无人媲美。

    “步步推进,盾兵,长矛手,弓箭手,互相协助,不给敌人留下一丝丝的空隙,无比拿下前方的阵地,杀!”

    雍通在雍闿的大将之中,一直都是最沉稳,最谨慎的,即使冲锋陷阵,也是稳为主。

    “怎么还没有拿下他们?”

    雍闿在太守府之中大发雷霆:“我足足集合了五万主力,还拿不下他们牧军区区不足两万兵马,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尔等给我一个解析,我南中的儿郎,就这么不堪吗,数以倍的兵力,天时地利都在我们这里,却还是拿不下敌人,我不相信!”

    为了打这一场战役,他几乎倾巢而出,集合益州永昌郡兵三万,又增兵两万各大豪族的府兵,全部推上战场了,他在背水一战。

    在他心中,他其实也知道这一战不容易,牧军的战斗力,他清楚,但是他认为,就算不能全歼牧军,起码能把他们驱赶出去,然后夺回城门,重建防御。

    但是这一战,打了足足四日,却始终没有能突进。

    这让他心急如焚。

    因为他知道,自己撑不住多久了,如果再不能突破,恐怕接下来了,他将会面对的是牧军的主力,是明侯牧景亲临,到时候,就在无机会了。

    “太守大人,牧军之坚韧,始料不及,没想到我们斩了他们将近半数的兵马,他们几乎还是死战不退!”何宇的面容有些苍白。

    他刚刚从战场回来,战场上的惨烈,他见了一次,都有些承受不住。

    “我不管!”

    雍闿拍案而起:“告诉雍通,我再给他最后五千兵力,日落之前,他必须要夺取西城门,把西线夺回来,把他们都赶出去,决不能让他们在待在城里面!”

    这是他最后的兵力了。

    他不能等下去了。

    越等越是危险,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牧军就会兵临城下,就会冲进来,给他致命的一击。

    “诺!”

    何宇领命。

    ……………………

    轰轰轰!!!!

    早上本来还是一片晴朗的天空在中午的时候就变了脸,一片片的乌云凝聚,不多时,开始雷鸣电闪,一声声的轰鸣声仿佛要轰炸在的滇池城的头上。

    滴滴滴!!!!!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一阵阵的滂沱大雨倾泻下来了。

    “下雨了!”

    雷虎用力拔除身上的箭镞,血演着战甲而流淌,他虎眸闪烁,冷厉无边,竭斯底的叫喊起来了:“儿郎们,今日是我们以身报主的时候了,战虎营的儿郎,都是虎,虎,是百兽之王,只有战死的虎,没有躲避的虎,战!”

    “战!”

    “战!”

    战虎营残存的儿郎,昂首挺胸,坚守每一寸的阵地。

    “我就不相信,我破了你们,杀!”

    雍通很稳很稳,但是再稳的心,这时候也变得狂躁起来了,雍闿一再给他增兵,连最后的五千亲卫都给他了,他很清楚,如果再不能攻破对方的阵地,南中就要败了:“今日不夺西城门,决不罢休!”

    “杀!”

    大雨之中,厮杀更加惨烈,刀刀见血,矛矛透命,大雨把鲜血给汇聚,城中的地面上,好像都染上的一层鲜血的颜色,那鲜红的一幕,让人不敢直视。

    …………………………

    金沙江上。

    一支舰队日夜赶路,终于出现在了上游的位置。

    “终于到了!”

    甘宁领命之后,立刻意识到此事的重要性,他亲率一营为先锋,昼夜行军,迅速赶路,虽然在路上遇上了不少麻烦,但是最后终于赶到了滇池城。

    “中郎将,城中正在血战!”

    斥候前方探路,返回禀报:“战斗很激烈,我已经看到了河面上浮现了尸首了,鲜红的鲜血几乎把护城河都染红了!”

    “战虎营危也!”

    甘宁没有休整,他立刻下令,大声的说道:“冲进去,接应战虎营,所有战舰,远距离进攻武器立刻准备,一旦靠近,给我打!”

    “中郎将,现在雨水太大了,很难分清楚敌我!”

    “那就上岸!”

    甘宁大声的说道:“大军未至,我们先行一步,是因为我们背负救援的任务,此事必须争分夺秒,告诉儿郎们,立刻集结,进城而战!”

    “是!”

    一艘艘战船,在双牙战船的带领之下,从金沙江冲入护城河,然后沿着九曲十八弯的河道,进入城内河流的流域……

    ………………………………

    夜,大雨在下,到处都是冰冰凉凉的。

    太守府中。

    雍闿一脸的死色,他的目光看着的来禀报的斥候,仿佛有些不甘心,重新问了一遍:“你确定,牧军的战船进城了?”

    “确定!”

    斥候军侯拱手说道:“当初在味县,我见过他们的战船,这肯定是牧军的战船!”

    “完了!”

    雍闿闻言,神情有些惶然,直接瘫坐下来了。

    “太守大人,我们还没有败,最多,转攻为守,我相信,我们能守得住这里!”何宇拱手说道。

    “守得住吗?”

    雍闿惨笑,摇摇头:“守不住的!”

    他一倍的兵力,都打不赢牧军,如今牧军主力已,他还有什么能力和牧军争锋。

    这一刻,他心若死灰。

    何宇其实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根本就是的放屁,但是此时此刻,他也没办法了,怎么才能扭转局势,他根本就做不到。

    “收兵!”

    雍闿闭上眼睛,有气无力的下令。

    “太守大人!”

    “家主!”

    大殿之上,众人不甘心,纷纷跪下,想要请雍闿收回成命。

    “收兵!”

    雍闿咬着牙,坚定的说了两个字。

    “是!”

    何宇深深的看了一眼雍闿,然后去传令。

    雍闿深呼吸一口气,他平复了心情,坚强的站起来了,这一战,他虽败了,但是他不愿意这么束手就擒,现如今,既然滇池保不住了,他大不了舍弃滇池,坐南中多年,他雍闿,不仅仅只有一个滇池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