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十五章古井无波亦无情
    如果问朝天大陆最神秘的组织是什么,很多人会说是卷帘人。

    如果问朝天大陆最可怕的地方是哪里,很多人会说是冥界。

    但如果要问朝天大陆最可怕又最神秘的是什么?那么便只有一个答案。

    ——不老林。

    不老林是一个刺客组织。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皇亲国戚,无论是奸相卖国太师还是忠臣人族英雄,只要你出得起钱,不老林便敢杀。就算你想杀一位破海境的至强者,不老林也会尝试去做,而且传说确实有过成功的案例。

    没有人知道不老林是由谁创建的,地方在哪里,有多少成员。

    人们只知道,只要被不老林盯住的对象很快便会失去生命,就这样停留在原先的年龄,再也不会老去。

    那位黑衣人没有否认。

    对于青山宗这样的正道宗派来说,不老林当然是邪恶的、必须被除掉的邪魔外道。

    赵腊月微微低头,笠帽遮住更多的脸。

    黑衣人并不觉得意外,他见过很多所谓的恶人,那些恶人在第一次知道他来自不老林的时候,都会表现的有些不自然。

    那种不自然源自于见到真正邪恶时的恐惧,或者自卑。

    “只要你愿意加入不老林,什么都可以有。”

    他看着赵腊月笑着说道,声音更加沙哑,也更加诱惑。

    “晶石?有。珍药?也可以有。哪怕你想要拥有修行界里的名声与地位,我们都可以帮助你。”

    赵腊月说道:“我想要的,你们给不了。”

    黑衣人不再发笑,冷漠说道:“我很欣赏你这两年里的手段,所以才会出来见你,现在看来,你依然欠缺真正的勇气踏进这个不是谁都有资格看到的真实世界,或者,我应该在你们被清天司抓住,熬不住酷刑的时候,再来与你见面。”

    赵腊月说道:“我不接受威胁。”

    黑衣人说道:“果然有大派弟子的风范,但不管你们是哪个宗派逃出来的弟子,今次得罪了宫里那位贵妃娘娘,想要重返山门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奢望还能重新回到修行界,有什么好前途。”

    井九一直在旁边沉默听着,确定对方只是不老林的一个普通执事,不想再听下去,对赵腊月说道:“快点。”

    这两年里,他经常陪着赵腊月斩妖杀人,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新鲜感,后来便觉得很是无趣,经常发声催促她。

    那时候,他说的往往便是这两个字。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次,这两个字听过太多遍,赵腊月想都没想,下意识里便有了动作。

    海风灌进破庙,拂动她的青丝,剑意凌厉而生,便要离体而去。

    黑衣人做为不老林的刺客,此生都是他暗杀偷袭对方,何曾被别人偷袭过?

    惊怒之余,他用最快的速度召出十七面黑色的小旗,布置在了身周。

    那些黑色小旗气息阴冷,仿佛里面有着无数怨魂,绝非寻常,正是玄阴宗用来对付那些剑道宗派的拿手宝物——落剑幡。

    落剑幡用十七种罕见的材料制成,对仙剑的感应极为敏锐,不管对手修的是剑诀如何高深,只要飞剑离手,便一定会被落剑幡确定方位,施予影响,在最短的时间里扰乱飞剑运行的线路。

    如果双方境界相差较大,持幡者甚至可以直接断绝飞剑与主人之间的联系。

    黑衣人确信就算自己的落剑幡不能击落对方的飞剑,也一定能够把对方的飞剑挡住,他便会趁着这个机会,潜入海神庙地底,启动早已准备好的阵法,将对方一击反杀。

    不愧是不老林的刺客,骤遇突袭,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想出的应对方式竟然可以说得上是毫无漏洞。

    但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对手。

    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青山宗数十年来最年轻的峰主。

    更关键的是,这两年里赵腊月连番试剑,剑战意识正在巅峰。

    她没有出剑,而是把自己变作了一道剑。

    短发随风而动,再次变得凌乱,她从原地消失。

    再出现时,她已经来到黑衣人身前。

    瞬息之间,她便越过了数丈的距离,穿过了那些黑色的小旗。

    在她的肩头与耳垂,出现了两道清晰的伤口,黑色的污血正在渗出。

    对此她毫不在意,直接一掌拍向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来不及召回黑旗,怪叫一声,右手翻天而起,迎向她的手掌。

    他的手掌极为枯瘦,看着并不像是活人,边缘散发着漆黑的光泽,不知道蕴着怎样的魔功。

    啪的一声轻响。

    两掌相遇。

    一道艳红的剑,从赵腊月的掌心生出。

    嚓!

    那道剑轻而易举地刺穿黑衣人的手掌,紧接着继续向前,刺穿他的胸口。

    一截艳红的剑尖从黑衣人的背后出现。

    不知道是本来的颜色,还是被黑衣人的血染成这样。

    嘀嗒。

    血水落在破庙的地面。

    黑衣人缓缓跪倒在地,就此死去。

    他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与绝望的神情。

    海风忽然变得狂暴起来。

    破庙里剥落的墙皮被吹成粉,到处飞舞。

    夜空高处那道强大的威压,感觉离地面越来越近。

    赵腊月抬头向破庙上空望去。

    笠帽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凛冽的剑意与无穷的战意。

    “打不过。”

    井九对她说道:“十年后或者可以。”

    小荷无辜地睁着眼睛,一脸茫然。

    她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画面。

    明明正在谈判,为何赵腊月会忽然暴起杀人?

    这太没有道理了。

    正想着这事,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某处微微一凉。

    她低头望去,发现一柄铁剑刺穿了自己的右肩。

    那柄铁剑贯穿了她的身体,把她钉在了破庙的墙上。

    血从身体里涌出,顺着铁剑流淌。

    小荷觉得身体越来越冷,然后才感觉到极致的痛苦,小脸变得非常苍白。

    她抬头望向井九,震惊无语。

    铁剑握在井九的手里。

    她一直防着赵腊月,因为忌惮。

    两年里,赵腊月杀了多少人,是怎么杀的,不老林要比清天司更清楚。

    在火锅店里相见,她也没能看透赵腊月的底细。

    但她从来没想过,井九会如此可怕。

    直到铁剑穿透右肩,她竟然都没能发现井九已经出剑!

    铁剑很宽,小荷很娇小,看着更加可怜。

    井九的眼神很平静,没有丝毫怜悯,也不是刻意冷漠。

    他看着她就像在看着一块普通的石头,西海里转瞬即逝的一朵浪花。

    小荷知道他的真实境界并不比自己高,如果不是偷袭不见得能制住自己。

    但看着他的眼神,她的心里生出极度的恐惧,再也生不出做对的念头。

    因为她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无情。

    太上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