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九章棋枰上的那把火
    “谷元元,父亲是征北军的将领,数年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风刀教硬生生抢了过去,当时还闹了好大一场风波。”

    翠师姐压低声音说道:“有人说是刀圣大人看中了他的棋力,想要他代表风刀教出征梅会,得些风头。”

    终于在梅会上听到了风刀教的名字,井九与赵腊月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兴趣。

    那位叫做谷元元的少年满脸骄容,与曾经去青山参加洗剑的那位深藏不露的使者,完全是两种风格。

    如此看来,镜宗雀娘、一茅斋尚旧楼、风刀教谷元元,便是今年梅会棋战的热门人选。

    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的棋道水平要比所谓国手高出很多,可能会稍微威胁到童颜。

    参加梅会的修道者自然不愿意一开始便遇到这样的棋道强者,所以林间才会显得这般冷清。

    一茅斋书生与谷元元的话让瑟瑟很生气,她恼火说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赵腊月想着那天在旧梅园外的童颜,说道:“喜欢下棋的人脑子都有些与众不同。”

    她本意是说好棋者重胜负,思维方式与普通修道者不同,但被别人听着难免会理解成别的意思。

    瑟瑟的眼睛变亮了,觉得这位姐姐不愧是青山峰主,说话就是这么霸气。

    听到这话,尚旧楼与谷元元还有远处的修道者都很生气,就连镜宗的雀娘也忍不住苦笑了两声,但又能如何?

    井九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在林间停留,继续往前行去。

    看着这幕画面,有些修道者失望地摇了摇头,谷元元脸上的嘲弄意味则是更浓了。

    山间某处遍是青树,但不是太密,既能遮着烈日,又有阳光漏下,一条小溪穿行其间,溪畔青草如茵,风景极美。

    井九停下脚步,说道:“溪水很清,就这里吧。”

    瑟瑟环顾四周,发现近处并没有亭子,不由气结,心想又不是要你挑春游的地方,你到底要去哪个亭子啊?

    赵腊月看着溪边的草地,心想难道真是准备来晒太阳睡觉的?

    “谢谢。”

    井九对翠师姐说道,虽然他没有认真听,也不在乎那些参加棋战的高手。

    翠师姐微微一笑。

    瑟瑟有些不信任地问道:“你都记住了?”

    井九说道:“都记住了。”

    赵腊月心想果然很擅长骗小姑娘。

    “还有一个很厉害的。”

    瑟瑟非常认真说道:“这时候还没出现,待会看到了我告诉你。”

    随着时间流转,山间的人越来越多,虽然无人大声议论,还是渐渐变得嘈杂起来。

    有很多人注意到,青山宗的始终没有出现。

    ……

    ……

    西山居里。

    幺松杉有些犹豫说道:“师叔,虽说以往梅会我们也很少参加琴棋书画四项,但今天小师叔不是在吗?”

    青山弟子们都站在庭院里,等着南忘发话。

    南忘说道:“我不懂下棋,也知道这种事情去再多帮手也无用,你们去助威除了扰乱他的心神还有什么用。”

    青山弟子们听着这话有些无奈,心想就算如此,也可以去看看啊。

    要知道今日棋战的胜负可不是井九一个人的事,也不仅仅是神末峰的事,而是干系到整个青山剑宗的声望。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稍后井九进入到最后的决战,再去也不迟。”

    南忘走到石阶上,望向远方群山说道:“如果刚开始他就输了……那我们何必去丢这个人?”

    弟子们更觉无奈,心想难道师叔你还真以为井九能够战胜那么多棋道高手,最终走到童颜身前?

    南忘知道弟子们在想什么,说道:“不可能?在他战胜顾寒、断掉过南山飞剑之前,你们难道觉得这可能发生?”

    弟子们闻言微怔,心想确实如此,竟对井九生出了些莫名的信心来。

    ……

    ……

    棋盘山微有骚动,议论声起,无数视线向着某处望了过去。

    看到山道上的那位少女,谷元元哪里还有先前那股不在乎的劲儿,神情紧张至极,自言自语起来。

    “冬儿师妹怎么也来了?她不会也要入亭吧?”

    他的紧张源自于既希望对方能够参加梅会棋战,能多些接触的机会,又不希望对方因为输给自己而受到伤害。

    那位少女便是梅会琴战第一,水月庵的果冬。

    井九在溪边看水,听着议论声里出现的名字,转身望了过去。

    果冬的容颜果然如传闻里那般寻常,眼神也没有特异之处,只有丰隆的鼻子有些引人注意。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普通的少女却让井九看了很长时间,而且他看得很认真。

    赵腊月也望了过去,然后想起了那天在梅园后山听到的琴声。

    ……

    ……

    棋盘山前骚动再起,议论声更大了些,因为中州派的人来了。

    山风拂动白纱,让里面那张清丽的脸变得越发生动,明明没有任何香味,很多人却仿佛闻到了一般。

    在同门的簇拥下,那位少女在山道上缓缓行走,身姿与气质都极为柔弱,袅袅如烟。

    看着那画面,瑟瑟轻哼一声,没有说什么。

    她是悬铃宗主的女儿,白早是中州派掌门之女,若让人瞧着她的不喜,谁知道会引发怎样的事端?

    她年龄尚小,但在这种场合还是知道分寸的。

    洛淮南还是没有来。

    雾气微动,两道身影出现,童颜与向晚书同时走上山道。

    做为梅会棋战的主角,他理所当然最后到场。

    无数行礼声先后响起。

    与井九、赵腊月先前的待遇不同,这一次无论与中州派关系亲疏,人们都在向童颜致意。

    不是对中州派的敬意,只是对他这个人的。

    童颜的棋道水平高的难以形容,数年间未尝一败,前些天连败朝歌城高手,再次证明了自己举世无敌的地位。如果只是这般也还罢了,更重要的是,他以棋入道,再以道养棋,只凭一个人便把朝天大陆的棋道水平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像镜宗雀娘、一茅斋尚旧楼、风刀教谷元元,这些年轻的棋道名家,在他的棋道思想及风格影响下,只用了短短数年,棋道造诣早已超过世间的那些国手以及修行界的那些前辈,甚至可以说,放在任何时代他们的水平都可以横扫同侪,但如此了不起的他们现在却只能追随着童颜的脚步。

    以棋道论,童颜绝对可以称得上纵横古今,对枰成圣。

    今天来到棋盘山的修道者,绝大多数都是好棋之人、识棋之人,对这样的人物怎能不给予最高的敬意?

    童颜向着山上走去。

    无数视线随之而动。

    他走过竹海、松林、野花,来到崖间那片空地。

    这里有三个亭子,亭前站着三个人。

    除了童颜以及某人之外,世间棋道实力最强的三个人。

    ……

    ……

    “你终于来了。”

    尚旧楼早已放下了手里的那卷书,看着童颜的眼神里充满了一茅斋弟子很少见的炽热情绪。

    过往两届梅会,他一次进入前四,一次进入前十六,都是败在童颜的手下。

    要说谁最想在梅会上战胜童颜,除了那位便肯定是他。

    童颜停下脚步,看着他问道:“你在等我?”

    尚旧楼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错,这次我一定要赢你。”

    童颜说道:“写写画画这种事情只需要苦练便可以做到最好,所以你们斋里弟子擅长,但下棋要天赋,你怎么赢我?”

    ……

    ……

    (在这里推荐老同学黑天魔神的新书……我实在是忘记了,希望还不迟,书名叫都市伪仙,地址: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1121783,请大家移步赏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