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旧庵里走出来的高大男子就是洛淮南。

    中州派掌门首徒,年轻一代修道者里毫无争议的最强者,还有很多名头,但都不如这个名字本身响亮。

    看着赵腊月黑白分明的眼眸,想着先前那一抹寒光,洛淮南的心情有些凛然。

    他当然知道赵腊月是谁。

    如此年轻便有如此境界,放在世间任何宗派都必然是最出色的人物。

    只不过在他想来,对方终究还太年轻,境界尚浅,还需要很长的岁月才能成为真正的对手。

    他没想到,赵腊月现在的剑心便已如此犀利。

    不愧是天生道种,又岂止是天生道种?

    看来传闻是真的,南山没有说错,她把那个无比凶险的法门修到了极致。

    以剑意焠体,真能修成后天剑体?

    赵腊月向前走了一步。

    洛淮南静静看着她,沉默等着她说话。

    很明显,他慎重了很多,这也是尊重。

    这时,井九举起了左手。

    赵腊月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有开口,退回他的身边。

    就像当初在小山村与南松阁时,柳十岁看着井九的一个手式甚至一个眼神,便知道他的意思。

    现在赵腊月也可以。

    洛淮南有些吃惊。

    世间能让他感到吃惊的事情已经很少。

    因为他很意外。

    无论是在青山剑宗还是世间,赵腊月的声名都极为响亮。

    井九更像是一位追随者,如果不是拥有那张美丽至极的容颜,以及偶尔露锋芒,只怕还会更加低调无名。

    此刻这个画面,却表明神末峰竟是以井九为首!

    这是为何?

    洛淮南忽然想到另一个传闻。

    今次青山试剑大会上,井九在折断过南山飞剑之前,先是用计胜了两忘峰的顾寒。

    听闻在最关键的那瞬间,井九不知道使出何种道法,带着道道剑影,凌空虚渡了十余丈距离。

    有几位青山宗长老怀疑那就是先天无形剑体!

    青山剑宗想要隐藏这个消息,但当时那么多眼睛看着,那么多耳朵听着,如何能够隐藏得住,还是流传到了山外。

    知道这个传闻的时候,洛淮南根本不相信。

    但此时看到这幕画面,他忽然生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难道传闻是真的,并不是青山剑宗为了扰乱别家宗派心思故意放出的假消息?

    如果这是真的,一个先天无形剑体加上一个后天剑体,日后的青山神末峰……将是何等模样?

    井九没让赵腊月说话,自己也没有说话,因为这些本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与旁人说。

    洛淮南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与众人再次抱拳行礼,自行离开。

    有一个细节。

    从始自终,他都没有与那位锦衣年轻人说话,甚至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

    场间再次回复安静。

    洛淮南已经离开,今天的名额应该还有两个,而此时庵外还有五个人。

    赵腊月看了井九一眼。

    井九摇了摇头。

    那位锦衣年轻人微讽说道:“连洛淮南这个莽夫都不敢再进一步,看来传闻里的井九果然有很多秘密,你担心被天师看出来?”

    井九没有理他,对赵腊月说道:“担心?”

    赵腊月说道:“有些不确信。”

    如果庵里那位大师,真如传闻一般能够断人前程、算人生死、直通天道,谁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但她的心里又藏着很多秘密,不愿意被那位大师看出来。

    井九说道:“什么秘密?”

    赵腊月说道:“你知道的那些。”

    一问一答,很是自然。

    旁人听来,却能品出很多别的意味。

    比如绝对的信任以及亲近。

    胡贵妃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想说好一对奸夫**?”

    瑟瑟小姑娘嘻嘻笑着说道。

    胡贵妃以袖掩唇,俏媚一笑,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别赖我身上。”

    看着她自然流露出的风流情态,那位锦衣年轻人微微蹙眉,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这时旧庵里行出一位童子。

    他走到锦衣年轻人身前,行了一礼,说道:“先生有言,事涉天命,无法看,还是请公子回吧。”

    锦衣年轻人有些失望,紧接着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些出神。

    春日的天光穿透梅林的树丫,落在他的脸上,大片的光斑没能让他的脸变得奇怪,反而平添了几分光彩。

    在阳光的照耀下,他的脸部线条愈发清晰,就像是他此时看到的前景,这让他的唇角渐渐翘了起来。

    带着满足的笑容,锦衣年轻人离开了梅林,与洛淮南离开的方向相反。

    胡贵妃不懂,看着锦衣年轻人远去的背影,低声嘲讽了几句。

    瑟瑟小姑娘在旁同情说道:“他想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所以才会笑。”

    胡贵妃愣了愣,说道:“什么意思?天师不是说不肯给他看吗?”

    “天师说的是事涉天命……”

    瑟瑟在最后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胡贵妃终于想明白了,神情骤变,她当然知道那位锦衣年轻人想问什么,那就是天命所归……

    瑟瑟看着她安慰说道:“既然如此,你也不用再问了,就算真能生个儿子,也不能当太子,反而要担惊受怕,何苦来着。”

    胡贵妃身躯微微摇晃,脸色雪白,说不出话来。

    谁也没想到,那位童子走到胡贵妃身前,行了一礼,竟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先生有言,事涉天命,无法看,还是请娘娘回吧。”

    胡贵妃愣住了,片刻后脸上流露出狂喜,连声道谢,再也没有停留,退出了梅林。

    井九心想这个女人居然能在宫里活这么长时间,看来皇帝的性情没有怎么变,还是那般宽仁,只是怎么没把儿子教好?

    赵腊月的神情很凝重,悬铃宗妇人的神情也很凝重。

    那位锦衣年轻人与胡贵妃的作派与朝歌城里的普通民众没有什么区别,那些对话就像街坊间带着敌意的闲扯。

    但在梅园之外,他们是真正的、能够影响整个皇朝的大人物。

    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那个童子说的话,极有可能便是人族皇朝的将来。

    只是童子转述的天近人大师的话一模一样,这究竟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