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着暴雨的夜晚最是深沉,云层极厚极重,没有半点星光,到处都是一片黑暗。

    井九站在碧湖峰顶,悄无声息,夜风拂动白衣,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与其余诸峰不同,碧湖峰顶地势很平缓,而且面积极大,中间竟有一片碧湖。

    碧湖峰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碧湖中间有座岛,岛上有座宫殿,在暴雨里显得颇为阴冷。

    那座宫殿并非碧湖峰主的居处,另有主人。

    井九静静看着那座宫殿,不知道在想什么。

    青山九峰守御极严,碧湖峰因为有这座宫殿更是森严无比,峰间到处都是剑阵。

    不知为何,那些剑阵对井九来说仿佛不存在,让他轻而易举地来到了峰顶,没有惊动任何人。

    如果他是破海境的强者,或者还能有些可能,但他只是个刚入承意境的年轻弟子,为何能够做到这些?

    青山大阵在碧湖峰顶的夜空处,专门留下了一条通道,就像是开了一道口子。

    暴雨从夜空里不停落下,无数道闪电不时照亮夜空,落在碧湖中央的那座岛上,仿佛要把那座宫殿劈成碎片。

    雨声密集,碧湖卷起雪浪,那些雷电却是悄无声息地消失,仿佛是被那座宫殿吞噬了一般,画面看着极为诡异。

    看着暴雨中的那座岛,井九神情有些凝重。

    从山村到南松亭到洗剑溪再到神末峰,无论遇着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他都很平静。

    今夜却明显不一般。

    他知道,那座宫殿便是青山宗以雷威养魂木的秘处。

    这座宫殿没有任何青山弟子看守,因为青山四大镇守之一的白鬼……住在这里。

    暴雨越来越大,闪电的次数却渐渐少了,井九向碧湖里走去。

    以他现在的境界,已经能够踏湖而行,但他不会这样做。

    那样有可能会被驭剑归来的碧湖峰弟子看到。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不想提前惊动对方。

    当年他随溪水流出石壁,落在湖里,学会了一招,有些笨拙,但确实管用。

    不过现在他不用再抱一块重重的石头了。

    他像块石头般慢慢沉入湖底,向着前方走去。

    湖水越来越深,他的脚步依然那般稳定,而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连身边的水流都没有太多变化。

    那些被暴雨惊扰的不停游动的鱼儿,似乎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随着时间的移动,他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神情越来越凝重。

    他清楚地感觉到,前方有道威压,仿佛神明一般。

    越靠近那座岛,那道威压便越来越可怕。

    湖水开始变浅,偶尔能够看到上方雷电带来的白光。

    他登上了湖心岛,上方的夜空便是青山大阵打开的通道。

    这里的暴雨更骤,夜色更暗,也越能真切地感受到不时落下的雷电的恐怖威力。

    那道威压,并非来自天穹。

    井九与暴雨融为了一体。

    他静静看着不远处的那座宫殿。

    这里是镇守居住的地方,碧湖峰弟子不得擅入,所以岛上生活着很多野物。

    在暴雨里,隐约还能听到一些声音,树上有很多绿色的幽光。

    井九知道,那些不是山鬼,而是野猫。

    野猫们被雨水打湿了毛发,正在狼狈而徒劳地舔着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看着雨中的那座宫殿,井九向前走了一步。

    他确认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没有呼吸,而且这一步恰好在他心跳的间歇里。

    但是,一道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居然这么早就被发现了吗?

    看来在这场谈判里,自己注定是要落在下风了。

    井九这样想着,望向了那个地方。

    恰在这时,夜空里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一道极粗的闪电落了下来,照亮了整座宫殿。

    某个角落里有个窗。

    一只白猫趴在窗台上。

    那里没有雨,但它的毛还是被打湿了。

    白猫的毛很长,被雨打湿后,纠结成一簇簇的,有些难看。

    但如果看的时间长了,有时候会产生某种错觉,那些一簇簇的毛,就是一把把的剑。

    那只白猫眯着眼睛,看着有些懒洋洋的,非常无害。

    但它的眼瞳散发着极其妖艳的光芒,就像是最不真实的幻梦,又像是无底的深渊,令人只想堕落其间。

    如果是普通的青山弟子,被这双妖异的猫瞳盯着,只怕会被直接吓昏过去。

    井九没有,但神情很凝重。

    当初在云行峰顶,左易是无彰境界的高手,依然无法发现他的存在,直接被他偷袭杀死。

    这只白猫却轻而易举地发现了他。

    “好久不见。”

    井九看着那只白猫说道。

    暴雨之间,偶有雷鸣,他的声音很小,完全被掩盖,但他知道,对方听得到。

    白猫眯了眯眼睛,扭了扭脑袋,调整了一下姿势,确保趴的更舒服些,似乎没有听到井九的话。

    井九继续说道:“那根雷魂木被雷破云给了谁?”

    白猫无声地打了个呵欠,看着很是慵懒。

    井九知道这是假象,对方已经动了心思,随时可能出手。

    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不可能是这只白猫的对手,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闪电不时照亮宫殿。

    危险就在眼前。

    暴雨从眼前落下。

    隔着急瀑般的雨水,井九静静看着窗台上的它说道:“对于我的出现你并不意外,看来你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也对,你们四个当中就以你最为纤细敏感警惕,他们三个可能没有发现,但你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种大事。”

    白猫缓缓转头,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我已经有了答案,今夜只是想找你确认一下。”

    井九说道:“我承认,我确实有些不甘心。”

    白猫的眼里流露出嘲弄与冷酷的意味,仿佛在说:你也有今天?

    “四年前,你看着我出事,难道就没想到万一我没死怎么办?”

    井九说道:“用你的骨头来磨剑,这个结局怎么样?”

    白猫盯着他,尾巴缓缓竖起,向着四周炸开,就像是湿地里的秋苇,很好看,也很可怕。

    夜空里的雷电落的更急,暴雨加骤,天地气息无比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