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四章溪石上的两道身影
    赵腊月知道顾寒想要问什么,但她不准备回答,继续向前走去。

    “站住!”

    顾寒沉声说道。

    他深吸一口气,控制住情绪,看着她的背影说道:“诸峰已然老朽,青山之未来,只在于我们……”

    赵腊月没有让他把话说完。

    “你错了,青山之未来在于我,而不在于你们。”

    说完这句话,她向着剑峰继续前行,很快便消失在风雪里。

    顾寒看着风雪里越来越小的黑点,默然想着:“那井九呢?你关注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风雪骤乱,飞剑破空而至,他抬步走到剑上,逆风而去,化作一道白烟。

    飘摇而上,顾寒很快便来到西南方向一座秀丽的山峰间。

    山峰秀美,然而崖坪之间,到处都可以看到凌厉的剑光,杀意十足,铁血意味极浓,即便从天而降的雪花也都被融成青烟。

    这里便是青山第二峰两忘峰。

    这里都是来自诸峰的最优秀的弟子,大部分都已经修至无彰境界,甚至极少数已经进入游野境。

    顾寒很喜欢这种感觉。

    就像两忘峰里的大部分年轻弟子一样,他也不喜欢其余诸峰的作派,包括承剑大会。在他们看来,这些只是诸峰为了延续自己的传承,抢夺人才的无聊之举,除了造成严重内耗,没有任何意义。

    剑光消失在两忘峰顶的洞府里。

    “不能再这样旁观下去,腊月不知道为什么对我们有些抵触。”

    顾寒看着那个背影说道。

    “师妹那里我去说,你要保证清儿与十岁不出问题。”

    那个人没有转身,问道:“另外,我想知道你现在对井九到底怎么看?”

    顾寒沉默片刻,说道:“我不喜欢他。”

    那人转过身来,容颜清秀,神情温和。

    他是青山掌门首徒过南山,还有一个身份是两忘峰的首席弟子。

    “马华已经证明他的看法是对的。”

    过南山微笑说道:“但我还是支持你的做法,如果经不起磨励,再高的天赋也没有任何意义,那个孩子遇着你连番羞辱,却连剑都不敢拨,将来如何降魔卫道,为我青山出力?”

    顾寒神情漠然说道:“那个家伙连剑都没有,谈何拨剑?”

    ……

    ……

    雪一场比一场骤疾,然后渐渐消失,枯黄的草枝重新变绿,又是一年初春来临。

    承剑大会就要开始了。

    据说赵腊月结束了在剑峰的苦修,再次归来,但没有谁看到她的身影,包括在井九的洞府里。

    对青山宗来说承剑大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自然各方面都极为重视。

    洗剑溪尽头提前布置好了座位,数百丈的石壁上更有昔来峰的仙师们用神通移来的几块巨石为台,巨石极为宽广,可以容纳数千人,更有白云与崖间浅水相伴流淌,更增仙境之感。

    溪畔的普通弟子沉默而紧张地修行着功课,偶尔忍不住会向天空看上一眼。

    在世间降妖除魔的两忘峰师兄还有在朝歌城等地的各峰师长们,都已经陆续赶回。

    最引人注意的是那些前来观礼的各方宗派的代表们。果成寺来了十余名僧人,朝歌城来了几位皇朝官员,与青山宗交好的水月庵、悬铃宗等地,更是派出了长老之类的重要人物,听说就连远在北地的风刀教也派了人。

    在溪畔洗剑多年的内门弟子们,只要有自信的,都已经报名参加此次大会。

    天生道种的赵腊月与柳十岁,自然是所有人关注的对象,听说就连悬铃宗的某位长老都打听过柳十岁的情形,至于赵腊月更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人物,如果不是不便,水月庵只怕早就已经去找她了。

    所有人都想知道赵腊月会在承剑大会上选择哪座山峰。

    这个谜底的揭开,同时也会解开另外一个困扰青山宗多年的谜团。

    当年在赵腊月出生之前,青山宗便已经提前预知她是天生道种,一直暗中保护直至现在,这究竟是哪位大人物的手笔?

