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响起,意味着禅子以及和国公等大人物已经来到棋盘山。

    和国公走到峰顶栏边,望向下方青葱的山林,似乎有些心思。

    他是梅会的主持者,纵有万般心思也无处求助,因为禅子根本没有露面。

    禅子在半山处的三清观里休息。

    佛宗大德在道观里休息,这件事怎么看都有些怪,但和国公知道禅子根本不在乎这些,自然不会多言。

    和国公看了远方的皇宫一眼,对站在身旁的官员说道:“那就开始吧。”

    钟声再次响起,梅会棋战正式拉开帷幕。

    青山里不知多少位修道者开始移动,向着早已看好的亭子走去。

    从和国公所在的峰顶望去,就像是棋子在棋盘上移动,自然生出一种沙场行军的感觉。

    不管是站在原地还是行走间的修道者,都依然在关注着几处的动静。

    最受关注的当然是童颜,人们很想知道他会选择谁做为第一个对手。

    又或者,他会像前几次梅会那般随意挑选一个空亭子等着别人挑战?

    何霑、雀娘、谷元元、尚旧楼等高手的动静也颇受关注,还有很多视线落在那道溪边井九的身上。

    童颜孤身站在崖畔,看着山前云逝,依然没有动。

    何霑还和小姑娘在小溪上游烤鱼喝酒。

    雀娘、尚旧楼与谷元元动了,毫无意外地走进自己早就已经选择好的亭子。

    看到这幕画面,某些修道者神情微变。

    如果到最后他们还是没能选定棋亭,便会被主持方分配到空着的亭子里。

    可以想见,雀娘等三人的亭子肯定会一直空着。

    没有人想在梅会第一轮便遇到这样的强敌。

    棋是雅事,若在山间奔跑追逐,那会显得太过失礼,但那些修道者走动的速度明显加快。

    他们向别处的亭子走去。

    没有过多长时间,大多数参加棋战的修道者便坐进了亭子里。

    有人注意到井九居然还在溪边的草地上坐着。

    “这是在模仿童颜公子?”

    有修道者嘲笑说道:“实在可笑。”

    有人说道:“何霑也没有选亭子啊。”

    那位修道者冷笑说道:“何霑是谁?他又是谁?”

    ……

    ……

    有些亭子里的棋战已经开始。

    亭外有专人负责记录棋谱,名义上是保存资料,实际上谁都知道这些棋谱会源源不断地送下山去——今天朝歌城里不知道多少王公贵族在等着这些棋谱,愿意为之付出极大的价钱,朝廷既然无法阻止,从中挣些经费也是好的。

    还有很多亭子里只坐着一位修道者。

    有人面无表情,有人则是喃喃自言自语,希望童颜不要来这边。

    何霑走了回来,提着酒壶站到井九的身边,问道:“要不要来?”

    井九说道:“我不喝酒。”

    何霑说道:“但你下棋。”

    井九看了他一眼。

    何霑说道:“想赢童颜,先过我这关。”

    井九才明白他的意思。

    赵腊月与翠师姐有些吃惊。

    瑟瑟看着手里的半截烤鱼,觉得应该扔到地上,又觉着可惜。

    她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鱼。

    就算是烤鱼的本事,何霑似乎也是天下第二。

    很多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听到了何霑的邀战,很是吃惊。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何霑一直没有选择棋亭是存着这个想法。

    井九会接受吗?

    ……

    ……

    井九说道:“不行,我与人有约在先。”

    何霑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拒绝,微微挑眉说道:“谁?”

    井九没有再回答他的问题。

    他离开小溪向着某处走去。

    一片哗然。

    不是因为他拒绝了何霑的邀战,而是因为……童颜动了!

    几乎就在井九抬步的同时,在崖畔已经站了很长时间的他,转过身来,向着某处走去。

    无数道视线随着井九与童颜而移动。

    就连那些已经开始下棋的修道者,都下意识里停止了动作,望向那边。

    人们越来越震惊,就连何霑都张开了嘴。

    井九与童颜似乎在向同一个地方走去。

    每个人的行走都是在天地间留下的一道线,只要不平行,那么总会相遇。

    他们将会相遇的地方,不在崖边,不在溪边,在梅边。

    那里很僻静,生着数十丛异种野梅,将一座矮亭掩于其间,如果不注意,很难发现。

    ……

    ……

    何霑明白了。

    山里的所有人也渐渐明白了。

    今年梅会棋战上最受关注的一局棋,当然就是井九与童颜的对战。

    这局棋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青山宗与中州派之争,是修道正宗领袖之间的又一次较量。

    皇帝陛下忽然决定要观看棋战,应该就是想看这局棋。

    在很多人看来,井九想要与童颜相遇,至少需要先胜几场,数日后才会与童颜相遇。

    如果他有这个实力或者说运气的话。

    谁能想到,今日棋战刚一开始,他们便会相遇。

    这当然不是偶然。

    原来从开始到现在,他们就没想过要去别的亭子。

    他们要下的就是第一局棋。

    ……

    ……

    和国公站在峰顶,看着下方的画面,很是无语,挥手说道:“赶紧通知宫里。”

    如果皇帝陛下看不到这局棋,自己可落不了什么好。

    ……

    ……

    南忘带着青山弟子们向西山居外走去。

    很多弟子脸上还残留着听到消息后的惊疑。

    ……

    ……

    禅子收回望向道观泥像的视线,看着那名前来报信的道士问道:“谁先手?”

    那位道士说道:“我离开的时候,正在猜先。”

    ……

    ……

    清风穿过野梅丛进入亭里,没有香气,却多了些清冷。

    童颜说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还算聪明。”

    井九说道:“这样省事。”

    童颜抓起几颗棋子移到棋盘上方,没有松开。

    井九知道这是猜先。

    他的视线落在童颜的手上。

    无数道视线同时落在童颜的手上。

    赵腊月却在看井九。

    她再次想起他说过的那句话。

    太阳就在那里,如何能不去看?

    但真正的太阳光芒万丈,无比刺眼,谁又能真的看见?

    ……

    ……

    (从将夜开始,我便经常用在梅边三个字,因为很喜欢王力宏的那首歌。

    另外,大道朝天真是我自我删除最多的一本书了,一边写一边删,不知道删了多少句子,不是自我吹嘘,而是再次想到我以前写的该是多么啰嗦啊,接着又想到今年大修庆余年又会是怎样艰苦的工作啊。)