    除了赵腊月与柳十岁,还有十余位弟子同样颇受关注。

    这些弟子都在洗剑过程里表现的极为优异,其中有三人更是像柳十岁一样被两忘峰提前看中,从前年开始便一直在甲课由顾寒亲自教育,其中又以一名叫做顾清的弟子境界最为高强,深得门派器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叫做顾清的弟子,肯定可以顺利承剑。

    顾清并不出名,因为他一直以剑童的身份在两忘峰里学剑,很少在洗剑溪畔出现,所以显得有些神秘。

    在知道内情的某些人眼里,顾清的境界实力甚至要隐隐压过赵腊月一筹,应该算是这一代洗剑弟子里的最强者。

    因为他是两忘峰首席弟子过南山的剑童,而且,他是顾寒的亲弟弟。

    ……

    ……

    承剑大会开始之前,青山宗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

    那便是碧湖峰峰主之位的传承。

    前任碧湖峰主雷破云的死亡事涉隐情,而且这是青山宗自己的事情,所以进行的非常低调。

    除了青山宗掌门以及诸峰之主,没有任何人旁观那场战斗,更不要说那些前来观礼的各宗派使者。

    其夜,一剑光寒九峰。

    剑意纵横于天地之间,青山大阵启动,北镇守睁开眼睛,吞了数道星光,最终才分出胜负。

    碧湖峰的一位隐居长老击败了上德峰的迟宴,成功地接任了峰主之位。

    ……

    ……

    晨光熹微,青山九峰早已醒来,溪河尽头,隐隐传来无数人声。

    井九向那边看了一眼,走到溪河对岸,来到洗剑阁里,敲了敲门。

    所有人都去了溪尽头的石壁,洗剑阁里异常安静,按道理应该空无一人才对。

    林无知没有走,就像一直在等他。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他看着井九微笑说道。

    井九说道:“我习惯今天的事情今天做。”(注)

    林无知翻开早已准备好的报名册,递过去笔。

    井九接过笔,在报名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墨师叔真的很欣赏你,看在我在这儿等你的情份上,你多考虑一下他。”

    林无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虽然……他长的确实不怎么好看。”

    井九想了想,说道:“我真的不关心美丑。”

    林无知看着他的脸叹了口气,心想也对,反正谁都没你好看。

    井九向着洗剑阁外走去。

    林无知收拾名册,准备送到适越峰备案,抬头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着一件事情。

    剑呢?你怎么还不去取剑呢?

    ……

    ……

    来到洗剑溪尽头,两岸站满了等待参加承剑大会的弟子。

    那道数百丈高的崖壁两旁,还有很多身影,应该来自九峰。

    崖壁上方是一片云雾,无法看清楚里面的画面,想必青山宗的大人物们还有那些来观礼的各宗派使者,应该便在其间。

    不知道今年水月庵会派谁来?以连师妹的身份应该不会亲自来,来的会是她的徒弟吗?

    看着雾崖,井九难得地想起某些故人。

    溪畔很是热闹,到处都是人。

    “井师兄,这里!”

    玉山师妹站起身来,向他招手,示意为他提前抢好了位置。

    井九看了眼,发现那个位置用来观战确实不错,但是人太多了。

    他喜欢清静,不喜欢热闹,不愿意去人多的地方。

    他的视线很自然地落在溪畔最安静的地方。

    那里并不偏僻,在最靠近崖壁的地方,是溪里的一方大青石。

    之所很安静,是因为青石上有一道孤伶伶的身影。

    赵腊月在那里。

    没有弟子敢靠的太近。

    井九很自然地走了过去,很自然地在她身边坐下。

    ……

    ……

    (注:我觉得这句话真的很妙,换作以前,我肯定要写一百多个字解释半天,哈哈哈哈,但这次我控制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